作者:柳展雄

最近,美国互联网行业大事情发生。

马斯克收购推特后,大刀阔斧砍向公司结构,一顿操作猛如虎。一上来,他就辞掉了推特的CEO、CFO、总法律顾问,以及法律政策部门负责人(封禁川普决策者)等一众高管,解散了董事会,自任唯一董事。

高管层清洗完毕后,马斯克又对基层开刀,要求IT工程师默写代码。他们要打印出最近30天到60天的代码,交给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工程师审查,马斯克又要他们撕掉代码,并在电脑上展现出来,活脱脱班主任检查作业。

据纽约时报预测,接下来,推特马上要大裁员,一半水平不合格的员工要丢饭碗。推特本来是个很清闲的公司,有个前员工就发帖子说,公司“福利很好,没人干活”。

01

马斯克的狠人作风是一贯如此,不是今天去了推特才有的。

他以前在特斯拉的时候,企业管理风格,非常严,非常冷酷,甚至到了偏执狂的程度。

加班的事就不用说了,特斯拉在最忙的阶段,工程师每周工作90小时,每天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晚上大楼灯火通明。

更要命的是,马斯克训斥员工是家常便饭。属下做工作汇报,模棱两可,答不出来,要被马斯克训一顿,甚至,电子邮件里写报告出现语法错误,也会被要求离职,当然这条规定只针对营销策划等文职人员,理工宅男技术员顶多就被骂两句。

马老板冷酷无情到啥程度呢,有个贴身秘书玛丽·布朗,她是马斯克的左右手,安排马斯克的所有行程,商业会议、饮食,包括帮他挑选衣服,安排与孩子相处时间等等,玛丽鞍前马后效劳十多年。

2014年初,她向马斯克提出加薪要求,要获得高管一样的工资待遇。马斯克先给玛丽放了2个星期的休假,等玛丽休假归来后,马斯克说,我以为没了你,就会手忙脚乱,啥事都干不成,没想到日子还照常,所以我不需要你了。然后,铁石心肠的马斯克把这个跟了自己十多年的忠诚助手,说解雇就给解雇了。

对比下,马斯克这两天在推特搞的大动作,大面积裁员,已经是相当和颜悦色了,要是换成以前他在特斯拉的暴脾气,推特那帮码农估计一天都忍受不了。

可能,有网友要说了,马斯克这不暴君么。

没错,马斯克确实这幅德行,只不过,他对别人狠之前,首先对自己更狠。

别人工作15小时,他就要工作23小时,最早创业的时候,马斯克没钱没名气,1995年成立Zip2初期,马斯克花光了全部钱,自己租住的公寓没家具,只能躺在地板上的床垫上睡觉。而且还去附近的基督教青年会蹭水洗澡,蹭吃饭。

后来马斯克闯出名堂,变身成功人士,依然是个工作狂,经常待在公司,没时间陪伴家人。彭博社记者Ashlee Vance采访他的时候曾问,“男人每周到底应该花多少时间陪女人?”马斯克回答,“十个小时够不够?”。算下来,一天就一个半小时。

也因此,女人觉得马斯克不顾家,无法长相厮守,跟他的婚姻生活并不愉快。2000 年 9 月份,马斯克和第一任妻子,要去悉尼度蜜月。当时马斯克是 PayPal老板,但其他高管有经营路线分歧,在马斯克乘飞机要走的那天晚上,手下人发动政变,发起对马斯克的弹劾,罢免了他的董事长职务。马斯克收到消息后,立刻回去,找公司董事会报仇,蜜月也不过了。

马斯克的第二任妻子Talulah Riley抱怨他是个工作狂,不在家,夫妻俩多次分分合合,结婚两次,离婚两次。

Talulah Riley是个演员,在美剧《西部世界》里露脸过,超级大美女。

巴伦资本CEO罗恩·巴伦,也是马斯克的朋友兼公司股东,劝他找个贤妻良母,安稳过日子。

但马斯克永远把事业放在第一位,不花费精力去经营感情生活。

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女人只会影响我写代码的速度!

02

总结下来,马斯克的人生作风就是不疯魔,不成活。或者用高情商的话来说,马斯克这种人已经不想着挣钱,有着马斯洛高层次需求的驱动力。

这种搞技术的人员,达到一定境界后,跟正常人不一样了,有些疯狂的艺术家气质,做事也不循规蹈矩。

马斯克在萌发殖民火星的想法时,名气还没今天这么大。他想招募科学家吉姆·坎特雷尔,曾在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深度参与过法国航天局和前苏联的火星气球飞行任务的火箭研究人员。

马斯克给对方打电话,没怎么寒暄两句,上来就是:“喂,我是个亿万富翁,我必须跟你谈谈,我想实施一项太空计划。”

搞的吉姆·坎特雷尔一脸懵逼,还以为是接到了骗子的骚扰电话。后来,公司的运营部门出面解释,才澄清误会,坎特雷尔接受邀请,成了特斯拉的副总裁。

马斯克心血来潮的时候,也不管他那些征服宇宙的想法,有没有可行性。在Spacex 项目当中,负责把埃隆马斯克那些古怪想法付诸实践的人叫温妮·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l)。所谓,兵师未动,粮草先行,温妮专门帮老板找金主的资助,她从卫星运营商那里成功地拿下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同,没有这些合同,SpaceX就胎死腹中了。

温妮·肖特维尔在公司经常要“泼冷水”,每次马斯克说,我有个梦想,我要去火星,温妮则说:“好的,我们需要什么才能真正到达火星?”她在产业上下游奔走,帮老板解决现实问题。

马斯克冷酷无情的公司管理,要员工疯狂加班,一言不合就辞掉不满意的属下,目的都是为了他疯狂的梦想。

硅谷里的那些牛人,很多这个样,很拽很狂。年轻时候的比尔盖茨,也是霸道总裁的派头,怼天怼地。微软卷入了反垄断官司的时候,比尔盖茨满不在乎,还藐视法庭。

1998年,司法部调查微软是否占有市场份额过大。主审法官对新兴的互联网科技不懂,他脑子里对垄断的认知,停留在洛克菲勒石油资源那种。

比尔·盖茨觉得这个法官土鳖,并没有表现出尊重态度。美国法庭是个极其严肃的场合,但盖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有时还轻蔑冷笑,法官询问的时候,他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在法庭上喝起了饮料。

在这些技术狂人看来,反垄断法案也好,每天八小时工作制也好,殖民火星得不到资金援助也好,都是世俗社会的束缚,都是人类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咱们这些只想悠闲过日子,老婆孩子炕头热的普通人,最好别去理解那些又拽又狂的技术狂人,脑袋里想些什么。

03

马斯克花大价钱买下推特,也是他不疯魔,不成活的表现。

这次收购,马老板共花了440亿美元,其中130亿来自银行贷款,他每年要还10亿美元。现在特斯拉股价低迷,他是极不愿意抛售股票套现来还贷的,因为那不仅是损失股份,还要付大笔税金。

为啥,马斯克要做这个亏本买卖?

因为,时代变了,现在束缚这些技术狂人的手脚是欧美白左力量。

特斯拉和马斯克的多家公司,原本总部在加利福尼亚,这块地方是创业的沃土,但最近几年,加州白左风潮盛行,折腾些气候变暖和种族议题。

加州有个法案,要求企业界必须在董事会中安排少数族裔或女性董事,否则就要罚款。新法案通过后,一大批科技公司都要被迫改组其董事会。

马斯克对这些白左议题非常不满,他公开说过,地球气候变暖和种族歧视一点都不重要。

最要命的是,白左们还经常打秋风,要正大光明合法吃大户。

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曾经发帖说:“我们必须强行要求那些顶层富翁交出他们应该交出的财富份额(fair share)。”

意思是,你们这些有钱人,该把钱拿出来共享了。

马斯克看到后吓坏了,在帖子下面回了一句:“想要我卖股票就直说吧。伯尼,你是一个掠夺者,而不是一个创造者。”

前年,马斯克逃离了高税负、高管制的加州,把大部分产业搬到了德克萨斯,加州的企业税为8.85%,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为13.3%,如果公司位于旧金山,还要交0.38%的工资税和0.6%的总收入税。德州仅对企业营业利润率征收0.75%的特许经营税,还没有个人所得税。

不同的是,很多码农被加州的高税逼走,结果到了德州,继续支持民主党,而马斯克抛弃了民主党,转身支持川普

马斯克是极少数支持川普的硅谷科技大佬,推特之前搞政治正确,把川普的账号给禁了,不符合言论自由。马老板一个想征服宇宙、殖民火星的人,去收购社交平台,就是为了还川普一个公道。

在推特易主后,马斯克立刻解封了川普,而且跟民主党对着干,前两天拜登发了关于削减通货膨胀的推文之后,推特系统对拜登此推加了事实检查的提醒。

预计,接下来,推特会有更大的改革,美国政治生态肯定有大的变动。

老实说,如果马斯克是我老板,那我肯定不愿意在他那种公司打工,要求太高了,管理太严了。但是,马斯克作为一个社会精英人士,我是佩服的,他能冒着政治正确,去对抗并且遏制左翼瞎折腾。

而且,这些很拽很狂的科技狂人,正是人类得以保持前进的根基。从爱迪生到马斯克,美国上百年不断产出科技人才,这些人把社会带向更厉害更先进的技术水平,人类有了电,有了光,再到未来征服外太空,离不开马斯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