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凤来仪

拜登最近很烦,很烦,很烦。

拜登烦的事,绝对不是你想象的俄乌战争,地缘冲突甚至中美关系。

只要你对世界历史有充分了解,就知道在这个时代,这些外部矛盾都不是美国头疼的重点领域。美国真正头疼的,还是他们的国内事务。

01

中期选举临近,许多纯蓝州都在蠢蠢欲动,比如万年老蓝州——纽约的民主党候选人在10月后支持率断崖式暴跌,这在美国选举史上都很罕见,一般到这种时刻早该尘埃落定,哪能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还充满悬念呢?

原因没别的,美国的通胀实在太高了。

在美国的朋友跟我说,以前在美国吃个拉面还是啥的要8个美刀,现在则要12甚至14美刀。这上涨幅度,你就说吓不吓人吧?

宏观数据也基本支持细微的生活感受,千千万万的细微价格变动,组成了宏观经济蓝图,而蓝图本身又是充满生活味道的人间烟火构成。美国当然不例外。

美国相对右翼的新闻网站福克斯,对美国的通胀做了一系列报道。

报道指出,9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增长0.4%,同比增长8.2%,通胀数据超预期。各州民众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纷纷抱怨飙升的通货膨胀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物价高到离谱”。

芝加哥的朱朱(化名)今年6月逛超市时发现,所有商品的价格标签都被重写了,价格提高了10%左右。“以前四五美元的鸡蛋涨价到7美元。”朱朱说。

俄克拉何马城的阿尔弗雷德抱怨,通货膨胀高到离谱,导致自己难以养活一个大家庭,“光是去菜市场买东西就很贵,价格几乎是过去几年的两倍。”

田纳西纳什维尔的蒂姆表示,从汽油、食物到假期游玩,自己喜欢的每样东西都要花费更多的钱,感觉很不好。

宾夕法尼亚州的齐月(化名)每月的油价支出,较前两年多出二三十美元:“2020年时我在田纳西州加过最便宜的油是1.49美元/加仑(约等于3.8升),现在宾州这边涨到3.99美元/加仑。前段时间更离谱,4.59美元/加仑,直接翻番。”

4.59美刀一加仑,换成人民币也要8.8元一升了,跟贫油的中国油价不相上下了,也难怪享受惯低廉油价的美国人抱怨。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当地时间12日预计,由于预计燃料成本升高、气温更低,今年冬季美国家庭平均取暖燃料支出将比去年增长28%。此外,与去年同期相比,8月美国家庭烹饪食品的成本上涨了13.5%。

02

面对这样的通膨局势,中期选举也变得难以预测,对于拜登当局来说,他们唯一能采用的方法,好像也只有加息加息再加息了。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11月2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75个基点到3.75%至4%之间。

这是自今年3月以来,美联储的第6次加息且连续4次加息75个基点,累计加息已经达到了375个基点。受此影响,三月后的美元对全球主要货币迅速升值,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目前,美元币值已经超过了欧元:

对日元也大涨:

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由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和能源危机等基本面因素推动的美元走强正对许多新兴市场造成严峻挑战。美元币值目前处于本世纪初以来最高水平,导致全球金融环境收紧、进口成本增加。

美国《财富》杂志日前撰文指出,在美联储紧缩周期推动下,美元迅速走强推高进口商品成本,收紧金融环境,助长其他经济体通胀。发达经济体正因美元升值至数十年来高点而备受打击。

在美元这个世界货币发动机的带领下,全球衰退风险正在进一步推高,然而美国能否从通胀的泥沼中走出来呢?

答案是,这次完全不一样。

有人参照1980年代里根政府,沃尔克当美联储主席的时代,沃尔克面对的也是高通胀,他对利率痛下杀手,不惜将利率抬高到20%的恐怖程度,最终压下了美国通胀的势头,并实现实体经济的再次振兴。

沃尔克之所以能控制住通胀,原因是那会的美国,国内供应链相对完善,美联储加息刺破金融泡沫后,逼迫资本流入科技创新和实体,由此催生了无数大型科技公司的雏形。

要知道微软和苹果这些高科技公司,都是在1970年代设立,然后在1980年代开始大放异彩的,到今天这些高科技公司已经长成了超级怪兽,每年的营业额甚至超过很多国家的GDP。

而现在的美国,供应链基本都在国外,特别是新兴国家,美国加息,这些国家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跟随加息步伐,这样可以避免资本外流的窘境,但会导致国内银根收紧,导致实体不振;
二是降息对冲,可以保住国内的消费和实体经济,但资本外流压力巨大,输入型通胀不可避免。

两条路都充满了荆棘,都非常难走。

因此日本央行前理事、庆应义塾大学教授白井小百合表示,其他经济体无法通过提高利率政策阻止本国货币贬值。

因为“美元走强不仅反映了市场对联邦基金利率上调的预期,以及对美国固定收益资产的更高需求,而且反映了全球范围内超预期的利率上调带来的全球衰退风险”。

03

通胀压不下来,拜登当局也不会束手待毙,在威胁沙特增产未果后,他把矛头指向了国内的能源巨头们。

法新社10月31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当天用充满敌意的言辞威胁要对石油巨头们的“战争利润”征税。

为什么说“战争利润”?拜登援引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最近宣布的巨额利润,它们两家在一个季度内的利润超过300亿美元的时候说:“现在是这些公司停止从战争中获利并在美国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由于俄乌战争导致世界能源价格高企,这些美国的能源企业赚的盆满钵满,也构成了通胀的一个因素,作为民主党政府,本来就跟这些能源企业不对付,当然要让他们放血以舒缓财政压力和通膨指数。

但美国利益集团众多,拜登的这番话立刻引发共和党的反对,跟能源企业走得更近的共和党已经在一份声明中批评了拜登的“不诚实”言论,指责他限制了美国的石油生产,是推高油价的罪魁祸首。

这种指控并非无的放矢,进步主义的拜登政府上台后,以环保为名对美国国内的能源生产施加了诸多限制。比如2018年美国的页岩油产量达到了1000万桶/天,这个产量已经超过了沙特原油日产量,而现在的产量是300多万桶/天,只剩1/3。

以环保争取到的民众支持,再在能源价格上输掉,这就是典型的悖入悖出,拜登政府正在自食其果。为了对抗能源高涨以及通胀趋势,再用加息手段平抑通胀,对此我只能说,拜登政府实在是太坑了。

世界经济衰退的锅,他们必须给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