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愚人节的晚8点,罗永浩正式在抖音开启他的直播生涯,3小时创下1.1亿销售额,此后两年,又靠百余场直播带货还清超6亿的债务。而这位超级头部主播,在今年10月20日确认入驻淘宝直播。

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俞敏洪、张柏芝等一众大咖,而将视角再拉开到足够的广度,就会发现主播入淘已俨然成为潮流。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淘宝已成了直播的尽头。

粉丝200万的B站头部up主“zettaranc”,首场直播秀就卖掉某品牌鞋一年的产量。抖音千万级达人“一栗小莎子”,入驻淘宝直播后,单品牌成交额最高达100万规模,稳定场观约为200万/场。此外,类似例子还有陈采尼cheneychan、抖音美妆达人晁然然然然、辉哥……据数据统计,淘宝在过去一年中,已通过站外引进等策略新增了超50万新主播。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稍有名气的主播,往往都有一家专业主播机构加持,比如罗永浩的交个朋友、张柏芝的遥望网络以及俞敏洪的新东方。也因此,主播们“跳槽”的表象之下,其实是众多主播机构在考虑方方面面的利益后,不约而同地作出了一致的战略抉择罢了。据不完全统计,仅淘宝最近两个月新入驻的直播机构数量,就超过了100家。

然而,为何主播入淘会成为大势所趋呢?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 淘宝直播的流量变现效率高。淘宝有稳定的仓储、支付、售后、物流、商家服务体系,因此商家不用担心客户留存。相比之下,短视频平台虽然流量很大,但因缺乏成熟的电商基础设施,往往导致订单不确定、退货比例高、客户留存度低等现象出现,最终陷入“空有流量而无法变现”的困境。
  2. 目前短视频平台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供用户娱乐的,属于“耗时间”的消费品。也因此,商业化太重的头部主播很容易遭内容消费者抛弃,并惨遭“迭代”。

事实上,这场看似轰轰烈烈的入淘潮,从客观上来说,也不过是行业发展规律所导致的一次必然结果。

众所周知,直播带货前些年经历了一段疯狂的野蛮生长期,彼时主播们如过江之鲫,“过把瘾就死”,流量红利也如潮水一般,骤起骤落。但如今,该行业已步入良性发展期,主播们开始重视流量的持续性,迫切希望寻找到一个能够长期经营的平台。而淘宝,无疑是他们的不二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