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种调节经济和社会活动的重要手段,税收向来是政府重要的内容之一,毕竟有了税收才有了大家享有的一切公共服务。

因为各国国情不同,税法自然也各有特色。例如欧洲某些国家,对贩毒吸毒课税,即将其当做一种正当的经济活动。还有的国家为了提升GDP,将风俗业也纳入了税收范畴。

当然,这些都不算奇葩,就税种而言,新西兰玩的最野。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公布了一项对农场动物打嗝、撒尿排放的温室气体征税的计划,以应对气候变化。

此税种一出,立马引起了农民的一片哗然。很快,他的照片就被人用牛粪洗了个澡。

接下来,双方就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作为世界上主要的农牧业大国,新西兰的牛比人还要多。几乎是后者的2倍有余。而羊的数量更多,平均每个新西兰人可以分5.2只羊。

这个牛羊比人多的国度,环境条件足以令每个中国人羡慕嫉妒恨。可新西兰的环保人士认为,牲畜在养殖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畜牧业产生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14%。而其中65%来自养牛业。这显然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全球节能减排的大环境下,这简直就是在毁灭人类的未来。

就新西兰自己而言,因为牛羊饲养而排放的碳,达到了全国碳排放总量的一半。当然,原因很简单,新西兰压根就没有什么工业。

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环保人士不干了,立马要求政府拿出个态度,管管那些养牛养羊的。凭什么他们大赚特赚的同时,却让我们跟着忍受呼吸混合了牛粪羊粪的空气?

面对这些环保人士的质问,政府一想,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啊。毕竟人家有理有据,数据摆放的整整齐齐。

于是政府人士一合计,那就征税吧!放屁税就这么华丽的走上了历史舞台!

根据计划,新西兰农民将开始为农场的碳排放(甲烷、二氧化碳和一氧化二氮)缴税。换言之,农场里的牛打嗝、撒尿,农民都要掏钱买单,因为牛打嗝会产生的甲烷,尿液中则含有一氧化二氮。

这么一来,农民们怒了。哈米?畜牧业可是新西兰的支柱产业。你们能够吃饱了撑的在那里数星星,可有我们一半的功劳。这功劳你们不认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对我们征税?这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闹得不亦乐乎。

不过,虽然环保人士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但农场主却有着实打实的经济地位。显然在金钱面前,道义根本就不是个事。面对农场主们铺天盖地的抵制,环保和政府人士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终这一“放屁税”计划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