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凉子

潘小宣是四中最淘气的高三学生,虽然不爱学习,但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充满欢声笑语,可以看出他的性格有多么阳光开朗。

所以当潘小宣被诊断为“轻度抑郁症”时,校长王本中坚定地说不可能:

“谁?潘小宣?不可能,谁有抑郁,他都不会有的,你是不是被这个孩子给骗了,这孩子,经常搞恶作剧。”

王本中是个好校长,跟学生同时同住,时时刻刻关注着学生的学习和生活。

尤其是潘小宣,整天在王本中的眼皮子底下,王本中认为自己特别了解他。

实际上,王校长并不是真正的了解潘小宣,根本猜不透潘小宣的内心,不懂他的心理状态如何,不知他自残过。

潘小宣调皮捣蛋惯了,是个出了名的“学渣”,老师都放弃了对他的管理,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不影响其他同学

潘小宣也没打算走高考这条路,他爸潘大龙是开厂子的,早就决定高考后送他出国镀金,回来后直接继承家业。

所以,在外人眼里,潘小宣这个“富二代”很幸福,别人拼了命努力追求的东西,他唾手可得,就算潘小宣什么都不用做,他的人生也会比那些寒窗苦读十余载的同学要强。

可,就是这个同学眼中羡慕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富二代”,内心比谁都苦。

本以为无父无母的高铭宇足够可怜,但他有个爱他的爷爷,便心中有所寄托,不会觉得孤独。

而潘小宣呢,虽然有父有母,但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他就好似一片浮萍,孤苦伶仃,找不到情感的寄托。

潘小宣想要爸爸妈妈,可他的爸妈一心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完全忽略了孩子的心理感受。

爸爸是大老板,可以给他花不完的钱,但整天在国外抱着美人,从没陪过儿子;

妈妈又远在北京,好不容易给潘小宣打个电话,结果只是通知他自己要办婚礼的喜事,还说正好在6月份高考结束后,到时候带儿子四处玩玩。

可潘小宣妈妈不知道的是,高考推迟了一个月,这事都上了新闻热榜,可见潘小宣的妈妈根本没有关心过儿子。

这一刻,潘小宣是真的伤心了,爸妈都有了自己的新家庭,唯独自己是多余的。

再对比那些同学,会发现潘小宣是全剧最可怜的人——

人家吴佳俊的妈妈,辞职全程陪儿子高考;周博文的爸爸再不济,也知道疼爱儿子,家里一切都听他的;田雯雯的爸妈虽然也缺位,但最后还是为了女儿的感受,没有卖掉老房子;高铭宇虽是特困生,但除了爷爷的爱,还有校长、同学、以及全村人对他的关心和帮助。

慢慢地,活泼的潘小宣性格突变,变得不爱说话,脾气暴躁,甚至在被窝里蒙着头哭。

别的同学莫名其妙地哭,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对未来感到迷茫和不确定,怕考不上理想的大学。

而潘小宣就纯属是缺爱,再多的钱,再多的手机,再好玩的游戏,都提不起他的兴趣,他真的患上了抑郁症

心理学专家给王校长的建议是,多让父母陪伴潘小宣,增加集体活动,让他多进行社交,多发现他的兴趣点,多鼓励。

其实潘小宣抑郁的根本原因就是家庭情感的缺失,可悲的是,他的父母知道儿子得了抑郁症后,一个都没有回来,更别提陪伴了。

还是王校长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整天把潘小宣带在身边,看到校长吃自己的剩饭,潘小宣特别感动,他爸妈都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

其实像潘小宣这种抑郁的患者,也好治愈,只要父母用爱陪伴他,让他感到家的温暖,一切都会好起来。

抑郁症不是矫情,性格开朗的人也有抑郁的可能,所以,若是身边有抑郁的人,一定要多理解,多给予他们帮助和善意。

果然,在爱的滋养下,潘小宣的状态逐渐好转,他爸派人把他接到厂子里体验生活,让他在苦难中磨砺,从而意识到学校的好,到时候自己就知道回去学习了。

也算是歪打正着,潘小宣不但不嫌枯燥、难、累,反而乐在其中,看来是找到了兴趣点,他在做实事中,找到了满足感和成就感。

马上就快高考了,不知潘小宣是否会一直在工厂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