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苹果和富士康一直推动将部分生产线转移至越南,由此越南制造开始获得了全球的关注,因为一些特别原因,海外媒体也纷纷高呼越南制造将崛起,然而随着近期越南资本市场的动荡,越南制造或将因此在此成为泡影。

据悉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越南的中小制造企业的成本激增,进而导致它们为苹果和富士康提供的配件和服务价格飙涨,苹果和富士康力推的越南制造已开始经历艰难时刻,这就体现了越南制造的弊端。

事实上如今的越南制造基础依然非常薄弱,早几年苹果和富士康在越南的生产线甚至无法在当地找到合适的包装企业配套,近几年虽然当地已发展起部分产业链,但是主要还是低端的产业链,生产iPhone、AirPods等诸多产品的重要配件仍然需要在中国进口。

如今随着越南盾对人民币的加速贬值,苹果和富士康从中国进口的配件成本大幅上涨,苹果和富士康已苦不堪言,或许它们此刻已经后悔在越南当地设立生产线了,曾经以为的人工、土地等低成本已完全无法抵扣从中国进口配件上涨的成本,显然苹果当初的计划正遭受重挫。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和富士康如今似乎有意再度加码中国制造,苹果正将更多订单分配给中国大陆的立讯精密,为此立讯精密正筹建昆明工厂,预计昆明工厂将招募6000多工人以为苹果生产iPhone;对于富士康来说,中国大陆完善的供应链、超高的物流效率,则有助于它维持生产线的高效运作,这种高度的配合可以更好的降低生产成本。

美国资本已对越南制造虎视眈眈,近几年越南的外贸产业发展迅猛,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越南制造却缺乏深厚的根基,很容易受到国际市场的变化而被动摇,近期这些因素已逐渐对越南制造产生负面影响。

2021年由于越南出口的激增,越南的累积的外汇储备逐月攀升,一度达到1100亿美元,但是今年4月份之后外汇储备逐渐下降;另一方面则是越南的外债奇高,越南的外债达到16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不足以覆盖外债。

近期由于美国加息的影响,美元开始回流美国,导致越南的外汇储备逐渐下降;另一方面越南盾持续贬值,迫使越南不得不为捍卫汇率而持续消耗外汇储备,同时越南还不得不加息抑制通胀,这一切结合在一起对越南制造业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由于越南国小,无力对抗国际资本尤其是美国资本的搅局,分析人士担忧越南可能成为这一轮资本动荡中最先的受害者,外资在加速撤离,外贸订单在快速减少,或许越南将再次重演当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

越南制造业的遭遇体现了它的弊端,那就是由于它的基础薄弱,导致它至今仍然是两头在外而仅能赚取微小的人工费用;同时由于它的国内市场规模太小,在当下的环境下完全无法给中小企业提供生存机会,导致它陷入困境。

相比之下,中国制造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有深厚的基础,各个产业链的配合提高了效率,也降低了成本,这种成本足以弥补人工、土地成本的上涨,而在当前的环境下中国市场自身的巨大规模又为这些产业链企业提供了最基本的生存机会,帮助它们度过难关,这种特点恰恰是苹果和富士康这类企业所需要的稳定可靠,体现了中国制造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