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考》已经上线好久了,我却迟迟没有打开它。

该剧讲述了2020年春节前夕疫情突然而至,金和县高三学生们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正当众人克服困难迎接高考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洪灾又带来新的挑战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几年,我们都太难过了。

虽然经历过“非典”,但是一则是年代久远,很多事都已慢慢忘记了,二则是相比“新冠”,“非典”流行的时间非常短,还没等我们反映过,它就已经结束了。

可是“新冠”却不是这样,从2019年到现在,都已经四个年份了,我们却还没有看到疫情彻底结束的希望。

最初的时候,我以为“新冠”顶多不过是又一场“非典”,却不想这是一场更大的考验。

因为“新冠”,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学习方式,我们的工作模式,甚至我们的婚姻恋爱,都已经彻底改变了。

无法准时团聚的家人,不能集中举行的毕业典礼,反复提起的线上教学,无法正常经营的商铺……除了不谙世事的孩童,大部分人都在感叹“太难了”。

就拿我自己来说,那年正月初一的时候,我去了老丈人家,因为要交通管制,正月初二我就赶回了学校,本打算回老家看看的,可是因为老家有从武汉返回的打工人员,我只好待在学校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

剧情开场,果然都是一些熟悉的画面——

一座县城、两所中学、一群师生、几户典型家庭,与时代交融的青春,与现实碰撞的梦想,瞬间就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了两年前。

不过,相比而言,最让我同情的还是住在老屋里的田雯雯。

作为上个世纪的中师生,我没有经历过高考,对于剧中那些孩子五点半就爬起来刷题的举动,我真的没办法共情。

但是看到留守女孩田雯雯因为被人跟踪,吓得一路狂奔的举动时,我瞬间就泪目了。

因为在我所工作的学校,也有着太多这样的留守孩子。

小地方自然资源匮乏,没有工业基础,青壮年只好外出打工,就产生了无数的留守儿童,虽然大部分孩子都有爷爷奶奶照顾,但也那么一些孩子,一个人留守在家。

多年前,我曾经教过这样一个学生,别的孩子都渴望周末,因为周末回家能够吃上自己最喜欢的饭菜,但是他不行——

每周五回家的时候,别的孩子可以吃现成的,但是他不行,走十几里山路回家,本来就已经累得半死了,还得自己洗锅做饭,一通折腾下来都已经大半夜了。

所以,当别的孩子抱怨学校饭菜不好吃的时候,他马上就会蹦出一句——“有得吃就不错了,有啥可挑剔的。”

好在这孩子还算争气,虽然平常没人管教,但是他还没长歪,不仅考上了高中,后来又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毕业之后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孩子并不多,大部分的留守孩子,因为缺少管教的缘故,不仅学习不怎么好,连带着习惯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在我们这样的农村学校,最难的就是留守儿童的教育引导。

相比我身边那些不懂事的孩子,田雯雯真的很不错。

被人跟踪之后,她有着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看到她擦掉小偷坐在墙上的标记那一幕时,感动之余,却又生出一丝心疼——

实在无法想象,这孩子到底经历了多少,才会有超出常人的警觉性。单看这一幕,谁又能想到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幸好,这个世界好人很多。居委会丁阿姨一直在关注着她,觉得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住不安全,叫她将家里钥匙给她一把,有时间会去照顾她。

放学后田雯雯第一个往家跑,就是担心自己会遇到坏人,结果睡到半夜真的去了坏人,幸亏居委会的丁阿姨带着人将那个大叔给逮住了。

田雯雯很懂事,就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不愿意告诉爸妈,怕影响他们在外面打工。

后来丁阿姨实在不放心,还是给田雯雯父母打电话告知此事,父母打电话过来责怪田雯雯没有告诉他们,田雯雯解释父母在外地,即便说了也只是徒增担心。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得再次泪目了——

我们常说“远亲不如近邻”,其实很多时候,对于那些独自留守在家的孩子,就算亲生父母也比不上好心的邻居。

父母也许给孩子更好的物质条件,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金钱能买来的。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夸孩子懂事,但是我们却忘了,懂事的过程本就是一场暗无天日的厮杀。

2020年皖徽省金和县的两所高中里,高三学生即将迎来高考,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和一场意外的洪水,又让他们所在的城市乃至整个社会一起卷入这场特殊的“考试”中——近日,由国家广电总局重点指导的电视剧《大考》在总台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开播,不仅获得收视破1的好成绩,还因真实质感、宏阔视角和丰满人物引发观众的高频次互动。

在开篇学校的高考誓师大会上,校长激情演讲,弹幕留言“太真实了,听得我激情澎湃”;演到老师严厉批评违反纪律的学生时,观众评论“这句话和当年我老师的话一模一样”;当片尾曲《骄傲的少年》响起,网友们再次破防,“这是我们当年的班歌”……剧作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让百姓站在舞台中央,展现在这场“大考”中普通人的成长,彰显全社会在特殊时期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时代精神,让观众在接地气的故事中产生了共情和共鸣。

1.在时代叙事中彰显浓厚的家国情怀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每个国家都带来严峻考验。在我国,高考不仅是高三学生人生命运的转折点,更是一代年轻人、教育工作者等向时代交出的庄严答卷。电视剧《大考》立足于这一时代背景找寻叙事切口,将高考这个常态的大事放在疫情的背景中讲述。

高考不仅仅是学生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其背后还牵扯到父母、亲朋、教师乃至社会各个群体。从某种意义上说,电视剧《大考》中的“大考”,不只是学生的大考、家长的大考、教师的大考,也是教育的大考、社会治理水平的大考,更是国家和民族的大考。考生们如何应对这个人生的艰难挑战?在遭遇疫情延迟复课后,老师、家长、社会各界如何支持帮助他们?国家又是如何强力出手,制定相关政策,为这次高考保驾护航?创作者通过复调式的结构,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一方面,创作者通过因遭遇洪灾延期考试、启用副题,积极疏导考生情绪等情节铺陈,深刻揭示了这些考生之所以能够完成高考,得益于党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组织优势;另一方面,在史爱华、王本中等教育工作者就不同的教育理念进行交锋对话的过程中,在几位考生与家长的日常交流中,创作者借由人物之口对我国高考制度进行探讨,最终传达出理性且辩证的认知,即任何制度都没有绝对的完美,但现阶段的高考制度在更深层次、更大范围内维护了社会的公平正义。

2.在市井生活中定格普通人的奋斗足迹

一座城市、两所学校、数位老师学生、几户典型家庭——该剧依循着从个体到家庭再到社会各界的故事线索,用丰富的群像、典型化的人物、复杂的人物关系,拼出一幅千家万户乃至整个社会备战“大考”的全景图。创作者将镜头对准疫情之下的普通人,透过特殊时期的重要社会事件描绘青年一代的梦想与奋斗,透过社会力量的凝聚彰显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

由于父母在武汉做小生意,田雯雯独自一人在老屋生活,虽然时常感到孤独,却不想让家人担心;周博文的父亲沉迷于网游、母亲辛苦养家,他一边刻苦学习,一边与父亲斗智斗勇;擅长画画的吴家俊以当原画师为梦想,在他的坚持下,母亲也从反对变成支持;家庭贫困的高铭宇因相依为命的爷爷去世一度陷入迷茫,在校长和同学的帮助下重新振作起来……该剧将视角下沉至一个普通县城,以平视的视角展现几个来自不同类型家庭的考生的真实生活状态。在生动展现普通百姓的奋斗精神与逐梦之旅的同时,也不回避留守儿童、精神亚健康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共同绘就了一幅充满烟火气息的中国式市井百态图。

面对生活赋予的鲜活素材,《大考》没有刻意渲染、过度铺陈,而是以一种“生活流”的方式,将日常化的生活、情感融入叙事,于细微处见不凡、从烟火气里见崇高。因而,该剧不仅较好地展示了中国式的亲情、友情、师生情,又比较立体地刻画了医护工作者、警察、基层干部等面对突发事件时同舟共济的大爱与大义。这些情感脉络的交错与汇聚,让观众在静水流深处感受到了人性的美与善。

3.在现实观照中实现精神引领

对于时代感强的作品,观众往往以更为苛刻的标准评判,因为这种饱含民族共同记忆的内容,既不容轻慢,亦不容夸大。该剧以独具匠心的创意、生动流畅的叙事、短小精悍的体量,真实展现了封校过年、居家办公、上网课等一系列疫情时期的特殊印记,又将安徽歙县洪灾导致高考延期的真实事件融入其中,极易令观众尤其是近年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及其背后的家庭产生共情与共鸣。“太真实了”“真心好看”等,成了观众评论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话语。

首播热剧《大考》是一部再现人民集体记忆、彰显中国雄浑气魄的剧,并高度熔铸“力”与“美”的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结合的荧屏佳作。

《大考》之“大”,就在于全剧借高考为突破口,记录下了人们在前所未有之疫情困境中的艰难拼搏与彼此慰藉,从而书写了这场全民“大考”中众志成城的热血诗篇,升腾出荧屏内外中华民族精神共振的“力”与“美”。

《大考》之“力”与“美”,在于主创团队以现实主义精神突破近年来一般囿于类型片创作之“藩篱”,突破了流水线影视生产的“摹本”。

主创团队将这场特殊的高考放在整个社会大系统中进行审美观照,既有从新时代高度对人生百态的俯瞰,也有从个体角度对心灵深处的探微。

这是一场真正扎根生活、直面人生的艺术化荧屏再现。

作品中生逢“非典”、考遇“新冠”的高考生吴家俊热爱绘画,憧憬艺术院校,却与母亲心目中“好大学”“好专业”的标准产生严重抵触。

这是现实中许多高考家庭、考研家庭代际的择业观、行业观差异性和矛盾性的真实投射。

《大考》剧照

艺术要化“真”为“美”,就要提炼现实矛盾,合理设计戏剧冲突。

剧中的一系列冲突看似出乎意料,但又合乎情理地直击了代际冲突、家庭教育、婆媳困境、亲家关系、老人寡居等诸多社会现实问题。

如与吴家俊面对的“窒息式”母子关系形成对比的,是另一考生田雯雯长期面临的“放养式”母女关系。

因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田雯雯成了“留守少女”,她心目中对“家”的憧憬总是与现实渐行渐远,这涉及到了现实中的青少年成长心理、异地亲子关系等社会问题。

应该说,《大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抗疫剧、校园剧、职场剧、家庭伦理剧、社会问题剧。

而是一部打破类型化影视界限的、真正扎根现实、关注人民、正视问题、直面人生的现实主义荧屏力作。电视剧创作不仅是对现实的映照,更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审美创造和精神引领。《大考》中,从金和县的市井百态、中学校园等多个场景,到鼓舞人心的誓师大会、埋在书本堆的课桌、挂满墙壁的奖状等诸多细节,都充满了纪实感和亲切感。此外,四中校长史爱华与一中校长王本中翁婿关系的建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与“非典”时期的巧妙勾连等,又在某种程度上营造出一种镜像和互文效果,赋予了剧作兼具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审美特征。

任何一个时代的文艺,只有同国家和民族紧密联系、休戚与共,才能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的伟大实践为电视剧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灵感。《大考》虽然在矛盾冲突的复杂性、表现社会生活的纵深感等方面,还有可提升空间,但仍不失为一次紧跟时代脉搏、深入生活搞创作的用心实践,对未来的电视剧创作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