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援引韩媒《国民日报》报道,在韩军建军74周年仪式上,韩国军方首次向外界展示处于研发状态中的“玄武-5”弹道导弹资料影像。韩军宣称该导弹具有世界最高水平的火力,是一种“怪兽导弹”,最多可以搭载重达9吨的弹头,甚至夸张地说:“10枚玄武-5弹道导弹的威力就相当于核武器。”

据韩媒介绍称,玄武-5弹道导弹能携带8~9吨重的战斗部,可对半岛北方高价值目标实施打击,另外,还能以此为蓝本发展出中程弹道导弹,使得其最大射程可覆盖中国腹地。然而好景不长,据韩联社10月5日报道,4日晚间,韩军一枚玄武-2C弹道导弹在发射后坠地爆炸,所幸没有殃及附近民众。

当地时间10月4日清晨,为回应近来挑衅不断的韩美两军,半岛北方在境内慈江道舞坪里地区向东发射一枚中程弹道导弹,经过漫长的飞行后,最终坠落于太平洋西部海域。日韩两国军方随后回应称,该弹射程在4000~4600公里范围内,最大飞行速度为17马赫/小时、最高飞行高度在970千米左右。

饶有趣味的是,该弹在经过日本列岛上空时,日本政府还在有关地区拉响了防空警报,令当地民众恐慌不已。相比于日方的大惊失色,韩国总统尹锡悦则表态称,将对上述举动展开“坚决”回应,不过令他没有想到是,稍后的“坚决”回应又变成了一桩国际笑话。

10月4日午夜至凌晨时分,韩军会同美军在东部海域展开地对地联合打击演练,韩美两军各自发射两枚ATAMCS导弹,均精确命中布置在预定区域内的靶标。或许是想让半岛北方见识到本国弹道导弹的强大,韩军紧随其后又发射了一枚玄武-2C弹道导弹。

起初,导弹在发射升空后并无异常,不过后续在飞行过程中却偏离轨道,最终坠落至江原道江陵空军基地内,并在现场燃起熊熊大火及引发一系列爆炸。事件发生后,韩国军方迅速启动调查程序,据韩军官员给出的初步分析称,此次事件应为装载至弹体内的推进剂突发火灾所致,好在战斗部并未爆炸,因此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玄武-2C弹道导弹是韩国军方在玄武-2A/B弹道导弹基础上发展而来,弹长7~8米、弹径约为1米。鉴于美国政府在弹道导弹领域近年来对韩国政府的松绑,由此使得该弹最大射程提高到800千米左右,战斗部重量也由此前的500千克顺利迈进1吨大关。

从以往进行的发射试验中来看,玄武-2打击精度较高,外界推测称,若采用惯性制导+景象匹配制导体制时,该弹的打击精度理论上小于2米。从其外形设计来判断,该弹除对常规目标遂行打击外,还能对身处在地下数米内的目标进行致命一击。

不过外界认为,鉴于韩国在弹体材料方面的技术有限,因此对该弹的钻地性能不宜高估。如若最终调查结果确与推进剂有关,那么意味着这批玄武-2C将在近期内处于停用状态,进一步讲,不排除返厂维修接受安全检查乃至于是更换固体燃料的可能性。

10月1日,在位于忠清南道的陆海空联合基地鸡龙台演兵场内,韩国军方举行了建军74周年纪念仪式,向外界展出一大批韩军制式装备。与此同时,韩国防部又发布一则名为《韩军决心》的宣传视频,首度公布处于研制阶段的玄武-5弹道导弹。从画面中来看,玄武-5弹道导弹通体修长,弹体呈圆柱形,弹头则为细长锥形,两者过渡较为自然,并未发现有明显衔接痕迹。弹体尾部同玄武-2C类似,安装有4片不规则弹翼,区别在于前者弹翼系五边形,玄武-5为四边形。

玄武-5的弹头变化较为明显,首先是采用降低飞行阻力、提高打击射程的单锥体设计,抛弃掉玄武-2C的双锥体构型。其次是弹头裙部取消玄武-2C所采用的4片截尖三角形空气舵面,这意味着韩国在导弹末端制导与控制方面有了显著提升,但不知道是通过何种技术路径来实现。

据韩媒说法称,玄武-5弹道导弹可携带8~9吨重的弹头,最大射程范围则在300公里左右,凭借着巨大的杀伤力,可对位于地下数百米的目标给予致命一击。照此来看,玄武-5的首要作战任务便是在战端开启后,对半岛北方境内的地下指挥所、核设施及导弹发射井等军事目标展开打击。

不过重点在于玄武-5的后续改进型号,一位匿名的韩国导弹专家对此声称,在缩减弹头载荷的情况下,玄武-5的最大射程有望提高到3000~3500公里左右,从而摇身成为中程弹道导弹。故而一贯无脑的韩媒也大肆渲染称,玄武-5弹道导弹可有效应对中国发起的“挑衅”,堪称是真正的“毒针武器”。

与此同时,韩媒也披露了该弹的预测参数,称其全长保持在15~16米左右,弹径则为1.6米,从这个角度来看,玄武-5相较于玄武-2C,在尺寸上确有不少进步。

对于韩国而言,提升导弹射程最大的难点在于美国方面的松口,倘若美国皇恩浩荡,那么韩国科研机构便会抬出高性能固体火箭发动机及采用大装药量的固体燃料棒以此达成上述技战术指标。

不过麻烦在于,玄武-2C的推进剂貌似也出现了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玄武-5的后续型号改进,因此能否成为中程弹道导弹,目前并不好说。此外则是制导系统,衡量一款导弹性能优异与否,除了其射程、威力外,还与打击精度密不可分,换句话说,即使具备远射程、高杀伤,但导弹到头来没有投掷到预定区域,便等于是白来。

在这一方面,可谓是韩国素来的技术痛点,细品韩国军方及科研机构的对外文宣中就可以发现,他们似乎对“玄武”系列弹道导弹的命中精度鲜有提及,即使提到也只是轻描淡写,总之远未到自信满满的地步。因此玄武-5导弹采用何种制导系统,仍需有待观察,可以确信的是,过程绝对不会一帆风顺。

在东亚怪物房中,韩国的民族自尊心最为强烈,同样也更为脆弱,因此外界不难发现,上至军政高层,下至普通民众,韩国极易在这两者间走向极端。比如当下被韩媒被奉为“毒针武器”的玄武-5弹道导弹,便是最好的证明之一。

韩国若将玄武-5弹道导弹的最大射程控制1000公里以内,周边国家的确可以体谅,毕竟韩国的战略敌人系半岛北方,捍卫国家利益无可厚非。但贸然将最大射程提升3500公里左右,并点名道姓称是针对中国而来,就有点熊孩子胡闹,不知好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