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之间的矛盾一直持续到今天,除了双方当事人之外,中间其实还有一方也损失不小,这一方就是欧洲。在拜登的带领下,美国虽然是赚了个盆满钵满,但欧洲各国就不一样了,能源危机所引发的产业外流,根本就遏制不住。就拿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商之一,安赛乐米塔尔公司为例子,他们虽然在德国关闭了两个工厂,但却加大了他们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工厂。

在安赛乐米塔尔公司的带领下,阿尔迪,费森尤斯以及西门子这些巨头,也纷纷表示要在美国建厂。不得不说,这真是好一出声东击西,美国表面上跟中俄对抗,实际却给欧洲留下永久伤痕。再这样下去,欧洲将彻底失去未来。就目前来看的话,这一次欧洲转到美国的企业,大量集中在了制造业,如化工,半导体,蓄电池,机械等产业。不同于其他产业,廉价的能源是这些高端制造企业的主要支柱,而随着能源成本的上升,他们的利润也会随之降低。

资本都是追逐利润的,在那里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他们就会去那里。目前,欧洲各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这些大型企业要是想盈利,或者是想“活下去”,那“撤离欧洲”就成为了他们的必然选择。再加上,拜登摆明了是要对盟友赶尽杀绝,自欧洲出现能源危机后,美国就推出了一系列“收留”欧洲公司的政策,多个州宣布了对外资企业的新的优惠。

特别是将重点放在了低能耗和高端技术产业链上,以此来吸引欧洲的制造业。这也就是为何拜登在看到俄乌冲突后,会开心地表示俄罗斯的天然气被切断会损害欧洲,但这是他愿意付出的代价。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虽然打出了“贸易制裁”的旗号,可步步相逼之下,始终是没能迫使欧洲制造业转移到美国。而年过八十的拜登,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显然,拜登在薅盟友羊毛上的天赋,要比特朗普强了不止一筹,在打出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旗号后,欧洲不但愿意追随美国对俄罗斯发起制裁,现在甚至还乖乖交出自己的制造业。但要知道的,制造业就像是个“蓄水池”,可以容纳大量的工人,所以一旦制造业外流,欧洲的失业率必然会直线上升。如此一来,那当下欧洲就处在了产业革命的前夜,而中国机会也许就要到了。

要知道,制造业不但需要廉价的能源,发达的基础设施,充足的人力和人才储备,还需要一条完善的工业链条,而中国在这方面的条件要远远超过美国。为此,我们有理由判断,很多欧洲的制造公司会将目光转向中国,在中国设立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