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加代单独喝酒,项浩激动不已。再说到喝什么酒的时候,加代说:“你喝哪个年头的?我这可没有太贵的,最好的就五十年的”

项浩说:“就喝那五十年的吧。”

加代让大鹏把酒拿过来了,项浩站起身说:“代哥,我给你倒酒。”

酒倒上以后,加代问:“老弟,你是做什么的?”

项浩说:“哥,我也没干什么,我家买卖确实不少,但是我都不过问。我爸、我叔、我大爷,他们几个管着。”

“你是太原的呀?”

“太原的。去过太原吗?”

“去过,去过几回。”

“我家卖陈醋的。我大爷有煤矿,我二叔也有矿。他们都没有儿子,我是三房共一个,所以呢,可能手里钱比较宽裕。”

“行,干一口,来!”加代有酒量,项浩的酒量也行。你来我往,两人喝了两瓶半的茅台,谁也没当一回事。

加代一看,说:“老弟,大中午我就不喝太多了。代哥还那句话,一会儿你把车开走。”

“你把车留下吧!”

加代说:“你要不把车开车,以后我就不认识你。听我的,你把车开走,以后我们是哥们,是兄弟。”

“哥,我问你点事儿,行吗?”

“你说吧!”

“我这两天也打听你了。我听金昔说你以前在深圳一个人揣两个香瓜,闯进了二三十人的房间,把你兄弟给救出来了,这事是真的假的?”

加代一听,问:“你觉得呢?”

项浩说:“我觉得是真的。我看你面相像。哥,我面相上就有那种范儿。”

加代呵呵一笑,未置可否。项浩说:“哥,我问你一句话。”

“你说吧。”

“刚才你是不是我俩是哥们?”

“对,我说了。”

“那假如说老弟我将来有一天,被人绑了,我不说别的哥,我钱肯定是不少。但是我家里边的几个亲戚,说实话哥你能明白,都各玩各的,我就是有点钱,但是我在家......”

加代说:“不说那些话。你记住了,老弟,男人到什么时候得靠自己。”

“是,这话我明白。所以说我就特别希望认个亲哥,我家里边没有什么实在的亲戚。都有钱,那就斗鸡呗,我就不说了。哥,我这些年我一直想找个亲哥。哥,我今天找到人了。我不是说给你花点钱怎么的,代哥啊,我也不是在这儿拿钱交,我真心交。”

加代也能看出来,项浩挺真诚,没有坏心眼,说:“你继续说,我听!”

项浩说:“哥,将来如果我被人绑了,你能不能也揣两个香瓜把我救出来?我昨晚做梦还梦到了你代哥。”

加代一听,说:“你考虑那事干什么呀?你也不会有那种事发生!那是什么好事啊?”

“不,哥,那怎么不是好事啊?那是男人才能做的事。”

加代说:“你愿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但是我给你做个保证,如果你真要是有那种事的话,代哥肯定管你。”

一听加代说这句话,项浩哭了,拎着半瓶茅台咕咚咕咚干下去了。加代拦都拦不住,“老弟啊,我什么也不说了,以后管你就得了。”

项浩说:“哥,我再干一个。大后天你有没有时间?”

加代说:“别喝了。有什么事吗?”

“我在太原晋源区搞了一个跑车俱乐部,哥,你得去。谁不去都行,哥,你得去,你是我哥呀,你得去给老弟我得站个场。你到了我就说这是我四九城最好的哥哥来了,在四九城罩着我,是我亲哥。”

“老弟,是开业吗?”

项浩说:“一是开业,二一个现场来不少年轻人,都是太原有头有脸的家的孩子,这个那个大富二代,能来不少人。哥,我正好借这个机会,介绍你认识的那帮人。”

加代一听,说:“我没有必要认识他们。再说都是小孩儿,哥就不过去了。你们玩你们的吧以后有机会,等你这边什么时候人不多,买卖不闹腾了,哥去参观参观,看看你那个跑车俱乐部到底干什么的。”

“哥,你不去啊?”

加代说:“我真不去。我这边还有别的事儿。老弟,我近期还得出门。”

项浩说:“一天就行,哥,算我求你了,一天就行。哪怕你到那儿站一会,我送你回来都行。哥,我觉得你去了,我老有面子了。”

加代说:“你们是太原的,我一个四九城的去,都不认识我,你有什么面子?

“我介绍你呀,我说我哥来了,他们随便打听去。到时候我上舞台,拿个麦克风,我就讲这是我哥,当年拿两个香瓜......”

加代连忙打住说:“拉倒吧,你可别提那事儿,那是什么好事儿啊?我真有事儿。”

项浩一听,说:“哥,你要不去,我就不走了。哥,我什么时候把你磨去,我什么时候再开业,你什么时候去,我什么时候开业。”

加代说:“不是,你非得盯着我干什么呀?哥这边真有事儿。”

“你有事儿,我也不管。你去我有面子,你看你不是拿我当亲弟,我拿你当亲哥吗?我白哭了啊?”

加代没有办法了,问:“什么时间?”

“大后天中午十一点五十八分。”

加代说:“那说好,我去,待一两个小时就走。人太多了,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再一个乱八七糟的小孩儿我也不想接触。”

“哥呀,哪怕你去半个小时都行。哥,我再干一个得了!”

加代一看,说:“你可别干了。你住哪儿?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下,开个房间?”

“我在四九城饭店,开了一个套间,里边全是紫檀木那个, 里边环境还行。哥,你没去过。”加代一听,说:“我也去过,那里边挺好。那晚上怎么安排?给你们找个酒吧还是酒店?”

“不用,哥,我们自己找个地方。”

加代说:“那也行,那我不管你了。大后天你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不用你接,我自己开车去,办完事儿我就回来。”

“行,就这么定。”项浩的目的达到了,高兴极了。

来到八福酒楼门口,加代说:“你把车开走。你要是不听我话,不把开车开走,大后天我肯定不会去。听哥话,把车带走。”

“哥,你还是......”

加代说:“以后有机会的!什么时候哥买不起车了,再找你,让你给哥买台车开。”

项浩一看,实在没有办法了,让老弟把车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