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大概是我7、8岁的时候,初秋季节,锦屏的河边街死了一个壮年男子。

这个男子,是我妈妈一个姐妹的丈夫。

模糊的印象里,他是高高的个子,不瘦不胖,寡言少语的一个人。为了方便,我称呼他为D叔叔吧。

他是个马车夫,每天从河边给各建筑工地运沙子。现在的小朋友们可能不知道了,那时候我们县城汽车非常少,大概只有政府有两部和公安局啊什么的这些单位有一两部。一般民众的日常运输和交通都是雇马车。我妈和我爸,当年也曾经干过这个。(插播一句:我是马背上驮过的孩子哦,所以我骑马的功夫还是不错的,呵呵。)

干体力活吃饭的人,往往身体差不到哪去。但是这个上午还在干活的人,吃过午饭就突然猝死在河边的沙场附近自己的马车上!

沙场就在河边,捞起了河沙就由这些马车运到各处建筑工地,每车沙到场以后,负责登记材料的人会给个票,马车夫们每天结账一次,都是当天领钱。(看,从前的人多实在!)

一般为了赚钱,中午马车夫们都不怎么回家吃饭,都是带饭的,或者家里的婆娘、崽女送饭来。到了饭点就聚在沙场附近三三两两的一起吃饭。

如果是困人的天气,就找个树荫下面休息一下。

那天D叔叔和大家一起吃饭后,他说困,要歇一歇。他这一歇,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最后看见他的人说,他吃完饭把搪瓷缸洗干净放在车辕的布袋里,用草帽把脸一盖,就躺在马车平板上休息了。大家上午累了的,也这样躺倒休息起来。不累的就把马牵远点,聊聊天抽抽烟什么的。

但是后来沙场的人都来上班了,开始排队装沙了,D叔叔也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个和他关系好的就去叫他,使劲叫了几声就是没答应,于是上去就一把掀开他的帽子,谁知道这一掀,把在场的人吓个半死!

就看见他脸色灰黑,眼睛怒睁,嘴巴也大张着,手像鸡爪一样的摆在胸前,这样子活脱脱就是个尸体了!

掀帽子的这个人不由自主的大喊了声“妈呀”,就把附近的人都引过来看了,也有那热心的,就驱马去通知家属和向派出所报了案。

派出所的人骑着三轮摩托先到,一看这个样子,就把当时在场的人都请去做笔录了。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样子太像中毒了!

但是去做证的人都说不会是中毒,如果是中毒我们几个都得和他一样。因为我们各家送来的饭,我们都是伙在一起吃的。再说中毒起码有个过程,他是一点都没吭气也没折腾啊。

那派出所的人就问:“那你们说他是怎么死的呢?”(明显的欲擒故纵啊有没有?)

大家就都不说话了。

警察很生气,说你们要是知道什么情况不报是不行的!要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就是包庇罪!

反正连哄带吓的,说了很多的道理和政策,但是大家就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明显有什么话却没人肯先说。

后来还是一个胆子大点的胖子说:“同志,不是我们不说,是说了怕你们给我们关起来,说我们宣传封建迷信。”

警察好不容易遇到个肯开口的,就保证说不抓你,你好好说说咋回事。

那个胖子就说:“他这个不是中毒,是中蛊了,可能。”

警察问为什么?

一看警察和颜悦色的,大家都轻松了起来,争着说起来。

警察一看乱了套了,就叫大家停止,还是胖子先说,然后不完整的地方,大家再补充。

胖子说:“我知道,你们不信,但是你们可以解剖他看看。肯定他肚子里面内脏都是化成一团了的。或者你们可以试试,拿一个鸭蛋煎熟了,不要放盐,就把煎的那个蛋饼放在他嘴巴上,他的嘴巴就会慢慢闭起来,而且那个蛋会变样子。”

警察确实不信。但是要想取得线索,肯定要鼓励大家发言,所以不能吼这个胖子。不过也不能由这个胖子乱说一气、转移注意力和调查方向嘛,何况还要破除迷信?

于是警察就说:“好嘛,我们告一哈。”(试一下的意思,好像四川这边也是这样说的吧。)

警察叫他们食堂个煎了个鸭蛋饼来,然后去到停尸的地方,把这个鸭蛋饼放在了死者的嘴巴上。

我是不是忘记了告诉大家这个故事是我妈妈给我说的?我妈妈当时在现场,她是陪她的姐儿们去的,也就是死者的妻子。

我妈妈说,看见熟悉的人突然就死了,本来感觉有点悲凉的。但是看见死者的样子,实在是怕人。

那个鸭蛋饼放了大概有10几20分钟后,警察又把大家叫过去看。本来想破除迷信的警察和现场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那鸭蛋饼向上的这一面还好,向着死者嘴巴那一面变得乌黑的,而且,和豆腐渣一样散散的,根本不是煎蛋的样子了!而且死者的嘴巴,也确实闭上了。

警察一看这情况,也有点疑惑了。而且,他们对胖子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于是又特别单独的找胖子问话。

胖子说:“你们不要怀疑我,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我是听我老婆说过,说早年间她们寨上有人会弄蛊,有一次和街坊起冲突,就把人家一家都下了这种蛊。这种蛊是不能治的,而且中的人都是急死,一眨眼就断气了。这个蛊很明显的一个特征是死人的头发会在断气后变长一点,刚才我看他(死者)的头发好像比早上见的时候长了好多,我就猜可能是这个。我老婆说,中了这种蛊的人肚子里面都是烂掉了的,溶成一团肉。而且放个煎的鸭蛋也可以试出来。还有,这个人必须赶快烧了,不然他会很快就烂到流水的。”

警察后来没调查出什么来,就按猝死结案了。但是据当时的法医说,那个死者的肚子里真是是烂了的。一般人要烂成那样,早就疼死了,怎么可能还可以照常干活、吃饭?更别说死者死前一直没有哼过疼,而是在睡梦中就死去了。

所以这种情况肯定只能是在瞬间完成的。法医也很郁闷这个事情。

另外一个事情就是,确实这个人的腐烂速度非常惊人,才停了2天不到,尸体就烂得不行了!

最后,我想说一句,这个法医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也是在那一年。

这个法医的父母和我姥爷他们那时候是邻居。所以,我得以从大人的口中知道这些内情。

其实我一直对这个给D叔叔下蛊的人感到很神秘。因为一个寡言少语的马车夫,能得罪什么人要下这样重的手呢?

而且,杀人于无形的人,如果去暗杀一些大人物,不是很牛吗?为什么都要和一般的平民过不去呢?

我一直想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答案。我只是猜测,这些东西肯定有一定的游戏规则,是我们外人所不知的。除非,我们自己亲自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