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顺手拿起一根烟递给项浩,项浩接过烟马上掏出打火机为加代点烟。

加代问:“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是太原的。”
“来这边是办事,还是怎么的?”

“不是办事。哥,我有事没事喜欢来四九城溜达,反正离的也不远。过了石家庄就到四九城了。我没事就开个车领着身边的哥们儿到四九城酒吧玩一玩,四九城酒吧比我们那边好多了。”

加代说:“哦,这边有朋友们吗?”

“没什么朋友,哥,我就是好玩儿。”

加代一听,说:“那行。这样吧,兄弟,心意我领了,一会儿东西拿走。你是退了还是给哥们儿,还是给谁我不管。反正我不要。我的电话你不是存下来嘛,以后有什么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到四九城来,有需要你带哥的地方,你就说一声。”

项浩问:“代哥,你是不是嫌少啊?哥,你要是嫌少的话,我就再给你买个十套二十套的。不行的话,我给他店包了。你的表劳力士是不是?哥我上香港给你买去。劳力士满天星,我家里边三十多块,哥,我给你买去。”

加代说:“老弟,用不着,我什么都不缺。”

项浩说:“不。哥,你不缺是不缺,但是我就想跟你交个哥们儿。”

“交哥们儿没这么交的。”加代说,“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项浩说:“没别的事儿,我就想过来看看你,我跟你坐到一起,我就舒服,我就想跟你交个朋友呗。”

加代一听,说:“行,那算朋友了啊,我一会儿还有事,老弟,我就不留你了。你要是没吃饭呢,在这吃口饭,我让我的兄弟给你安排一下。你要是吃过饭完呢,我就不留你了。你是去哪玩还是回家怎么地的,我就不管了。我还有事,我得走了。”

项浩一听,说:“不是,哥,你去哪?我送你。我看你昨天开的那车是凌志470,那车有点旧了,现在有570了,我给你买一辆。”

加代一听,都觉得好笑了,说:“你这孩子,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做买卖的啊?这钱就那么花吗?”

项浩说:“哥,你别管我这干什么呢,我就愿意给你花钱。哥,你喜欢吗?我给你买一辆。”

“我可不跟你扯了,我还有事呢。”加代说,“大鹏啊,你招待一下,这几个哥们儿在吃饭,我还有事儿,我不陪你了,兄弟,我走了。”加代走出了八福酒楼。

项浩追到门口,说:“代哥,我什么时候能再见着你啊?”

加代说:“再说吧,我还有事儿呢,兄弟,你吃饭吧,走了。”

项浩看着加代离开了,蝴蝶奔320,四个六。一琢磨,牌照挺好,车一般,也就一百多万。不行的话,把我的车给他吧。身边的兄弟说:“浩哥,我们这......”

项浩一摆手说:“你俩别管。”

项浩再次回到八福酒楼,大鹏说:“你这是干什么呀,老弟?”

“我也不干什么。哥,你是他兄弟啊?”

“我是代哥的兄弟。”

项浩一听,说:“哥,我求你点事行不行?代哥家在哪里?”

大鹏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兄弟,再好的哥们没有问这个的。”

项浩说:“不是,我没有恶意。”

“你有没有恶意,我管不着,这事我不能跟你说。”

“那行,那我走了。”

大鹏说:“你把东西拿走。”

“哥,我不拿走。”项浩一摆手,领着兄弟跑出去了,往车里一坐,走了。

大鹏追到外面,一看已经绝尘而去。大鹏口中嘟囔了一句,富二代,家里钱多了,没当回事。

第三天早上八点多钟,加代还没睡醒,电话响了,拿起一接,“谁呀?”

“哥,我是项浩,你老弟,你还记着不?”
“我记得,你有事啊?这起得也太早了,我还没起来呢。”

“哥呀,我给你买了一辆车,你看我送到哪?”

“啊?”

项浩说:“我给你买了一辆车,其实也不是我买的,我家里现成的。我昨天半夜回到太原,我给你取回来了,一宿没睡。我爸集团底下不少车呢,正好新买一批奔驰。我觉得正好,我还给你挑了个白色的,我给你送到哪儿?”

“老弟,那个,不是,老弟,我这迷迷糊糊的,我洗把脸,我精神精神,我等会儿给你回过去吧。”项浩让加代不会了。

放下电话,加代洗漱了一下,冷静了一会儿,刚抽一根烟。项浩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加代一接,“喂,兄弟。”
“哥,我把车开到八福酒楼门口了,你什么时候来呀?你不来吃蛋炒饭吗?几点来呀?”

加代一听,“兄弟,我今天还有别的事儿。老弟,你那车是什么意思?我不能要。”

“哥呀,你要与不要,我不管。我一会儿就把车钥匙往饭店里一扔,你要不要随你便了。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加代一听,说:“你别,你等我一会儿,我过去,见面再说。”

“行,哥,那我等你。”

放下电话,加代思来想去,知道这孩子能干这事,叫上王瑞,来到了八福酒楼。

老远就看见项浩领着两个兄弟站在门口。门口一辆崭新的白色奔驰S600。加代一下车,项浩和两个兄弟叫了一声代哥。加代说:“老弟......”

“哥,什么也别说,我就想跟你交个朋友。”

加代说:“兄弟,你把车开走,衣服什么的,我留下,行吧?以后再到四九城,有什么事,你说句话,我帮你,好吧?你听我的,你家里边有钱归有钱。兄弟,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有钱归你有钱,不能这么玩。我如果缺钱了,我找你借。但是哥还不差这个东西,不是说我买不起这车,叫你给我买一台,没有这个必要。你快走吧,把车开走,听话。没吃饭的话,我安排你吃顿饭,我俩喝点酒。”

项浩一听,说:“就我们俩个?”

加代问:“那还有谁呀?”

项浩说:“你能喝多少?”

加代反问:“你能喝多少?”

项浩说:“我陪你喝!”

“来带吧,老弟也进来。”

“不用,哥,不用管他俩。”项浩让两个兄弟自己找地方吃饭去了。

加代本想让两个老弟一起吃饭,项浩说:“我给他俩按月开工资的,他们自己都有钱,你不用管他,就咱俩喝,也好说话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