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晚上八点半加完班的何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一开门只见公婆正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看电视。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吃饭了吗?”何珍赶忙换了鞋子准备去厨房。

公公将电视声音调小后,对何珍说道:“吃过了,你还没吃饭吗?这么晚才回来。”

何珍在厨房门口停下脚步,回了句:“哦,我吃过了。”

公公笑着说:“那就别忙了,我们也吃过了。对了,国栋这个点怎么也还没回来,你们很忙吗?”

“我不太清楚...”何珍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可能是还在开会吧。”

“忙点好,公司忙点就有钱赚,我和你妈准备给思雅买点结婚用的东西,可能要住两天。”公公解释着这次来城里的原因。

一旁的婆婆将瓜子壳“呸”的一声吐在了地上,然后嘲讽着说:“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儿子的房子,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还用得着跟她报备!”

何珍没有说话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这时婆婆直接将手里剩下的瓜子往茶几上一丢,拍了拍手对她说道:

“何珍啊,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妈,你说。”何珍尽量压制着心里的不悦。

“你哥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当初听说女方家没少要彩礼啊,今天又看见你家大车小车的拉回去很多家具,就你哥那点工资,这媳妇能娶得到吗?”婆婆讽刺地说着。

何珍听到这顿时明白了婆婆的意思,中午她和妈妈一起去家具城给哥哥挑了几件像样的家具,晚上婆婆就跑来兴师问罪,是怕她把钱贴补给自己娘家用啊!

见何珍不说话,婆婆将电视遥控器丢在沙发上,冷哼了一声。

婆婆这样的态度不是一天两天的,何珍今天着实懒得和她周旋,于是不客气地说道:

“妈,我哥的事儿就不劳您费心了,如果确实没事干,小区外面现在广场舞还没散,您可以去跳一会儿,我太累了先休息了。”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婆婆指着何珍就要发飙,何珍赶忙拿着护肤品钻进卧室,顺手将房门反锁上了。

婆婆大嗓门的抱怨声隔着门传了进来,一开始还是抱怨,随后变成了难听的谩骂,何珍看着床头夫妻俩的婚纱照,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她将耳机的音量调大,忽然回想起她和秦国栋刚认识时的场景...

02、

何珍和秦国栋是因为一杯上错的饮料相识的,秦国栋要的是冰咖啡,何珍是一杯热的珍珠奶茶。

当时秦国栋正在忙着手里的工作,服务员将奶茶放在他面前,他看都没看就猛喝了一口,结果直接被烫得跳了起来。

而不远处的何珍也在抱怨,自己明明要喝的热奶茶,怎么被换成了冰咖啡...

就这样秦国栋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要求店长赔了一杯双倍珍珠的奶茶给何珍。

刚步入社会不久的何珍家境殷实,样貌出众,多年来的生活更是顺风顺水,所以她所信奉的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爱情观。

而此时恰好出现的秦国栋温柔体贴,高大帅气,谈吐更是诙谐幽默。

两人聊了一会儿,何珍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就这样她主动加了秦国栋的微信,很快两人便注入爱河了。

那个时候闺蜜对秦国栋的第一印象是:“这个男人空有一副好皮囊,他家境和你差远了,学历也没你高,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现在何珍才明白闺蜜口中的“凤凰男”是什么意思,可是当初她却认为自己家里条件很好,就算秦国栋没钱,爸妈肯定也不会不管他们的...

秦国栋这个人话不多,也不是很浪漫,但他却非常注重细节,他给何珍的关心从来都是付出行动的。

下雨的时候会撑着一把大伞在公司楼下等她,会给何珍做各种好吃的,就连生理期也不是多喝热水,而是直接煮了红糖水给她送到办公室。

一开始何爸爸是反对的,他想要给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但是妈妈却很喜欢这个未来女婿,她讽刺何爸爸老封建,还说自家的经济实力再养十个何珍都不是问题。

大概是秦国栋的付出感动了何珍身边的人,渐渐地质疑声越来越少,羡慕和祝福的话语变得越来越多。

就这样在欢声笑语中,何珍和秦国栋成为了夫妻。

都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结婚前两年何珍还会反驳这句话,那个时候秦国栋简直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宠着。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那要从一年前说起,这一年对何珍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03、

“哐哐哐”

“何珍?开门何珍!”

正当何珍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无情地砸响了,说话的是秦国栋。

何珍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没好气地将耳机塞到枕头下面,不情愿地起身开了门。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的么,你干嘛一直躲在卧室里不出来啊?”秦国栋低声质问,语气中带着严重的不满。

而他妈妈则在外面哭丧一样嚎叫着:“养了你这个白眼狼,家里的钱都被人花光了也不知道,我真是命苦啊,儿子不孝顺啊...都是白眼狼...”

大概是感觉自己提的问题得到了答案吧,秦国栋有些尴尬,他赶忙解释道:“老太太就这德行,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就骂我,你别放在心上...”

“那你哄哄她吧,我只想自己清净一会儿!”说完何珍准备再次将房门关上。

婆婆见她要关门,直接从沙发上窜了过来,一把手挡在门上质问道:“躲什么躲,做了亏心事还不让人家说了?”

秦国栋赶忙制止了他妈妈的行为,不耐烦地说道:“妈!你不要无理取闹了行吗,我和何珍的事儿不用你管!她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

婆婆趾高气昂地冷哼一声,说道:

“你心里清楚?你心里清楚就不会娶一个贪污犯的女儿,她爸爸现在还在监狱里待着呢,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国栋啊,你还是问问清楚吧,我可不敢相信她!”

何珍只感觉全身血液涌上了大脑,如果不是碍于秦国栋的面子,她恨不得给眼前这个女人两巴掌。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何珍吼道。

婆婆也不甘示弱:“说一遍就说一遍,你能把我怎么着?你爸...”

“行了,你个老太婆瞎说什么呢!”公公见状赶忙上前制止,不好意思地对何珍说:“她更年期了,别搭理她就行。”

这一刻何珍忽然有些情绪失控,她看着眼前曾经把自己当一家人的三个陌生面孔,忽然觉得很讽刺。

何珍对着婆婆怒吼:“我告诉你,你说我可以,但是说我爸爸就是不行!他没有贪污,法院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我爸爸是被人冤枉的!我爸爸是被人冤枉的!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人!”

“你...”听到何珍这样说自己,婆婆更是气急败坏,她直接指着何珍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给你哥买的家具全都是花我儿子的钱!你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

何珍也不再迁就,“真搞笑,你儿子的钱?你懂不懂法律,那些钱叫夫妻共同财产,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婆婆继续说:“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呸!你还以为自己在以前的大公司呢啊,你现在赚的钱还没我儿子一半多,你的是你的,我儿子是我儿子的!”

何珍看着咄咄逼人的婆婆非常寒心,她不禁问道:“你现在和我分你我了?你脖子上的金项链谁给你买的?你儿子的车谁买的?还有你闺女的工作又是谁帮着找的,你老伴儿生病住院谁掏的钱?啊?你说话啊!”

“你们这一家子吸血鬼,当初都靠着我娘家,如今我爸爸出事了,你就这副嘴脸,来落井下石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何珍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她声音嘶哑地朝着婆婆吼着。

一旁的秦国栋听到这里忽然大吼道:“何珍!别说了行吗?我们欠你的,我们都欠你的行了吧!”

大概是没想到秦国栋会是这样的态度,以前他从来都是保护自己的,可是现在却站在一旁说风凉话。

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空气安静了几秒,何珍冷笑着说:“叫你一声妈是对你的尊重,如今看来你们也都不需要了!

实话告诉你们,我和秦国栋已经离婚了,这个房子当初是我爸妈买的,所以我随时都可以赶走你们!

下次再来记得提前报备!”

说完她直接拉过卧室的门,“嘭”的一声将三个人关在了门外。

04、

夜深了,可是折腾下来何珍也睡不着了,她的脑海里浮现了离婚前的场景。

刚出事的时候,何珍哭着告诉秦国栋:“国栋,我爸出事了,工厂的人诬陷他贪污,还挪用公款...”

当时秦国栋大概是没反应过来,他楞了好一会儿,才安慰何珍:“只要爸爸是被诬陷的就没事,咱们找个好一点的律师,肯定能查清楚!”

从那一刻起,何珍的婚姻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

爸爸平白受冤不但职位被免,还要面临着判刑的风险,妈妈因为受不了邻居们的流言蜚语,偷偷吞了好几次安眠药,后来精神跟着也出了些问题。

哥哥和爸爸在同一个工厂,因为爸爸的事儿他也被工厂辞退了。

那段时间,为了爸爸的事儿,何珍和哥哥满世界的跑,到处求人托关系,去法院、和律师沟通情况。

在此期间,以前对自己呵护倍加,满脸笑容的婆婆忽然变得刁钻了起来,她开始斤斤计较,开始嫌弃何珍乱花钱。

而老公秦国栋也开始变得晚归,没有了从前的嘘寒问暖,只有一身酒气偶尔还带着劣质香水的味道。

借着酒劲儿秦国栋抱怨道:“何珍,你为了娘家如今家里的事儿也不管了,说好了备孕今年生宝宝,你也不备孕了,你到底还有没有我们这个家?”

何珍无比委屈,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不帮忙就算了,如今反倒开始责怪她?

没有理会秦国栋的抱怨,何珍依旧忙着爸爸的事情,终于法院宣判了好消息,爸爸是清白的!

然而当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刻,悲喜交加的老何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能醒过来。

05、

“当当当”这次是轻轻的敲门声,何珍起床打开房门。

秦国栋语气温和地问道:“你...你没事吧,我妈太过分了,我替她跟你道歉!”

何珍看着眼神闪躲,不够真诚的秦国栋问道:“秦国栋,如果当初我只是个普通女孩,家里条件也一般,你还会和我结婚吗?”

其实何珍自己心里早已有了答案,但她不死心还是想听秦国栋亲口说出来。

秦国栋犹豫了片刻,“何珍...我...”

“算了,不用说了。”何珍摆了摆手,何必这样自取其辱呢,她叹了口气说道:“给彼此留点尊严吧。”

过了许久,秦国栋才开口道:“我刚刚和我爸妈说了,离婚的事儿先不要说,等你哥结婚了再说吧...”

何珍不由得冷笑,离婚的事儿不公之于众,是因为她哥哥吗?已经这么久过去了,哥哥相亲准备结婚的时候,两个人早就离婚了。

瞒了大家这么久,还不是因为秦国栋的妹妹找了一个比较挑剔的婆家,没结婚之前秦国栋不想让妹妹的婆家知道她有个刚离婚的哥哥。

那样的话,婆家肯定会以怕触霉头为由再次将婚期延后...

“何必说的这样冠冕堂皇,你不也是为了你妹妹早点嫁给有钱人吗?我们各取所需而已!”何珍再也不是那个凡事都听秦国栋安排的小女孩了。

说完她抱着枕头准备去书房睡。

秦国栋赶忙拦住了她,“我去,我去书房,你在这睡吧。”

“好,那你去吧,本来也是说好的。”何珍没有再推辞,直接给了秦国栋一个“请”的手势。

门又被无情地关上了,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何珍听着脚步一声声由近及远,消失在了隔壁房间。

其实爸爸出事后夫妻二人并没有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但是婆婆对何珍的态度却是越来越恶劣,而秦国栋不仅不帮着何珍,反而总要指责她不够乖。

“你怎么又跟妈吵架了啊,她身体不好你就不能让着她点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什么样?那你怎么不说你妈以前对我什么样!如今我家落寞了,你妈妈就处处针对我!她以前说多么多么喜欢我,我看她根本就是喜欢钱!”

“行行行,你说她喜欢钱就喜欢钱行了吧,以后我让她离你远点,不招惹你行不行!”

秦国栋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知道婆婆和他说了些什么,从那以后秦国栋连吵架都不会再和何珍吵。

每次何珍抱怨过后,秦国栋都只会躲避,还摆出一副很受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模样。

何珍看到他闪躲而又不知所措的眼神,总会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是自己无理取闹将他逼成了这个样子。

都说争吵是婚姻的调味剂,何珍宁愿秦国栋和自己来一次轰轰烈烈的争吵,哪怕吵到不可开交,撕心裂肺,至少能够讲出彼此的心里话。

秦国栋对待婚姻只剩下冷漠,原本计划着生宝宝的事儿也早已被搁浅。

如今这场没有硝烟的婚姻成了何珍一个人的战场,只有她一个人在嘶吼,在痛苦的挣扎...

06、

终于在一个下午,何珍再也无法忍受,和秦国栋提了离婚。

那天下午哥哥有事,妈妈身边离不开人,何珍在娘家照顾母亲,回来的时候婆婆再次找茬和她吵了起来。

秦国栋看着哭哭啼啼的妈妈,终于忍不住责怪何珍:

“你就不能让着我妈一点吗?今天妹妹和准妹夫一起回来,你下午不在她本来就不高兴。”

何珍也有些委屈,“我妈妈身体不好离不开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已经和小妹说过了,她都能理解,为什么你妈还要这样斤斤计较和我过不去?”

“一回来她就开始找茬,每次你都让我忍着,但是我不委屈吗?你只关心你妈,你就没有关心过我吗?”

何珍说完,秦国栋显然没了脾气,然而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直接摆了摆手说道: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有理行了吧!”

又是逃避,这样的冷暴力让何珍再也无法忍受,她攥紧拳头指甲掐进了肉里,疼痛让她瞬间清醒。

“秦国栋,我们离婚吧!”

秦国栋没有反应过来,愣了许久才问道:“你...你真的这样想的?”

何珍说出这句话之后,心里反倒舒服了很多,她平静地说:“嗯,离婚了你就不用担心我这个拖累了,你妈也不用天天演戏了,而你也不用再忍受我的坏脾气了,这样岂不是对谁都好!”

秦国栋没有说话,何珍无比厌烦他现在的表情,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没有开玩笑!”

大概过了半分钟,秦国栋才开口道:“你也知道小妹的婆婆有些刁钻,再等等行吗,等小妹结婚了我们再离婚。”

呵呵...果然都这个时候了,秦国栋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家人,他只是害怕自己离婚给即将结婚的妹妹触霉头,然而却没有半句挽回的话。

见何珍不答应,秦国栋皱着眉头硬是从嘴里挤出来“算我求你了”这几个字。

“不用求我,小妹很好我愿意帮她,那你也帮我瞒着我妈和我哥那边吧,我们也算公平交易。”

“好,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你。”秦国栋唯唯诺诺地道了声谢。

何珍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我只答应离婚这事儿保密,但是我们还是先把离婚证领了吧,明天我算一下我们的资产,然后拟一份离婚协议给你...”

房子原本就是爸妈给她买的,没有什么争议,没有小孩,财产一人一半。何珍的婚离得干脆利落,四年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07、

小妹嫁给了有钱人家,婚礼办得盛大而浪漫,大概是因为她怀孕了的缘故吧,婆婆看上去对她好了很多。

轮到扔手捧花的时候,秦思雅直接拿着话筒说道:

“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除了感谢父母和哥哥之外,我最想感谢一个人,就是我的嫂子!

是她将我从颓废的生活中拉出来,让我重新找到的生活的意义,也是在她的帮助下我和我的老公相遇并且相爱!

今天的手捧花我只想亲手送给我的嫂子,并且对她说一声谢谢!”

一片欢声笑语中,秦思雅拿着手捧花走到了何珍面前,然后拉着一旁还在演戏的哥哥,将两个人的手紧紧扣在一起,

“嫂子,你和我哥的事儿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你受委屈了。”

“哥,这个给你,嫂子是个好女人,我命令你把她追回来!”

宴会厅有些嘈杂,但是秦思雅的话还是被双方的家长听到了,何珍的妈妈和哥哥一脸茫然,而秦国栋的妈妈则是一脸怒气。

气氛有些尴尬,没等秦国栋接妹妹的手捧花,何珍赶忙起身拿过了那束鲜花,“谢谢思雅,花嫂子...哦不,姐姐收下了,祝你幸福!”

为了不让自己尴尬,何珍直接带着那束手捧花离开了婚礼现场,她真的累了,她不想再和任何人解释这件事情。

以前何珍可以因为秦国栋的疼爱忍受婆婆的那些无理取闹,可是她并不可能因为小姑子几句感人的话,就重新接受已经变了心的秦国栋。

秦国栋是个没有主见的人,身边的人都让他去追何珍,他便快步追了出去,然而他却对何珍说:

“老婆对不起,我真的没有能力去帮助你负债累累的娘家。我还要赡养我的父母,如果没有离婚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如果一开始家里出事的时候早点摊牌,那是不是大家都不用这么痛苦了呢。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一次何珍没有哭,她终于看透了人性,“我理解你,就这样吧,你妹妹的婚礼还在继续,里面更需要你,我走了。”

这一别怕是再也不会相见了。

08、

何珍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和哥哥早已回到了家中。

哥哥使了个眼色,桌子上放着一个牛皮信封,“傻丫头,这是你买家具的钱,哥娶媳妇哪里还用得着妹妹出钱了,赶紧的装兜里!”

看着早已没了从前意气风发的哥哥,何珍还是有些心疼,但她知道哥哥很要强,只好先将钱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哥哥见状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今咱家这情况你也别怪国栋他妈和你计较了,回去好好过日子,家里有我呢,不用你操心!”

“哥!”何珍不由得流了泪,“我和秦国栋并不是因为钱的事儿,你们就别劝我了,婚早就离了,只是怕妈接受不了一直没敢说。”

“傻丫头,过得不幸福就离婚,妈妈怎么会接受不了呢。”妈妈在一旁也跟着抹眼泪。

一家三口就这样抱在一起潸然泪下,哥哥对着妈妈和妹妹说:“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一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不再受委屈!”

没多久哥哥也结婚了,嫂子是个爱学习的人,为了她的学业一家四口决定搬去了大城市,这样大家既能在一起相互照应,还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一晃五年过去了,何珍看着整个餐厅忙得像个陀螺的员工,不由得开始抱怨,

“哥,你又去哪了啊?店里已经忙得不行了,你就不能回来帮帮忙吗?”

电话那边好像在海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哥哥的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几个分贝,

“珍珍你就放过哥哥吧,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再不带你嫂子母子俩出来玩,我真的要被孤立了。”

“哎,行吧行吧,你这样搞得我很像个压迫员工的黄世仁!算了不打扰你了。”

说完何珍赶忙挂断电话去前台帮忙了。

这时一对母子从外面走来,母亲似乎生病了,男子费力地搀扶着她。

“何姐,来客人了,我忙不开您快来帮我安排一下。”服务员对何珍求救

“来了,来了,两位客人这边请...”

“何珍?”

这对母子竟然是秦国栋和他妈妈,老太太看见穿着服务员围裙的何珍不由得白了她一眼,

“我还以为离开我儿子你能混的多好呢,合着跑大城市来当服务员了!”

何珍没有反驳,笑着将二人带进了一个小包间,然后招呼服务员给他们倒水。

服务员刚刚在一旁就听到了老太太的话,虽然没看出三人的关系,但她也看到了老太太眼神中的嫌弃。

服务员八卦地问老太太:“这位大妈,你们是我老板的老乡吧,她刚刚说让我给你们上点特色菜,这顿免单,你们看看想吃点什么...”

一句话让秦国栋妈妈瞬间石化,她只觉得有点打脸,秦国栋直接起身想要离开。

妈妈却来个:“你干啥,不吃白不吃,给我挑贵的点!”

看着依旧刁蛮无理的妈妈,秦国栋着实拿她没办法,这顿饭大概会成为他吃得最尴尬的一次了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