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滴看似普通的透明液体,不小心溅落在乳胶手套上,竟导致了一位博士生导师的死亡

全副武装的教授凯伦·维特哈恩,正用仪器吸取一种透明的剧毒物质——二甲基汞。当顺利移进一个旋盖容器后,她长吁了一口气,却不知道从那刻起,她的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298天后,她在几近癫狂的极度痛苦中离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区区两滴液体,竟有如此强悍的杀伤力?

无声敲响的“地狱丧钟”

作为全球顶尖的毒物化学教授凯伦的研究和社交能力在当时都首屈一指。靠着杰出才能和一支跨专业研究团队,她募集到了别人不能企及的学术资金!1995年,她独自一人获得了美国一项高达7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刷新了历史科研资助的记录。

1996年,卡伦开始研究汞离子与DNA修复蛋白之间的关系。为了提升精准度,也梦想在解决汞中毒问题上有所突破,她选择了二甲基汞作为参考标准。

几天后,凯伦不同于往常,为自己上了好几层防护。她小心翼翼地用专门的移液器,吸取瓶子里的二甲基汞。研究结束时,她把剩下的二甲基汞溶液谨慎封存,耗时大概15秒。却不料在转移途中,有几滴溶液溅落在了凯伦的手套上。

她脱下防护服和乳胶手套,仔细清洗双手。但没过几天,凯伦走路开始身体发软、视力变得模糊不清,原以为是过度劳累造成的,一开始并没当成回事儿。

又过了一周,凯伦连话也渐渐说不囫囵了,视力阶段性消失。丈夫立即把她送到医院,化验结果赫然显示,凯伦体内的汞含量已经超出了普通人上限的4100倍!

悲哀又讽刺的是,原本致力于破解汞中毒方法的专家,却患上了严重的汞中毒。

更让人心疼的是,毒液中有5%渗透进血液,剩余95%全都向大脑组织靠拢。这是因为二甲基汞拥天然具有脂溶性,当汞被人体吸收时,会自动和体内脂肪丰富的软组织相结合。除了臀部和腰腹,大脑中60%都由脂肪组成,这将对神经系统和器官机能产生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孕妇摄入了汞毒素,将是对胎儿的一场致命灾难。

毒素向胎儿头部大量聚拢,侵蚀稚嫩还未成型的脑组织。在一则孕妇汞中毒的案例中,胎儿大脑的汞含量比母体还高30%

为何二甲基汞这么毒?

二甲基汞是目前所有有机汞化合物中最危险的一种,易燃易挥发的剧毒特性,加上高度亲脂性,让它一旦入侵体内,几乎没有治愈希望

后续对凯伦的脑部CT显示,大量汞离子稳定聚集她的大脑中,尤其是脂肪丰富的前额叶、包裹神经元的髓鞘,这些部位的神经元正加速地成片死去

除了亲脂性,汞离子还极其易与硒、蛋白质的含硫残基结合,让体内的一种主要还原酶失活,这种酶恰恰是抗氧化的关键之一,主管着体内几十种氧化还原反应,是组织细胞免受损害的天然“保护伞”。但汞离子的侵蚀,阻断了大批还原酶的抗氧功能,致使活性衰退

没了还原酶的保护,大脑持续的过量氧化,基本上等同于“燃火自焚”,大量神经元被杀死。神经系统被摧残后,连接的身体各器官机能也接连失灵,而神经系统失灵引发的折磨,更是让海伦时刻生不如死

原本主攻排毒的肝脏,在“抵抗”二甲基汞的侵蚀上却帮起了倒忙。二甲基汞摄入体内后,在肝脏的轮番降解下,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甲基汞。它曾是日本水俣病的元凶,这是一起极其恶性的汞中毒事件。

中毒者手脚抽搐、狂乱躁动、在身体扭曲变形中痛哭等死,受害者高达12615人!感染的人和猫会接连出现抽搐、四肢颤抖,严重的还会发疯狂喊乱叫,甚至跳进海里。

在海伦体内,甲基汞和二甲基汞开始联合起来,对全身器官进行“无差别攻击”。

从确诊到治疗的两个月,凯伦的体重骤降15斤。五官机能基本已完全丧失,对语言、光感的刺激也毫无反应,就像堕入了一个没有出口的混沌黑洞中。

溶化的大脑皮层

为了挽救她的生命,临床药理学家大卫,当机立断想出了口服琥珀酸的治疗对策,希望用琥珀酸来“逼”出体内滞留的汞,顺利排出体外。

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凯伦又迅速被转移到了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这次医生们直接实施了全身“换血”,以此来降低体内过量的汞。

手术持续了2小时,凯伦血液内的汞含量曾一度降了43%。正在大家觉得胜利在望时,血汞含量突然飙回了原有水平!

1997年6月8日,凯伦在地狱般的折磨中痛苦离世,这个天才的化学教授只活了48岁。

海伦的尸检结果显示,她的听觉、视觉皮层都出现了严重的胶质化大脑皮层薄到只剩下3毫米,脑内神经元大量丢失,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远远不足刚出生小婴儿的大脑水平。

同时,前额叶、视觉皮层和肝脾脏的汞含量依然超标近4000倍,是普通尸体检测样本的1200倍。

为了验证是否是不小心溅落的两滴二甲基汞,导致了凯伦的不幸,实验室紧接着测试了不同材质的乳胶手套对二甲基汞的隔离作用,结果发现二甲基汞具有惊人的穿透速度。无论哪种材质的乳胶手套,只需几秒就可以穿透

本该避免的悲剧

海伦的故事无疑是悲剧性的,因为它本可以避免。身为当时全球顶尖的毒物化学专家,不可能不清楚二甲基汞的剧毒和危险性。

任何与毒性物质打交道的实验,都没有100%的保险,何况当时的防护设备也不如今天这么先进,才让毒物有了0.01%的可能滴落在乳胶手套上,也摧毁了海伦的职业生涯和生命。

海伦的离去让当时整个化学界都受到了打击。但海伦又是睿智且伟大的,在最后意识消失之前,海伦请求当时的医学界、汞研究专家和病理专家,将她汞中毒的整个病历公之于众,以让后续的研究者们提高警惕、避免类似的不幸。

希望从事一线化学研究的科学家们更小心地保护自己,行业建立起更严密的防护体系,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参考文献
孙婷、王章玮.气态二甲基汞的发生系统与产生速率[J].环境化学.2016,09(10):104-108.

作者: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