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琴一摆手。“代弟,代弟!”

董大明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色,高奔头使劲抽烟,东城的铁猴脸上极不自然,往后缩了。加代走下车,马三提着一把枪刺跟在后面。加代一摆手,“洪姐!”

“来,代弟。”洪姐说,“你这才过来。”

加代说:“路上开得够快的了。”

“大明,大明!”加代喊道。董大明一摆手,“哎,兄弟!”

加代问:“你干什么呀?洪姐得罪你了”

“没有。怎么回事呢?兄弟,我不是针对红姐,洪姐跟我关系也不错。要不你问奔头。哎,奔头,你给我说句话,我跟洪姐的关系怎么样?”

高奔头一抬头,一摇手,说:“我,我我不知道啊,我后来的。我不知道啊,哎,我真不知道。代哥,我真不知道,我后过来的,你们谈你们的。”说完这句话,高奔头对大象说:“大象,我跟我过去看看,我新买了一把刀,你帮我钢火行不行。”

高奔头和大象往边上去了,加代瞪了一眼,没有说话。铁猴子一看,说:“代哥过来了。”

加代看着铁猴子说,“你也过来了,猴子?”

“我没事,随便溜达,跟大明一起过来的。”

加代说:“这不是没什么事吗?回去吧!大明,回去吧。”

董大明说:“加代,你看我这个......”

加代一摆手说:“你别看我这个那个,你有事在别的地方解决,我不管。你到洪秀琴,我洪姐的门口围上了,我觉得不讲究。不管怎么说,完我跟洪姐关系不错,我来这儿不是解决事情的,也不是冲着谁来的,走吧,去吧,别在这闹了。”

铁猴子一看,说:“那行,哥,那我就回去了。大明,走吧,别闹了,没有什么大事儿。”

大明站着没动,加代也没有多说话。眼前发生的一切被饭店里的项浩和洪秀琴的老公看了个一清二楚。黑子发自内心佩服,我操,代弟真是牛逼啊。

加代看着董大明说:“你不走呀?”

“加代,我比你大两岁,我今天为什么不走?第一,我真不是针对洪秀琴,因为我跟洪姐的私交也不错。第二不是说你来,我不给你面。我在饭店饭,旁边的那小子逼逼赖赖。你说我心里能舒服吗?我不叫一帮朋友来找个面子,我这心里边也不舒服啊。加代,我也不是针对你,我走也行,最起码那小子要给我服个软,道个歉?”

加代一听,说:“怎么跟你服软?谁跟你服软?”

大明说:“就屋里那小孩儿,小bz。”

加代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洪秀琴在作揖。加代说:“大明呀,这事不管怎么说,冲你代哥的面子 ,你走,明天或者后天我安排你吃顿饭,是在八福酒楼还是其他地方,你定,行吗?先回去吧。”

大明说:“一码归一码,这个事儿吧......”

加代抬手啪地就是一嘴巴,大明捂着嘴巴看着加代。加代问:“ 能不能走?”

“能,能能,我走。”董明说道。

高奔头和大象在远处看着。高奔头说:“ 你看,我说的吧,脑袋里边装的是粑粑呀。”

大象说:“那我们过来帮他干什么呀?我俩露个脸都他妈多余。”

高奔头说:“我他妈哪知道加代能能来呢?这时候你他妈能了。来之前你他妈怎么说的?操,你这时候怨上我了。”

高奔头看着大明,说:“活该,真他妈活该。”

董明宛然换了一个人说:“代哥,我喝了点酒,懵逼了,我不对。代哥,我明天晚上安排你吃饭。”

加代说:“大明,你要这么说话的话,那我们还是哥们儿”

“没说的,代哥,明天晚上我安排。”大明转头和马三打了一声招呼,“三哥,我走了啊。”

马三来了一句,滚!

董明带着兄弟们走了,那帮兄弟临走的时候,都跟加代打招呼,“代哥,走了啊。”“代哥,走了......

加代从下车,到打了董明一个嘴巴,一直到所有人撤离,只用了五分促时间,让饭店里面的项浩看在了眼里。项浩觉得这个大哥了不得,而且年轻。

项浩问黑子:“哎,大哥,我问一下,你这个人怎么称呼啊?”

黑子说:“四九城加代嘛,东城的!”

“哦,我看岁数不大呀。”

黑子说:“比你大,比你大七八岁呢。”

项浩说:“哦,哦,看上去挺年轻。哎,哥,你能不能把他喊进来,我感谢一下,我请他吃个饭,买点东西。”

黑子说:“老弟,用不着。他什么也不缺,跟我们关系好。”

加代在门口待了几分钟,说:“洪姐,我回去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代弟,姐就不说感谢了。你需要姐什么的,你就说一声。这玩意儿没有你来,姐真没有办法。”

“没事,没事,我走了”加代一摆手说,“马三,把车开过来。”

马三在取车的时候,黑子从饭店出来了,“代弟!”

“姐夫!”加代叫了一声。

项浩从饭店里面也跑出来了,一摆手,“代哥,你好。”加代一看,身高一米七二左右,胖乎乎的,梳着背头,让人看着挺讨喜的样子,说:“哎,你好!”

“我家是山西太原的,我经常来四九城吃饭。代哥,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

项浩说:“进屋再喝点呗。哥,刚才这事儿老弟太谢谢你了。你看你想吃什么,随便点,茅台酒,来个十瓶八瓶的,咱俩喝点。”

加代说:“我还有事儿。老弟,以后有机会吧。”

马三的凌志470开过来了,加代一上车,门一关,一摆手,“洪姐,我走了。”

马三一给油,凌志470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