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肿瘤科医生,事情发生在我读研的时候。

某一年平安夜我值班,当时我们医院有一种说法叫平安夜不平安。

那天下午,病房里刚送走一名终末期的病人,接班的时候我松了口气,想着夜班可以轻松一些了。

当天夜里确实很轻松,我一觉睡到凌晨3点半,连个需要打吗啡的病人都没有,3点半的时候我突然被值班手机吵醒,接起电话我就听见护士MM小佳哭哭啼啼的声音:"郭子,你快下来呀,出事了!"

我第一反应是病房里有病人出现了急症,抄起白大褂我就往楼下病房里冲,冲到楼下护士站的时候我看到小佳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怎么了?"我急忙问到,小佳带着哭腔回道:"从凌晨两点开始,下午死了病人的那个房间里的呼叫铃就一直响,关了就响,关了就响,可是那个房间里都没有人住,现在呼叫铃又响了,都第三次了。"

我这才注意到走廊上确实回荡着呼叫铃的声音,我连忙安慰小佳"不怕啊,你直接在控制台把呼叫铃按停,不要去管它,我在这里陪你到天亮"

"不行的,响的是厕所的呼叫铃。"小佳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在医院工作的应该知道,为了防止病人在厕所滑倒后没人发现,厕所的呼叫铃一定要去厕所才能关掉,在中控台是关不掉的。

深更半夜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上一遍遍回荡着呼叫铃,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连我这个平日里举铁的女汉子都感到头皮发麻,而且这个病房的位置很偏,类似于宾馆的尾房。

大概是这样的(灵魂画手,大家将就着看看,傲娇脸),那间响铃的病房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

看到小佳梨花带雨的脸,我瞬间男友力爆棚,拉着小佳去了那间病房,病房里所有的灯都亮着,我检查了一下厕所的呼叫铃,并无异常,我把呼叫铃按掉,并示意小佳在病房里等了五分钟,呼叫铃并未再次响起,我松了口气,拉着小佳回护士站

谁知还没等我们回到护士站,病房的呼叫铃又响了,“16号病房厕所呼叫!”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一遍又一遍地响着,伴着致爱丽丝的钢琴曲,我脑袋嗡地一下就炸了,我让小佳打电话叫保安,自己怒气冲冲地冲回了病房,猛地按掉了呼叫铃,嘴里还嘟囔着“吵什么吵,别的病人还要不要睡觉了?”

等我回到护士站,心里才一阵后怕,不过想来也奇怪,病房里好多病人长期睡眠不好,有的时候夜班我大半夜抢救其他病人,总有一些病人和家属出来围观,但是那天夜里,病房走廊那么吵,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整个走廊空荡荡。

过了两分钟,有两名拿着对讲机的保安大叔过来了,我跟他们讲了大概的情况,他们说我们肯定是自己吓自己,让我们天亮了找后勤报修,但是两位大叔还是很好心的在护士站陪了我们十来分钟,这期间呼叫铃一直没有响。

等保安大叔走后,我看看没什么事,准备回值班房再睡会,毕竟像我们这种作为免费劳动力的研究生,第二天是没有下夜班的资格的。

谁知我刚走到楼道,身后那催命的铃声又响起来了,我立马回到护士站,小佳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

病房我们肯定是不敢去了,也不想再麻烦保安大叔,毕竟大冬天的,来来回回也不容易,可是呼叫铃是一定要关的,不然影响别的病人睡觉。

我急中生智,猛地把控制台的电源给切了,呼叫铃也停了,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万一有别的病人有紧急情况按铃,过了十几秒时间我又打开了控制台,万幸的是呼叫铃已经停了。

后来呼叫铃陆陆续续又响了几次,都被我用类似的方法关掉了,再后来到快6点的时候,勤劳的保洁阿姨上班了,有一些早上要抽空腹血的病人也陆陆续续过来抽血,人多了以后,感觉那呼叫铃也没那么恐怖,我急忙抓紧时间又补了会觉。

后来我听病房的老护士说,病房里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刚死过人的病房呼叫铃一直响,谁也没有办法解释到底是什么原因。

@雾与晨

我初三的时候吧,有次下午第二节英语课,还有几分钟下课,我爸疯狂给我打电话,我一下课就回了他,结果是我妈车祸了,右脚粉碎性骨折。

当时是我妈在菜市场买菜,然后一辆大货车倒车,把一块大水泥板撞倒了,压在我妈脚上了。

医院就在我学校对面,我马上请假跑过去了,我妈疼得不行,我也一直哭。

跟她一起去买菜的阿姨说,我妈当时就疼昏过去了,到医院了才慢慢醒过来。

我想一直陪着我妈,但是她不肯,说我上初三了,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家睡觉。

于是我爸陪她了,我晚上就一个人回家睡觉了。

但是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就睡在沙发上了。

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就被鬼压床了,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然后耳边是特别特别嘈杂的声音,有人喊出事了,有人喊快打120,然后我就听到了我那个阿姨的声音,一直在边哭边喊:zx(我妈名字),别睡啊,快醒快醒。

就这样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我就是动不了,意识也很清醒,就是耳旁有声音,也没画面。

我就使劲翻身,翻了好一会儿,一下就翻到地上去了,就能动了。

第二天我去看我妈的时候给我妈讲了,我妈说她在昏过去的时候耳边就是这些声音,我那个阿姨也一直在喊她。

关键是,头天我去看我妈的时候,他们根本没跟我说这回事,没说我阿姨在喊我妈也没说喊了些啥,所以我还是觉得挺灵异的。

@匿名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和科学教徒,但凡有人跟我讲灵异和聊斋,我都会嗤之以鼻,有些情况下可能会碍于面子敷衍几句,但内心里肯定有一个声音再说,“别他妈说了,傻逼!“

直到我自己遇见了。

我从小就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然后由爷爷奶奶一手抚养我长大,特别是我奶奶,我对她感情极深。

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都还记得小时候那个大雨天,我肚子疼的厉害(急性肠炎),她徒步背我去医院,几公里山路,我趴在背上,听着她咚咚的心跳声。

这个声音我偶尔做梦还能听到。

也许是由于太操劳了,爷爷在我读初二的时候中风瘫在床上,几乎无法下床,严重起来连饭都需要人喂。

从此,我奶奶除了照顾我之外,还要照顾我爷爷。

日子过得很艰难。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奶奶身体每况愈下,先是眼睛看不清(白内障),后来摔了一跤,磕到了膝盖,腿脚也不太好。

几个儿子没人愿意在家照顾他们的爹,也就是我爷爷,都想出去挣钱。

大二那年过完年,我刚刚回到学校,隐约中我从电话中得知,奶奶为了爷爷的事儿,和我爸还有大伯吵起来了,她的意思是她已经无力照顾爷爷了,希望有一个儿子能在家,但是没有人愿意,虽然育有两儿两女,只能徒呼奈何。

我以为是小事情,吵一吵就会有解决方案,也没太在意。

回学校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和我奶奶一起帮太爷爷修坟(我老家有这个传统),修的时候我一锄头下去,挖到了棺材,提起锄头,“轰“的一声,坟直接塌了,露出整个黑黑的棺材,我奶奶还对着我笑,当时我就吓醒了。

第二天就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我梦到什么什么了,我妈说,梦都是相反的,别在意。

第三天家里打来电话,说我奶奶去世了,电话是我爸打过来的,我只听见了一句,“你奶奶没了!“

整个脑子轰的一声,后面我爸说的啥完全听不见了,整个人瞬间崩溃,嚎啕大哭,那时正是中午在食堂吃午饭,差点把我同学吓到。

其实,在我打电话回家告诉我梦到什么了的时候,我奶奶已经服毒了,正在医院抢救,我妈为了不让我伤心,瞒着我,想着救活了再告诉我,没想到百草枯的威力太大,几口下去就阴阳两隔了。

当天下午就买了最快的火车票,我记得在北京转车的时候,雪下的特别大,一片一片的,特别像小时候奶奶给我买的棉花糖。

我时常会想起这个梦,因为我睡眠极好,很少(几乎不)做梦,是灵异吗?是我奶奶跟我暗示什么吗?

我当晚就打电话回家会不会好很多,我奶奶压根不会走这条路?!

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至于奶奶为什么服毒?我们家现在都是讳莫如深,不管我在奶奶的灵前如何嚎啕大哭,撒泼打滚,都没人告诉我!

从此以后,我对父辈一直没有过好脸色。

@匿名

我也来讲讲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吧。

经历人:我妈妈和我,可信度98%

具体细节我记不太清了,只是前段时间听我妈妈讲过后便有些印象了。

我10岁以前在农村,住的老家是一个旧庙,旧庙以前是乱坟岗,那时候我大概只有6岁,我的邻居也有个女孩,和我同龄是家里独女,当时实行计划生育过后一段时间政策有允许生二胎,他们家里就想再要一个,于是又怀了个孩子,快在孩子临盆的前个月,邻居家的老公挖石头要修猪圈,结果挖到一个深基(据说是很久远的古墓,在地下挖坑深埋,底上不像现在这样堆土,懂这方面的人是绝对不会动那个东西的)然后用它的石条修了猪圈,结果猪圈一修好,没到半个月他家养的猪全死光了。

当时他们以为可能是得了猪瘟,洒了药消了毒,又买小猪来养还是死光,而且猪死的时候全身僵硬并且发绿,当时他们觉得不对劲,晚上就找了个观花婆(神婆)来看,那观花婆看了后吓了一大跳,说他们犯了死煞,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弄不好要出人命,她退不了,只有改个方向转出去。

那晚上我妈妈知道他们家里在请人看这东西,因为只有一墙之隔,而且对这些事情总是有些顾忌和害怕,所以和我一起早早睡了(那时候我爸爸在外面做生意没在家),睡到半夜我妈妈就听见屋顶“轰”的一声,就像塌下来了一样。

她当时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怎么都动不了,叫也叫不出来,当时她就觉得不对劲,最后用力猛踢了下腿才起了身,吓得妈妈出了一身冷汗。

然后顺手摸了摸我,发现我全身发烫,使劲的喘粗气,妈妈摇我也没反应,整个人都是瓤的了,把我妈妈吓坏了,一个晚上都没睡着。

一早到医院去看病,点滴也打了药也吃了,我一直不见好。

妈妈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始终觉得有些蹊跷,于是托人也找了个观花婆来看,没想到观花婆说我是犯了死煞,犯煞的方向正是我邻居方向,做了场法事说已经退了,说也奇怪,做完法事的第二天我就好得跟没事一样。

没想到在这事之后没到两天,邻居家的第二胎小孩就要生了,请了个接生婆在家里生,恐怖的是那小孩生下来已经死了,而且全身发绿,并且僵硬冰冷。

当时接生婆和他家里人都吓坏了,他们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也没敢声张,连夜找到我们村里出了名的周大胆(周大胆出名一是胆大二是据他自己说他能看见那些东西)花了点钱叫他把死孩子扔了,周大胆也没多问,收了钱就把死小孩抱到河边随手一扔,没想到一扔出去手就僵在半空收不回来,平时从来不觉得害怕的人,那夜拼了命了僵着双手跑到我邻居家大骂。

这些事也是后来我妈妈和邻居摆谈的时候问到了,邻居觉得有愧才老老实实说的。至于真假真的是无从考证,但我相信我妈妈不会瞎编故事来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