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局长54岁,是县里年龄最大的局长。按理说,这把年纪应该让位给别人,可他偏偏把着不放。县领导看中他在工作中,敢管敢干,想让他多当两年的局长。

牛局长对上级善于吹捧奉承,对下属却霸道得很。局里的职工,有不少受过牛局长的窝囊气,虽然对他非常不满,碍于他的权势,只能忍气吞声。

局里新召聘到一位编外人员,叫陈军,安排在局里的办公室上班。陈军大学刚毕业,暂时没找到工作,想一边上班,一边备考公务员。

局里酒风盛行,牛局长最好这口,酒品却很差。局里来位新同志陈军,借机叫办公室准备一桌酒席,以“关心”陈军的名义,喝上一顿。

听说晚饭有酒局,牛局长将亲自参加,陈军犯愁了:从小不会喝酒,闻到酒味就想吐,怎么办?

下午六点半,新鑫酒庄包房里。牛局长位居正席,分管办公室的杨副局长陪在左边,办公室张主任陪在右边,陈军和办公室的其他两位同事,共六个人依次坐好。

“倒酒。”牛局长第一声令下。张主任熟练得很,一分钟把大家面前的酒杯满上。陈军刚想说自己不会喝酒,被张主任用眼神制止住。

“起立举杯。”牛局长第二声令下。大家立马站起来,端好酒杯,望着局长。

“欢迎新来的小陈,干杯。”牛局长第三声令下。大嘴一张,头一昂,一杯酒倒进肚里。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干了这杯酒,依次坐下。唯独陈军还端着满满的酒杯,直挺挺地站着。

“什么情况?”局长一瞪眼,大家齐刷刷地盯着陈军,为他捏把汗。

“对不起!局长,我不会喝酒。”陈年战战兢兢,冒出一句话。

“年轻人,不会喝,学嘛,酒都不会喝,还干什么工作。”局长咄咄逼人。旁边的人随声附和:“干了!干了!局长亲自敬的第一杯酒。”

陈年没有退路,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把酒倒进嘴里。不料,陈军被呛了一下,直接把酒喷到酒桌上,不停咳嗽。

牛局长大怒:“干什么?臭小子。”杨副局长赶紧打圆场,叫服务员换菜。几个人开始轮番给牛局长敬酒,吹捧声一片。牛局转怒为喜,众人把陈军晾在一边,陈军如坐针毡。

酒过三巡,食过五味,牛局长喝高了些,牛脾气又来了。他把桌上的一碗蘸水递给陈军,说:“你可以不喝酒,但必须喝了这碗蘸水。”

这次,陈军想都没想,把一碗又辣又咸的蘸水,分二十几口喝下肚,表情痛苦。牛局长等人酒气冲天,竟然鼓起掌来。

晚上,陈军回到住处,蘸水作怪,胃痛得一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早上,陈军打了个电话给张主任,直接辞职。仅上了两天班。

一年后,陈军考进交警大队,成了一名交警。

两年后,牛局长因年龄过大,被免去局长职务。局里的许多职工欢呼相庆,有的甚至放起鞭炮。可见牛局长得罪的人不少。

牛局长自知没趣,申请提前退休,工作生涯就此结束。

一天晚上,老牛与几位亲戚喝酒结束,骑着电动车回家,远远地被两名交警示意拦下。

一名交警走过来敬礼:“同志!请你配合交警吹气检查。”

“完了!”老牛心里恐慌起来,仔细瞧了瞧这位年轻的交警。认出来了:是以前局里的陈军,老牛面露喜色。

“小陈啊!我是牛局长呀!”老牛一脸哀求。

陈军怔了一下,没回答,把另一名交警叫过来:“怀疑这位同志酒驾,你来处理一下。”

另一位交警走过来,让老牛吹气。老牛悲催地望着陈军,对着酒精测试仪吹气。数据显示:酒精含量85毫克。

陈军表情古怪,对老牛说:“老局长,你现在是醉驾。如果你别喝酒,喝一碗蘸水,就什么事也没有。”

“完了,臭小子还记着我逼他喝蘸水的事。”老牛一脸沮丧。

一个星期后,老牛因醉驾被单位开除,退休工资“泡汤”。

老年终于明明白了一个道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对别人好,就是对自己好。

(全文完,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