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女孩感染HPV病毒,这在临床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不久前,某医院妇科专家接诊了一位女学生小丽(化名),当医生听到小丽母亲表达的病状后都被吓了一跳。

小丽今年15岁,本来这个花季少女该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却因不喜欢数学,早早地在上初一时辍学回家。

当时的小丽仅12岁,根本没有公司可以收她,而小丽父母因为要上班,没时间,只能任凭女儿在家上网打游戏。

在此期间,身材曼妙、颜值极高的小丽有了不少追求者,

因缺乏父母监督,便逐渐开始早恋,并发生了关系。

却不知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一段时间后,小丽愈发感到小腹难受,母亲察觉不对劲,于是带着15岁的女儿去医院检查。

半年时间内,小丽陆续被查出18型高危、58阳性、53阳性、6阳性、42阳性,多种HPV病毒的入侵,让小丽很快被确诊一级病变

母亲因担心女儿的身体长出不少白发,眼睛也哭肿过好多次,只能带着女儿找有名的专家治病。

早在2020年底,央视新闻就爆出,如今的HPV病毒已经呈现出年轻化趋势,接种HPV疫苗迫在眉睫。

所以很多明星也终于加入了相关公益活动,以及宣传当中。

例如有网友爆料,自己在学校组织给同学们免费接种了HPV疫苗,

而这个HPV疫苗是2021年由女星鞠婧祎和某品牌联合向社会捐赠的,一时间冲上了热搜。

有网友说,这是鞠婧祎一贯的营销炒作,都2022年了还要翻出2021年的事儿做文章。

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真金白银进行公益活动,无论怎么样,都比偷税漏税的那些明星要好得多。

尤其是在HPV病毒引发多种疾病的今天,鞠婧祎的捐款很有可能就挽救了一些女孩的身体健康甚至是生命。

除鞠婧祎外,男歌手黄子韬也曾在直播带货时,把九价疫苗的价格从九千多谈到了六千多

即使如此,他依然觉得这个疫苗还是贵了点,想要继续把价格给打下去。

内地女明星戚薇,宋佳,孔雪儿,王子文,秦海璐,蔡卓妍梁咏琪也曾作为防控大使参与过HPV疫苗宣传。

男明星郑伊健也多次参与HPV疫苗宣传片的拍摄。

接种疫苗固然重要,但预防、杜绝感染才是我们真正需要注意的,因为HPV病毒不只是通过性行为传播

有时候感染HPV就在平常的一件小事中,不经意间的动作上。

郭敬明前几年有一部小说《悲伤逆流成河》被改编拍成了电影,女主因HPV病毒引发的尖锐湿疣就是被校园暴力的导火索。

而她的病因,更是为观众上了一课。

这天,女主易遥上厕所发觉下体不舒服,

当她喊妈妈寻求帮助时,母亲却因女儿差点耽误顾客预约按摩而发脾气

易遥思索过后,只能咬着牙坚持说没事儿,

因为母亲的状态不对,二来家里困难到连新校服都舍不得买,哪来钱给她检查。

她只能利用在学校上计算机课时,上网搜一搜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搜,易遥整个人都懵了。

她一个人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检查她的下体后告诉她:

你得了一种叫做尖锐湿疣的性病,还蛮严重的,而这种病一般是通过性传播。

易遥是个高中生已经什么都懂了,当医生说这病一般通过性传播时,易遥仿佛受到了侮辱,连忙自证清白表示没有过性行为。

医生继续说;间接传播也是有可能的

易遥很不理解,崩溃着跑出了诊室。

是个女孩都会疑惑,没有去过公共澡堂没有使用过公共毛巾,这种病的到来简直就是意外之灾!

尖锐湿疣的治疗价格不菲,单激光一次五百,一个疗程五次一共是2500块,更不用说治疗过程中涂抹的药物了。

这对易遥来说是一块大石头。

她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自己的母亲在家里给别人按摩挣钱,收入微薄,根本承担不起。

自己穿的校服和别人穿的不一样的原因,就是家庭收入并不能承担起这个价格,更不用说支付这份医药费用了。

回到家里,易遥尝试跟母亲提起这件事,因为羞于启齿,难以言说,被母亲认为是想骗医药费。

没有钱,所以易遥没有去正规的医院,只能在附近的妇科小诊所买药

令她没有想到的事是,自己离开妇科诊所的这一幕恰好被同学唐小米拍到了。

唐小米喜欢易遥的青梅竹马,一度怀疑两个人是男女朋友,但是询问无果,就选择跟踪易遥,探明事情真相。

没有想到发现了这一幕,嫉妒心作祟,便在学校将流言迅速传播了出去

这也成为易遥被校园暴力的开端,流言蜚语像火势一样迅速蔓延,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这件事。

背后的同学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称呼她为“病原体”

后来火越烧越旺,女同学们往易遥的身上泼红墨水,将吃剩下的饭菜倒进易遥的碟子中。

只有男同学顾森西支持易遥反驳回去。

事态愈演愈烈,很快,易遥的母亲就知道了这件事。

前面说到,易遥的母亲是做按摩工作的,又是在家中私人经营的小作坊。

卫生条件很差,每天来到家里的顾客也是形形色色。

为此,母亲曾和女儿约定好,有哪些时间段是不能回家的。

女儿染上HPV病毒,易遥妈妈也很纳闷。

在女儿的言语中,她想起看到过顾客经常使用易遥的毛巾。

而易遥,正是因为再次使用患有尖锐湿疣的客人使用过的毛巾,感染上了尖锐湿疣。

母亲觉得很愤怒,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害了自己的女儿。

而女孩为了省钱,选择去私人妇科诊所,而不是正规的医院进行诊治,不利于病情的恢复,当即选择带易遥去看病,

可是命运之手怎么会放过握在手心中的人?

在一次放学的路途中,易遥遇到唐小米挨打。

这不是易遥第一次遇到了,早在开学之初,她就在街上看到唐小米被别人欺负。

没想到这个唐小米却在背后编排易遥,成为欺辱易遥的人群中的领头人。

因此,易遥对唐小米的警告无动于衷。

得到这样的回应,唐小米心中十分不愉快。

随即通过电话联系了小混混,准备给易遥一个教训,没想到却阴差阳错害死了明媚善良的顾森湘。

面对同学的指择,易遥决定跳海证明自己的清白!

即使顾森西下水去救,也于事无补。

根据影片中易遥直挺挺的样子来看,这就是她最后的结局。

但导演还是留给了我们开放式结局。

故事的最后,校园暴力被学校重视了起来;

罪魁祸首唐小米齐铭搬了家;

顾森西转了学;

易遥妈妈卖掉了按摩椅,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不知所踪。

《悲伤逆流成河》是郭敬明原著改编的又一力作。

引发了很多观众的共鸣,观众从中窥见童年少年时期的种种不堪过往,泪如雨下。

然而,在原著中故事情节并不如电影中那样单纯。

原著中,女主易遥并非感染HPV,而是和小混混谈恋爱,意外怀孕,前去小诊所堕胎,被唐小米发现。

电影对于原著粉改编让观众聚焦校园暴力所带来的危害,控诉施暴者对于受害者的摧残。

同时也让大家重视HPV病毒所带来的疾病。

近些年人们对于HPV引发的疾病越来越关注,影视剧中关于HPV病毒的议论也变得多了起来。

2017年有一部泰剧《爱之陷阱》,剧中的男主因不满母亲和妻子持续争吵,喜欢上了制作公司温柔可人的制作人,

并与制作人在一个意乱情迷的晚上有了亲密关系

很快,男主发现制作人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懂事温柔,相反,她的控制欲极强,有时还会歇斯底里。

男主这才意识到妻子的好。

就在男主决定回归家庭之时,妻子检查自己感染了HPV病毒,洁身自好的妻子感染这种病毒,唯一的原因就是丈夫出轨。

男主只好向妻子坦白一切,这让妻子十分崩溃。

此时此刻,他已经无法从名为爱的泥淖中脱身。

2020年,与《恶之花》同步上映的《青春记录》一度翻红,

剧中,男主的女友提出了双方发生关系的条件,就是他要去接种HPV疫苗。

紧接着剧中就出现了三位男主演一起去医院打HPV疫苗的名场面。

这些剧都来自中国周边国家,实际上,在美国,日本都有介绍HPV等一系列病毒的教育电视剧。

《悲伤逆流成河》虽然存在剧情笼统,节奏不统一,演员演技需要磨练,过度煽情等问题。

但是却是现阶段国内少有的关注HPV病毒的影视剧,对于HPV科普以及拒绝校园暴力的宣传,具有一定的现实性意义。

HPV病毒,全名叫做人类乳头瘤病毒,它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就是因为其传染快,传播途径多,危害大。

男女之间的亲密交往,公共卫生间的马桶,公共游泳池,都会引发HPV的感染。

而公众人物中,感染hpv病毒去世的明星并不在少数

2003年12月30日,曾经红极一时的巨星梅艳芳在香港养和医院离开人世。

据媒体报道,梅艳芳就是因为宫颈癌去世的。

梅艳芳4岁登台,短短36年之间,从一个无人问津的歌女成长为一代歌后,中间所付出的努力是不言而喻的,她的去世也是令人惋惜的。

最让人感到难过的,是即使是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明珠,也会身患宫颈癌。

前半生家喻户晓,死前却因为病痛饱受折磨和痛苦

同样因为HPV病毒并发症去世的还有李媛媛。

大家对于这个人可能不太熟悉,但是一定知道在1990年,陈道明主演过一部《围城》,

李媛媛在《围城》中饰演的就是工于心计,文采斐然的大家闺秀苏文纨。

因为这部剧,李媛媛被授予“国家一级演员”的称号。

然而,就是在这样事业发展的巅峰时刻,却因为身患宫颈癌香消玉殒,离开了人世。徒留叹然在人间!

今年6月24日,中国男子篮球运动员王云章被知名美妆博主LEIAaac爆料私生活丑闻。

通过众多的聊天记录和录音,实锤王云章在恋爱期间出轨嫖娼的事情,而他不健康的性行为就导致女友感染了HPV病毒。

因此,有经济能力的女性,一定要在适当年纪接种HPV疫苗,避免引发宫颈癌等疾病。

除了接种HPV疫苗,我们还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定要避免不洁性生活,保证自己没有多个性伴侣,也要保证伴侣的卫生。

不要体验高危性生活,尽量做好安全措施,降低因为性行为导致的HPV感染。

其次,要注意增强自身免疫力,不要熬夜,多做锻炼,吃一些瓜果蔬菜,提高自身抗病能力。

因为生活中一些不好的习惯,我们可能或多或少感染HPV病毒。

自身免疫力增强后,我们的身体会有一定的自净功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中的病毒也会被消灭。

同时,免疫力的增强,会降低感染HPV的几率。

最后,注意个人卫生,警惕间接性感染。

总而言之,只要做好预防,HPV病毒并不可怕,可怕是人心成见,会不会成为正确认识HPV病毒的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