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小琴被父亲卢良全用针扎百十下,甚至患上化脓性关节炎。听闻这一消息的母亲吴雪匆忙赶了回来,质问孩子父亲“为什么”。没想到他不紧不慢的说“你知道什么是爱吗?”。然后拿出一组录音,让大家听。

吴雪卢良全在一年前因感情不和离 婚了,5岁的女儿判给了前夫,随后吴雪远赴深圳打工。

那天卢良全抱着被针扎疼得大哭,发着高烧的女儿来诊所就医。因女儿哭的撕心裂肺,卢良全还恐吓女儿“你哭,你再哭,我又用针扎你!”

女孩伤情严重,双腿已经无法走路,又听到如此对话,附近居民立马打了报 警电话。

警 察赶到后,将孩子送往了外公外婆家。

外婆看到外孙女立马给远在深圳的吴雪打电话,吴雪急忙赶回来又带女儿前往医院救治。

目前小琴的精神已经恢复正常,孩子说“爸爸会用针扎耳朵,腿。膝盖很疼,昨天还抽了很多脓水,都不能走路,今天好多了。”

看到女儿身上布满了新旧的针眼儿,吴雪心疼不已。

她决定去找前夫卢良全问个清楚,为什么这么对待孩子。

见到卢良全,吴雪迫不及待地问女儿为什么伤及如此。然而卢良全却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不紧不慢的介绍桌子上女儿的课本。他说,女儿现在已经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现在能熟练的背诵三字经,弟 子规,大学,中庸,论语这些国学经典,并拿出女儿背书的录音给大家听。

吴雪不耐烦的打断他“我不想知道她学了什么,我想知道女儿为什么受伤,为什么险些成了残疾?”

对于吴雪的质问,卢良全不答反问“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他表示他很爱女儿,对女儿非常重视,尤其是教育。女儿每天五点钟起床开始读书,从诗词歌赋到西方文学样样不落。

今年才6岁的小琴,把家里的书都翻烂了。

卢良全介绍着女儿的成绩,洋洋自得,而吴雪已经泣不成声,她反问“你知道女儿为什么经常坐公交车坐过站吗?知道她为什么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吗?”

吴雪怎么也不会想到,离 婚不到一年,女儿就被亲生父亲折磨成了这样。

卢良全解释,他那天确实是有点过了,平常都是用戒条的。

他拿出了教育孩子用的戒条和针,并说这是他和女儿约定好的,一次不听话就扎十针,再次不听话就扎二十针,这就是他的教育方式。

那天女儿偷偷跑出去玩,回来后还撒谎,说自己差点被坏人拐走了。他说女儿肯定是撒谎了,明明好好的坐在家里,如果真遇到坏人肯定已经被抓走了。

于是他拿出了针,扎了女儿,结果女儿还不承认。卢良全说“女儿很顽固的”所以又扎了二十下。

听到这些,吴雪愤怒起来。面对吴雪的愤怒,卢良全淡定的拉出一把椅子,坐下来,让吴雪反省一下她自己的问题。

卢良全开始指责吴雪,说她根本不关心孩子,一年来也没看过女儿,让女儿没有感受到母爱。

吴雪说她来看女儿都被卢良全拒之门外,说完她径直走进女儿的房间,拿出女儿的衣服,问他“这是谁买的”一件件的衣服,卢良全却说“不知道。”

看着女儿凌乱的屋子,吴雪十分不满,并发现了一瓶快用完的红花油,可见,这是小琴经常用到的。

卢良全却说,那是女儿自己不整理,跟他没关系,并说,女儿现在都是自己洗衣服,洗碗,他只抓学习。

后来卢良全承认,其实他还爱着吴雪,希望能复合。

谈到和吴雪的感情,卢良全流下了眼泪。他爱吴雪,同时又恨吴雪离开自己。他爱孩子,但同时又把对吴雪的爱和恨发泄在了孩子身上。

爱恨交织,错综复杂的情感,致使他做出了异于常人的虐 待行为。

为了配合医生治 疗,吴雪将那根扎女儿的针交到医生手上。

而看到这根针,小琴害怕不已。很明显,她的心里已经留下了恐怖的阴影。

她哭着请求道“我要和妈妈住一起,不要和爸爸在一起了。和爸爸在一起,我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这话的吴雪泣不成声,她说当初离 婚的时候,女儿也是哭着要跟自己。她只好安慰女儿“只要你听话,就不会挨打挨骂,等你长大了,妈妈就来接你”。

吴雪说,女儿经常打电话说“妈妈,我长大了,我现在都是自己坐公交车上下学,自己洗头发洗衣服洗裤子”。听着这些吴雪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来,孩子的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情。因为等着妈妈来接她,她承受着针扎的痛,不告诉任何人,自己坚持着。

吴雪为当初放弃女儿抚养权的决定后悔不已。为了给孩子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吴雪要争回女儿的抚养权

而卢良全却不肯放弃,他说“放弃女儿抚养权,对她是大大不利的”。

吴雪打算走法律程序,来取得孩子的抚养权。

民 警说已经对卢良全家暴孩子的行为立案调查,孩子暂时交由吴雪抚养。

儿童家暴和体罚已经触犯了我国的法律,过度疲劳和激进的方式都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孩子小小的身体,承受着上百针的刺痛。因为一个信念“妈妈很快就能来接我了”,她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艰辛,我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心酸。外人看着都心疼不已,作为血脉至亲的父亲,怎么下得去手。

父母离异,受到伤害的总是无辜的孩子。对于婚姻,对于孩子,请爱,若不爱,请放手,别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