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日清晨,来自安徽的一名男教师和家人吃完早饭后,拿着一把伞和手机默默地离开了家,离开之前他告诉妻子最近压力很大,想要出去散散心。

妻子正在忙着照顾两个孩子,只是应了一声,并让他早点回家。

这名男教师一路漫无目的地行走,他走过喧闹的菜市场,来到繁华的街道,穿过幽静的小道,最终乘坐出租车来到了铜陵长江大桥桥上。

他站在桥上,回来的走动,时不时的眺望远处的江面,不一会儿他翻过护栏,站在桥的边缘,一跃而下,绝望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就是周安员,是陈瑶湖镇中心学校的一名老师,他曾是同事和学生口中的好老师,却因为和学生发生冲突,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和生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周安员的梦想

1977年,周安员出生在安徽省的一个穷苦人家中,周安员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他上边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在家人的呵护下,周安员无忧无虑地长大了。

在那个贫苦的年代,每一个孩子都十分珍惜上学的机会,周安员也不例外。从小学开始,周安员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有三个梦想——当老师,当作家,开一家新华书店。

这三个梦想,都离不开书,可见周安员是十分喜欢读书,自古读书人拥有赤子之心,周安员也是如此,他一生从未干过一件坏事。

高中毕业后,周安员凭借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铜陵学院的财会专业。当时能够读完高中的人很少,考上大学的人更是稀少。

周安员考上大学这个好消息,一时间传遍铜陵的大街小巷,全家人都为周安员开心,但是周安员却喜忧半参,因为这个专业并不是他想学的。

就这样周安员来到了大学,虽然学的是财会专业,但周安员从来没有放弃他的梦想,他积极关注当地的教师招聘信息,也时不时的写作来填充自己的业余时间。

大学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毕业之后,周安员参加了当地的教师招聘考试,并且考到了全县第28名的好成绩。

其实对于这个成绩,周安员并不满意,因为他原本可以考更好的名次,奈何自己的普通话太差,只考了全县28名的成绩。

经历这次考试后,周安员拿出自己的积蓄,花血本买了一台步步高,目的就是把自己的普通话练标准。

尽职尽责的好老师

成为一名老师后,周安员先后在铜陵市多所小学任教,他主教语文科目,在此期间,他还多次担任班主任职位,曾多次获得优秀班主任和优秀教师的称号。

周安员在任职期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他时常为了给学生批改作业而加班到深夜,有时候为了学生的成绩,他经常夜夜失眠睡不好觉。

在同事眼中,周安员就是他们心中的榜样,并表示周安员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是所有老师中做得最好的。

从周安员的电脑中可以看到,他除了一些教学文件外,一大部分都是学生的基本资料和家庭情况,可以说他对每一个学生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他的同事说道:“周老师每天都会把教的内容进行总结归纳,并且结合学生的学习情况,制定相应的对策,确保每一个学生都吃透知识点。”

为了这份责任,周安员放弃了写诗的习惯,有时和同事聊天时,周安员总是幽默地说,我这一生只实现了一个半梦想,想来真是遗憾啊!

周安员如此尽职尽责,和他的性格息息相关,周安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把名声看得很重,甚至都凌驾于生命之上。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名尽职尽责的人民教师,却因为和学生之间发生冲突,让他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课堂上的小插曲

2013年,接到上级的安排,周安员被任命到陈瑶湖镇中心小学担任数学老师,周安员自从教书以来都是担任的语文老师,这次调岗对于周安员来说,压力不小。

可即便如此,周安员也没有说过任何抱怨的话,他深知只要是当一名人民教师,不管教什么学科,都要认真负责。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周安员更加兢兢业业,他知道要想学好数学,最快的办法就是多做题,所以他每次下课后,都会给学生们留一些练习题。

而每次上课之前,他总是先要检查学生们练习题的完成情况,然后再讲新的内容。

2019年6月11日,周安员像往常一样来到课堂上给学生们讲课,他先是照例检查学生们的作业完成情况,却发现有几个学生没有及时完成作业。

周安员当时心里非常失望,他严厉地说道:“为什么没有按时完成作业?”

那几个学生看着生气的老师,竟然没有任何悔改之心,反而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

周安员看到学生们的态度,内心非常生气,他随手拿起讲PPT时所用的教棒,轻轻的打在了几名学生的小腿上。

尽管周安员用的力气很小,但小孩子皮肤娇嫩,其中一两个学生的小腿上浮现微微的红痕。

周安员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教育学生,以往遇到学生们不写作业的情况,周安员总是稍微惩罚一下学生,不是拿着尺子轻轻打一下手臂就是打一下小腿。

学生们也明白周老师的良苦用心,其中有学生说道:“周老师其实没用什么力气,只是轻微地拍一下,一点都不疼,我知道周老师是为我好才这样的。”

还有学生表示,周老师只打过我一次,大多数都是让我罚站一会,周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尽管学生们不介意周老师的小惩罚,但某些家长就很在意。

放学之后,有一个叫做谢天瑞(化名)的孩子回到家,被他的奶奶发现腿上有淡淡的红印。

老人得知自己的孙子在学校受到了惩罚,一时间非常地愤怒,当即决定带上自己的儿媳,去学校讨个说法。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周安员来到食堂吃早饭,他正在喝着粥,却被一位气势凶狠的老人打断了。

周安员从老人的话语中,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原本想解释一番,但对方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同事们看到周安员有难,赶紧劝老人去办公室好好坐下来协商,这一路上,老人喋喋不休,恶狠狠地骂着周安员,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扇了周安员两巴掌。

周安员教书这么多年,从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双腿不听使唤,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原地。

好在同事们拉住了老人,并且在学校和公安的出面下,这件事终于有了结果。

经过双方协定,由周安员带着谢天瑞去医院检查,费用由周安员承担,而经过医生的诊断,谢天瑞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同时,公安机关也对老人出具了行政处罚书。

自此这个课堂上的小插曲正式结束,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但是认死理的周安员,心坎里非常的难受,他一直无法直视这件事情。

难道这么多年来,自己的一直坚守的信念都是错的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经历这次小插曲后,周安员比以往更加沉默了,尽管他的心情低落了很多,但他从来没有落下教学任务,丝毫没有忘记自己承担的责任。

几天之后,周安员像往常一样给同学们讲课,连日来心情低落的他,只有在讲台上才能恢复生机。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当时,周安员正在讲课,有一个叫做周郎(化名)的男生因为一支笔和同桌女生发生了冲突,周郎学过跆拳道,他仗着自己力气大,把同桌打哭了。

周安员听到动静后,立马维护课堂秩序,他先是批评周郎不能对女孩子动手,接着又把女生拉到一边。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周郎朝着周安员的胸口打了一拳,别看周郎年纪小,这一拳直接把周安员打得后退了两三步。

周安员稳住脚步后,来不及多想,赶紧把周郎控制住,以防他再伤害别的同学,两人在拉扯中,周安员用力按住周郎的肩膀,把他按在了座位上。

周郎坐下后,并没有认错,反而展示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并且把自己的双脚放在课桌的横杆上,让人看了非常的生气。

整个过程中,周安员没有说过一句过重的话,尽全力在维护课堂秩序,并且安慰哭泣的女生。

放学之后,周郎的外婆来接周郎回家,却发现自己的外孙肩膀上发红,她立马找到了学校,要求学校给她一个说法。

周安员见状,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老人,但老人对周安员的说法并不认同,相反在大庭广众之下,坐在地上大哭大闹,直言自己的孙子绝对不会对女同学和老师下手。

眼看这件事要闹大,学校赶紧出面,最后经过学校的调解,老人带着学生终于回家了。

周安员原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却没想到真正的暴风雨还在后面。

老人离开学校后,连忙带着外孙上医院进行检查,经过医生的诊断,周郎身体各项指标正常,并没有什么问题。

可老人非得让医生证明她的外孙有外伤,医院无法出具报告,便建议他们去大医院检查。

2019年6月20日下午,周郎的妈妈和外婆再次找到学校领导,要求学校给个说法。

学校经过调查,发现这是学生家长一方在无理取闹,但学校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让双方进行协调。

在协商的过程中,周郎的家人要求周安员赔偿周郎的检查费,共计930元,并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周郎道歉。

周安员不接受学生家长的条件,可学校一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周安员只好报警。

警方经过调查取证,最终认为周安员在这件事中并没有过错,他只是在维护课堂秩序,所以无需向周郎道歉。

不过警方建议周安员承担周郎的检查费用,避免这件事影响恶劣。

为人成才搭上命

有警察的出面,原本这件事到此为止,可周郎的家人并不想善罢甘休,在警察面前,周家人承诺不再找周安员的麻烦。

但当警方走了之后,周家人不停地威胁周安员,并且表示他们上边有人,总有一天让周安员彻底做不了老师。

此时临近期末考试,周郎的母亲为了儿子能够考一个好成绩,直接跑到学校陪读,搞得学生们人心惶惶,尽管周安员尽力安抚,但学生们在期末考试中还是发挥失常了。

连日来学生家长给的压力,再加上学生们期末考试成绩不太理想,周安员终日崩溃了,他来到了医院,拿了点心绞痛的药。

这件事也搅得周安员一家不得宁静,周安员的岳母为了尽快平息此事,让周郎一家人放手,给了周郎一家人930元的检查费。

然而周郎一家人并没有打算放手,不停地给周安员施压,要求周安员道歉,学校一方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学校的教学任务,也希望周安员赶紧道歉,尽快将此事平息下来。

周安员是一个很重视名节的人,他坚持自己没有错,他对妻子谢琴(化名)说:“我明明没有做错,为什么要我赔偿,为什么要我道歉,这样岂不是说明我这人人品有问题?”

多日来的压力,迫使周安员无法接受这个局面,最终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如今现状

为了还周安员清白,谢琴开始了上诉之路,但是上诉之路并不顺利,这件事一直没有结果,即便这样,也没有打消谢琴的决心。

学校方面对此事并没有回应,谢琴表示学校得知此事后,并没有做出什么行动,相反抱着不作为的心态,只希望事情赶紧息事宁人。

对于另一方当事人,周郎的一家人早已搬离了当地,谁也不知道他们搬到了哪里。

一身傲骨随江去,只留亲人两行泪,周安员的一生真是令人惋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