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的深冬,高一女生被发现死于学校男寝的洗漱间。经过警方的立案调查,年仅15岁的同校男生张志超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

然而15年的牢狱生活过去了,法院却改判其无罪,将他当庭释放,事后还获得国家332万的赔偿。

这曲折离奇的案件,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呢?

花季少女,离奇死亡

案件中的被害少女,名叫顾芸(化名),15岁,山东省临沭二中分校的一名高一学生,2005年1月10日离家上学后,便再也没有踪影。

你看到我女儿了吗?你看到我女儿了吗?一对夫妻拿着照片,焦急地询问着路人。看着路人摆手摇头,夫妻俩陷入恐慌。

他们的女儿顾芸,已经一天没有音信了,他们四处打听,也没有女儿的消息。

来到派出所,母亲哭倒在地,泪流满面地请求民警帮忙找寻他们的女儿。

民警立即展开搜寻,来到最后与顾芸有交集的王齐莺家中。

王齐莺与顾芸是闺中好友,听到顾芸失踪,王齐莺心急如焚,她表示;1月9号这天,顾芸是在自己家住的,由于好久没见,两人一直聊天到凌晨,导致第二天早上起晚了。

她和顾芸慌忙地洗漱后,就骑车前往学校。

学校早上6点15分,会组织升旗仪式,之后便是早操环节。

可等她们到时,升旗仪式已经结束,在简单道别后,两人便快速跑向各自的班级,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民警驱车前往学校,经过一番搜查依旧一无所获,这让顾芸的父母心生绝望。

民警按例询问;顾芸平时有没有和别人交恶。母亲急忙回答;没有,顾芸平时性格开朗,活泼大方,从没有与人交恶。

看着顾芸房间里一墙的奖状,民警陷入沉思,往日的案件一幕幕浮现,一个不好的预感闪现脑海。

2月11日,距离顾芸失踪已经一个月,这天上午,民警找到顾芸的父母,向他们传达了一个悲痛的消息;顾芸的尸体找到了,就在学校男寝的洗漱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顾芸母亲,顿时昏倒在地。

顾芸的尸体是学校宿管李大爷发现的,当天他来到学校,准备打扫一下男生宿舍的洗漱间,在来到3楼内侧的一个洗漱间时,发现房门紧锁,用钥匙也打不开,无奈李大爷只能找来撬杠,强行开门。

哪知开门后,屋内的情形差点吓得李大爷心脏病发作。

据李大爷回忆;他一打开门,就看到一滩干涸的血迹,抬眼便看到一个女孩躺在那里。

经过法医检验,表示“顾芸系被他人暴力作用于颈部至其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大约为一个月,同时生前有被性侵的迹象”

听到这话的顾芸父亲,眼眶通红,仿佛下一秒就有血泪流出,他哑声说道;警察同志,你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凶手!

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在一番线索梳理后,将嫌疑目光锁定在与顾芸同校的高一24班班长张志超身上。

2月12日下午1点,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接到民警打来的电话,询问张志超是否在家中,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民警来到张志超家中将其带走,同时还带走了张志超的同班同学王广超。

张志超的母亲在了解整件事后,跪倒在民警面前,双手合十泪含眼眶,不停地恳求着;警察同志,我儿子不会杀人的,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

民警回复;你跟我说没有用,等我们审讯过后,才知道有没有冤枉你儿子。

根据警方提供的张志超口供表示;2005年1月10日6点20分,张志超在3楼的洗漱间遇到了顾芸,看着四下无人,便起了奸淫之心。

他趁着顾芸不注意,从后背迅速上前,用胳膊勒住顾芸的脖子,为了防止其挣扎,又用随身携带的铅笔刀驾在顾芸脖子上,

之后拖着顾芸来到内层的卫生间,将其强奸后,捂住口鼻致使顾芸窒息死亡。

事后张志超慌忙逃出,却不想遇到同班的王广超,看到事情已经暴露,为了保命,张志超跪求王广超替他保守秘密,在王志超同意后,张志超离开卫生间,去超市购买了把新锁。

同时警方出示了一份张志超的同学,杨某的证词,据杨某证词表示;在1月10日早上6点20分,他听到一声女生的尖叫;你要干什么!离我远点!

当时另一位同学王某先一步跑出寝室,等杨某跑出去后,看到王某正在跟两个同学交谈,在问道刚才是谁在尖叫时,杨某看到其中一人先是笑了下,随后表示是“美女”在尖叫。根据之后的指认,说话之人便是张志超。

2006年3月,山东临沂中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强奸罪成立,判处其无期徒刑;王广超则因“虚假证言、包庇”,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期3年执行。

幡然悔悟,提起上诉

年仅15岁的张志超,就这样开启了长达15年的监狱生活。

刚开始,张志超十分恐惧周围的环境,每天晚上,看着窗外昏暗的月色,他就会蜷缩着身体无声哭泣。

父亲因为儿子的遭遇,终日郁郁寡欢,几年后因病去世,张志超的爷爷奶奶也随后相继离世,张志超几次申请回家探望,都被无情驳回。

长时间的监狱生活和亲人离世时无法相见的痛苦,让本来活泼爱笑的张志超变成了如今的沉默寡言。就算母亲探监,张志超都是一言不发,毫无生机。

直到6年后的2012年,母亲再次来到监狱探监,看着窗里消瘦苍白的儿子,母亲眼含泪水,缓和了一下情绪,轻声向儿子诉说着家里的琐事。

听着母亲的温声细语,张志超慢慢泪含眼眶,他缓缓抬头看向母亲,却被母亲的一头白发,刺痛双眼。

这几年,因为儿子的事情,张志超的母亲被邻里排挤,生活并不如意,再加上贫穷的生活,让年仅四十岁的母亲,早早生了白发。

看着母亲的白发,张志超心生悔意。这些年,自己一直自怨自艾,却忽视了母亲的感受,只留母亲一人面对外面的流言蜚语。

母亲年岁越来越大,没有丈夫没有儿子,余下的岁月又该如何过?等到母亲需要人照顾时,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的张志超,心中躁动不已,几息过后,他向母亲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妈,我没有杀人!没有杀人!张志超激动地说到。此话一说出,张志超感觉压抑多年的心锁终于脱落。

这2190个日日夜夜,他无数次想将真相说出,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怕无人信他,怕希望落空。

如今母亲日渐苍老,他不能因为自己的胆怯,就让母亲独自走向凄凉的晚年,为了母亲和自己,他决定拼一次,无论结果如何。

张志超的妈妈被儿子的言语震惊,她呆楞了一会询问;你没杀人,那为什么要认罪?

张志超抬手捂脸,慢慢将当年的真相缓缓说出。

回忆当年的审讯过程,张志超忍不住浑身颤抖,仿佛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张志超表示,在审讯室里,当时为了尽早破案,他被严刑逼供,随后他将当时屈辱不堪的经历统统讲给了母亲听。

听着儿子的描述,张志超的母亲痛彻心扉。严刑逼供本以为是戏本里的说辞,却不想在儿子的身上重演。

带着儿子的期盼,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开始申诉之路。

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五年间,张志超每次申诉,都被法院以事实清晰、证据充足驳回。

2018年,张志超的案件更是被6次延期审理,马玉萍每次拨打电话询问进展,都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

多次申诉无果的马玉萍濒临崩溃,难道儿子真的没有活路了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终于迎来转机。

有人向马玉萍介绍了一位律师,称这位律师对于这类案件很有经验。

为了帮儿子洗刷冤屈,马玉萍跪在律师面前,请求律师帮帮她的儿子,

推翻旧案,当庭释放

李逊律师带着自己的团队,全身心投入到这个案件中。

在对案情和证词逐文刨析后,李逊律师提出了几点疑问:

第一,洗漱间真的是第一案发现场吗?

警方通报文件上表明男寝的洗漱间为第一案发现场,而尸检报告显示顾芸的衣物上有泥沙,可干净的洗漱间哪来的泥沙?顾芸又为何会出现在男寝?

第二、顾芸的死亡时间真的是一个月吗?

根据警方提供的尸检报告显示,顾芸死亡时间大约为一个月,可顾芸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尸斑的出现,按照以往案例,15天—30天尸体就会出现腐败斑痕。

第三、张志超同学杨某的证词,时间点矛盾

学生杨某的口供表示,2005年1月10日6点20分,他听到一声女生的尖叫,随后看到张志超出现,可据其他同学反映,张志超6点15分,参加了学校的升旗仪式,只是没有参加早操。

假设张志超是嫌犯,他6点15分参加升旗仪式后,要在五分钟内跑回寝室,遇见顾芸、强奸顾芸、杀害顾芸、还要将洗漱间的房门反锁上,出门遇到王广超,在请求他保密,正常人哪会有如果快速的动作,难道他是超人吗?

还有,杨某表示他并不认识张志超,可调查表明,张志超和杨某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他又为何撒谎呢?

第四、缺少关键性证据

作为一起强奸杀人案,被害人身上并没有提取到任何属于张志超的生物证据。

种种疑问加在一起,使得此案的判定愈发扑朔迷离。

2019年12月5日,山东省高级法院,不公开审理此案,出庭公诉的检察官建议改判张志超无罪

2020年1月1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看着一身刑服站在被告台上的儿子,马玉萍泪洒衣襟,15年过去了,已经三十岁的儿子终于迎来沉冤昭雪之日。

马玉萍表示;自从得知当年的真相,她就在等着这一天,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儿子可以当庭无罪释放,跟我一起回家。

作为案件另一位关键性人物的王广超,也来到现场,因当年的案底,王广超被学校开除,早早的进入社会打拼,对于张志超,王广超坦言;早年对他确实有怨言,如果没有这件事,我肯定会上大学,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心里也不恨怪他了。

现在的他家庭幸福,工作顺利,希望张志超也能迎接新的生活。

2020年1月13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宣判张志超无罪,当庭释放。

听到这个结果的王广超,飞奔上前,拥抱着张志超兴奋的说道;太好了!终于沉冤得雪了!

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也在一旁喜极而泣,她拿出为儿子准备的新衣,为其换上,随后拉着儿子的手,走出法院。

站在法院门口,温暖的阳光环绕周身,微风轻抚身躯,张志超仿佛回到了15年前的那个冬天。

随着母亲向着家的方向离去,走了几步后,张志超停住不前,母亲回头询问情况。

张志超看着四周陌生的景象,感觉自己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他就像一头迷路的幼兽,从寂静的森林突然来到车水马龙的都市,更让他难过的是,他已经忘了家的方向。

张志超扑在妈妈的怀里,放生大哭;妈,我不记得了,不记得家在哪里了。

马玉萍闻言哽咽了一会,环住儿子,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不安的张志超。

之后张志超向国家申请了332万的赔偿,可再多的赔偿,都换不回15的青春年少。

参考文献:

[1]、人民网《无期改无罪,这一经历让张志超重新申诉》

[2]、七台河检察 《无罪!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再审一案公开宣判》

[3]、环球网 《张志超案无罪判决:无任何物证印证供述,此前办案程序存违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