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武汉出版社,徐勇、董美阶主编《食物中毒案例评析》

1998年4月18日对于宜昌市自来水公司第一水厂职工范某和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李某来说是大喜的日子,因为他们将在这天傍晚在果园三路的某美食城举办婚宴,向双方的亲朋好友郑重宣告他们喜结连理的喜讯。当晚,131名亲朋参加了这场婚宴,席间盛装打扮的新郎官范某和新娘子李某挨桌敬酒,接受着来宾们的祝福,婚宴持续了3个小时,宾主尽欢各回各家。

然而在当晚,十多名参加婚宴的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来到第一人民医院看急诊,他们出现了头晕、发热、腹痛、腹泻、恶心、呕吐以及全身酸痛等症状。4月20日星期一,医院门诊开诊后,第一人民医院消化科又陆续收治了百余名出现上述症状的病人,算上4月18日最先来就诊的十余人,总计收治117人。其中50人为男性、67人为女性,年龄最大的为69岁,最小的只有8个月大。主要症状除了头晕、发热、腹痛、腹泻、恶心、呕吐以及全身酸痛外,部分还有畏寒症状。大多数人经临床对症治疗后症状减轻并回家休养,短则3日长则5日即告痊愈;但有6人因为症状较重被收治入院,最严重的是一名儿童并发了心肌炎下了病危通知,经全力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足足在病房里待了26天。

4月20日15时,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认定这批病人的主诉病史中都有在某美食城共同就餐史,判断某美食城可能发生食物中毒事故,于是医院保健科打电话报告宜昌市卫生局请求进行调查。接到报告后,宜昌市卫生局立即指派食品卫生监督部门的监督员前往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对病人进行个案调查,根据这批病人的症状初步确定为细菌性食物中毒。查明参加4月18日傍晚婚宴的人数为131人(分别来自宜昌市城区和当阳市城区),其中117人发病,罹患率高达89.31%,潜伏期最短为5个小时,最长的长达56个小时;14名参加婚宴却没有发病的人员中包括新郎范某在内的9人进食量很少,包括新娘李某在内的另外5人没有进食凉菜。

随后,食品卫生监督员们又马不停蹄前往某美食城进行现场调查,勒令美食城暂停营业,封存全部食材。现场调查发现某美食城的厨房内部异味浓重,通风条件极差;垃圾箱内的陈旧性垃圾没有按规定密闭存放;多种动物性食品在冰柜内重叠混放,去了壳的皮蛋随意放置在冰箱门上的保鲜盒内。室内苍蝇乱飞,随便往哪看,视野内都会有不少于两只苍蝇在“嗡嗡嗡”的盘旋,在制作凉菜的砧板和刀具上有多只苍蝇停留并不断“搓”着前肢。餐具就直接放在卫生间的走道内清洗并没有任何消毒设施;凉菜就直接在操作间中配制,没有专门的凉菜间;负责制作凉菜的贺某等从业人员拿不出健康证明,事实上整个美食城厨房的全部14名从业人员都没有健康证明。

由于此时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了50个小时,现场已经没有当天剩余的食物可供采样。但是食品卫生监督员们对厨房现存的葱花皮蛋,盐水花生和干煸牛肉三种食物进行抽样检查后发现三种食物中的菌落总数以及大肠菌群全部超标,虽然没有检出肠道致病菌,但已经足以证明这三种食物已经受到了粪便污染。

菜谱记录显示:婚宴当天的凉菜为:凉拌黄瓜、盐水花生、葱花皮蛋、芝麻肚丝;热菜为:香酥鸭、脆皮全鱼、椒麻牛肉、酸辣鲜鱼、泡菜肉丝、椒盐牛排、酸辣墨鱼、汽锅甲鱼、东坡肘子、葱烧鸡、江鲢火锅;主食为川味凉面和玉米羹;酒水为45°枝江大曲,饮料为雪碧和百事可乐。其中白酒和饮料均为新郎范某自行提供,经查没有问题,排除引发中毒的可能。

对117名食物中毒人员进食情况进行调查分析后,确定了大致的可能导致中毒的食物——凉拌黄瓜(食用人数81人,发病75人)、盐水花生(食用人数96人,发病86人)、香酥鸭(食用人数95人,发病85人)、脆皮全鱼(食用人数90人,发病81人)、椒麻牛肉(食用人数93人,发病83人)。

对某美食城厨房的14名从业人员由宜昌市卫生局指定的预防性健康检查卫生防疫站于1998年4月22日对他们进行健康状况检查,结果在4月25日在其中4名从业人员的粪便中检出了沙门氏菌;为慎重起见,于4月29日对他们再度进行第二次粪便复检,结果依然检出了同型沙门氏菌。经查实,这4人在4月18日前曾结伴在街头吃过烧烤羊肉串,随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泻,在4月18日当天仍有1人主诉腹泻未痊愈。

根据这个发现,宜昌市卫生局对中毒病人的粪便进行了取样检查,结果在117名中毒病人的粪便样本中有67人的样本培养呈阳性,其中有30人的样本中检出了和4名厨房从业人员同样的血清型沙门氏菌。

至此,此次事件可以被认定为由沙门氏菌引起的重大食物中毒事故。随即宜昌市卫生局成立调查组,对本起食物中毒事件立案调查。

经查实,某美食城前身为1997年4月25日在卫生局登记并取得许可证的某饺子馆,经营范围是水饺。两个月后水饺馆就因为经营不善关了门,在宜昌市工商局变更了企业法人执照,增加了“饮食服务”的经营项目,更名为某酒楼后继续营业,又过了三个月再度因为经营不善而被迫停业,变更了承包经营人后扩大规模重新装修,名称变更为“某美食娱乐城”后继续营业。但并未到宜昌市卫生局办理变更卫生许可证,也未到宜昌市工商局更换营业执照。

同时还查实,某美食城存在厨房从业人员无健康证明、厨房加工间卫生状况差、加工流程管理混乱,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第8条、第26条。所以在1998年5月26日,宜昌市卫生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第39条的规定给某美食城送达了“宜市卫食罚字(1998)第017号卫生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某美食城责令停止经营、对不符合卫生要求的内容进行整改、对从业人员进行健康检查和卫生知识培训、取得卫生许可证后方可继续经营,并处以10000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

然而,此时的某美食城正深陷和食物中毒受害者的集体诉讼中,已经毫无悬念的要赔偿一大笔钱(事后某美食城一共向117名中毒人员支付了约20万元的赔偿金),所以不想掏这笔罚款。于是在1998年6月8日向湖北省卫生厅申请复议。以宜昌市卫生局调查程序存在违规,以及宜昌市卫生局未公布对某美食城的生熟样品的检验结果为由要求撤销宜昌市卫生局的处罚决定。

1998年7月15日,宜昌市卫生局对某美食城的复议申请进行行政复议辩状。再度确认某美食城存在无独立法人资格、4名从业人员携带沙门氏菌,厨房卫生差、婚宴期间食物存储方式存在问题、在接到宜昌市卫生局的监督意见书后依然继续违法经营等违法行为。

由于1998年特大洪涝灾害的影响,湖北省卫生厅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延期至1998年10月21日出具,10月27日送达某美食城。某美食城依然不服行政复议决定,于1998年11月6日向西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依然要求撤销宜昌市卫生局对于本次事故系沙门氏菌食物中毒的事故性质判定。

1999年3月9日,西陵区人民法院认定宜昌市卫生局的调查程序合理合法,食物中毒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因此判决维持宜昌市卫生局的事故判定,案件的诉讼费用200元由某美食城承担。

某美食城不服一审判决,于1999年3月24日(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999年5月7日,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认为宜昌市卫生局在执法过程中虽然存在部分问题(比如没有及时公布食材抽样检测结果),存在执行程序上的瑕疵,但并不影响本案的实体处理。一审法院认定实施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因此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受理费用200元由上诉方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

至此,本案经过一年多的行政复议和诉讼后终于尘埃落定,由于某美食城依然拒绝缴纳10000元的罚款,于是宜昌市卫生局于5月20日向西陵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西陵区人民法院随即向某美食城下达了法院强制执行通知书,最终某美食城于1999年6月30日缴纳了10000元的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