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一条名为“德国民众雨中示威要求停止对俄制裁;德国民众雨中示威要求退出北约”的热搜得到了很多国内外网友的关注。

该条热搜总结下来就是,当地时间10月1日,德国首都柏林发生两场抗议德国干预俄乌冲突的游行。虽然下雨,但示威民众仍举着“德国退出北约”“停止制裁俄罗斯”“手工业需要能源”等标语,呼吁德国政府解决能源危机……

德国民众用实际行动来表达“我们受够了”。

这个消息引起了海内外很多网友们的热议,也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话题,我们今天给大家从三方面好好剖析剖析。

德国当局拦不住?

首先,德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也是一个言论、出版与游行示威自由受宪法保护的国家。德国人可以因为任何事情上街发表自己的观点。德国全境大大小小,不同类型的游行活动基本上是天天都有,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虽然德国没做过相关统计,但平均来说,德国全境全年的各种游行集会活动肯定要远远超过365场

其实也不光德国,欧洲人但凡有点啥不满意的,就会把上街当作表达意见,建议与诉求的最直接方式。这也正是为何在欧洲实施隔离政策难上加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德国曾经也是一个深受法·西·斯毒害的国家,所以深知言论、出版与游行示威受法律保护的重要性。

德国《基本法》第 8 条规定,所有德国人都有权在没有事先通知或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和平和非武装集会;在户外集会的情况下,这项权利可能受到法律或法规的限制。

那么,户外集会游行都受什么限制呢?

其实也没什么限制,因为德国《集会法》规定:户外集会须提前48小时向当局登记。在某些条件下允许自发的公共集会。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国家不得阻止已获准的示威游行。

也就是说,只需登记报备就可以了,有关部门不会因为你所表达的观点而禁止你上街活动。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经济发达,文化开放,治安良好等原因,定居德国的俄罗斯侨民很多,全德至少有300万俄罗斯族裔背景的人。德国也并未封禁或管控俄罗斯的电视台,电台或网站。不少支持俄政府的游行集会正是这些俄侨民们组织的。

比如今年9月4日,约400名主要讲俄语的抗议者在德国西部名城科隆游行,要求德国停止支持乌克兰并放弃在今年早些时候因“特别军事行动”而实施的制裁,还有就是开放北溪二号管道。

这次集会由该市讲俄语的侨民团体组织,还有来自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和东德的知名右翼极端分子参加。游行人群有向警车和警察投掷鞭炮,瓶子及竖中指的举动

上图便是集会人群在科隆大教堂前示威,其中最大的那幅标语为“UnserLeben muss bezahlbar bleiben!”,翻译过来就是:“我们必须能负担得起我们的生活!”

同时现场也有数十名反对他们的人表达对乌的支持,相对和平地跟他们“唱对台戏”

因为德国宪法保障了人们游行集会的权利,所以即便你是外国人,即便你跟德国政府与大多数民众立场相左,但你表达的权利也依然神圣不可侵犯——也就是那句老话:“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

还别说这些俄侨民,在德国这样一个对纳·粹深恶痛绝的国家,东德那些新·纳·粹也依然有权组织游行,也同样受宪法保障。可这绝不代表德国的政府和民众是支持他们的。

当然,许多俄国侨民也在德国参加了反对俄·乌·冲突,呼唤和平,支持制裁的游行。也就是说,双方表达观点的权利都受到了保障

北溪管线对欧洲和英国真如此重要吗?

事实上,在管道被炸之前几个月,俄罗斯就已经在逐步减少北溪一号的天然气输出了。

在炸之前两个月(今年8月),北溪一号的输气量仅约为正常数量的百分之10左右,而北溪二号则根本就没有开通(因为德国方面没有批准开通)。

北溪一号有两条并行的天然气管道,全被炸了;北溪二号也有两条并行的天然气管道,炸了一个。也就是说,德国如果想启用北溪二号中依然完好的那条管道也是可以从俄国输气的,但德国目前并没有这类想法。

“北溪一号”管线从俄罗斯圣彼得堡西北的维堡港,穿越波罗的海,连接到德国格雷夫斯瓦尔德,与中欧及西欧天然气管网连上,向德国、丹麦、荷兰、比利时、法国、捷克等欧洲大陆国家及隔海相望的英国输送天然气。示意图如下:

“北溪一号”管线于2011年投产,年输送能力达到550亿立方米,长约1222公里(759英里),直径1220毫米(48英寸),是全球最长的海底管线。

总结一下就是,在被炸前两个月,北溪一号二号一共四条管道的输气量本来就已经很小了。因此,这次的破坏事件并不会对欧洲和英国用气这件事本身造成多大影响(因为缺口本来就已经存在了)。倒是它有可能带来的某些政··影响和连带的其他国家的环境灾难会比用气本身要大。

其实,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欧洲各国及英国已经纷纷想了一些办法去保障能源供应及能源安全。

欧洲和英国的最坏情况是什么?英国怎么办?

北溪管线的被破坏究竟对欧洲大陆和英国有多大影响

这回欧洲大陆和英国真的要分开讲,先说欧洲大陆。

无论是近几个月的“限流”,还是管道的被炸,都切实地对欧洲的冬季用气造成了一定的困难。那么,在欧洲生活的人们就肯定要付出天价的能源费用,并且在挨饿受冻,饥寒交迫中苟延残喘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最近一位人在西班牙的视频博主就发出了感慨,说自打北溪管道被炸以后,很多国内网友对他在欧洲的生活表示担忧。他也及时发了视频,展示了自己的窘境——“现在已经没有燃气了,这些鱼啊贝啊无法加工,只能生吃了……”

在最新的一条视频中,该博主又表示:“欧洲经济比较动荡,能源价格不稳定,西班牙油价一直在下滑,95号汽油几个月前是2块多(欧元),现在已经贬值到1块6(欧元)了”。

网友们都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啊。

好了,言归正传。波罗的海天然气管上周已经在波兰什切青举行的仪式上正式开通。这条管道长约 900 公里(559 英里),通过丹麦和波罗的海将天然气从挪威输送到波兰,年产能为 100 亿立方米。

下面该说说英国了。

事实上,早在8月份,《路透社》、《卫报》,《天空新闻》等英国大媒体就已经撰文明确指出了:自打今年2月反生俄乌冲突以来,英国就没再从俄罗斯进口过任何能源

也就是说,这次管道炸与不炸,对英国都是一样的,反正根本也没进口。

俄乌冲突开始六个月后,英国国家统计局 (ONS) 发布的数据发现,随着制裁生效,6 月份英国从俄罗斯的进口下降了 97%,仅为 3300 万英镑。

ONS数据显示,截至6月,英国政府已经实现了到2022年底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并在此之后尽快停止进口液化天然气的目标。

在冲突前的12个月里,英国平均从俄罗斯进口了4.99亿英镑的燃料,但这一数字现已降至零,这是自1997年有现代记录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说,这至少是25年来的第一次

不用说油和气,就连包括伏特加在内的其他俄罗斯商品的进口也基本归零了。英国宣布了对一系列俄罗斯产品实施禁令,包括钢铁、白银、黄金、木制品和高端商品,并对其他商品征收高额关税。

英国对俄罗斯的出口也急剧下降,但降幅低于进口,其中,英国的医药产品是被豁免的。也就是说,医药产品仍能正常出口到俄罗斯

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6月份的出口额为8300万英镑,与冲突前一年平均每月 2.51 亿英镑相比下降了67%

那么,英国的最坏情况是什么呢

一个多月前曾有“权威人士”表示,如果天然气短缺加上特别寒冷的天气,英国今年冬天可能会经历几十年来的首次大规模停电(如下图所示)

但8月26日,唐宁街10号发言人驳斥了这种说法并指出即便出现极端天气,英国仍可以在技术上保障日常电力需求

英国采取了什么举措来尽可能保证人们在冬天不挨冻呢?

英国国家统计局表示,2月份以来,英国一直通过增加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荷兰和比利时进口的成品油来进行补偿天然气的缺口。

目前,英国增大了自主天然气生产并早与挪威有管道连接,挪威供应英国大量天然气

但最终,英国新首相与新政府将如何在政策与技术层面降低能源费用与保障能源供应,还是要看接下来最关键的这两个月

这个冬天,静观其变。

大家看完后有什么真知灼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