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7年一天赚七千,奋斗30年,64岁被三个争财产的儿子气到住院

讲述:郑子华

整理: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老来床前无孝子,这是多么的悲哀。而这样的事情,的的确确发生在我身上。

30多年来,从体制内跳出来投身商海,尔虞我诈早已厌倦,本想为了三个儿子多努力几年,可刚刚年过花甲,几个儿子就为了看不见的家产争得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候觉得是自己的教育失败,有时候觉得是时代使然,但不管怎么说,孩子们小的时候,有钱能让他们享受良好的教育,充沛的物质生活,可一旦长大了,一切都变了。

我今年64岁了,本该安享晚年,与孙子们为伴,可现在门前冷清,儿女不孝,可能真的是慈父无孝子吧。不过也无所谓,时代发展迅速,有钱就有养老的资本,有时候觉得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儿女,不如交给养老院,最起码尽心尽德,无需担忧无人照顾。

我叫郑子华,1958年出生于江苏无锡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里有六个孩子,我排行老二。在我爸妈那个年代,知识普及率并不高,不过我们家祖上都是开办私塾的先生,即使到了我爸爸这一代没落了,但读书的习惯并没有丢掉。

要说文化水平,我也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后来在工作后又进行了技能学习,勉勉强强算是个中专生,才能拥有一个铁饭碗工作。

我从17岁就开始参加工作,结婚的时候只有21岁,不过年龄被爸爸虚报了一岁,也就是22岁。

不到23岁的年纪就当上了爸爸,这在那个年代很常见,我喜欢小孩,爸爸更希望家族人丁兴旺,所以基本上三到四年生两个,不到八年时间,就有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对于儿女们的成长很注重,从读书到诗书礼乐,一样都没落下。

体制内的工作是枯燥的,一个大老爷们干着文秘工作,虽然说天天跟着领导,可我是党员,压根不敢有额外的非分之想。到了1992年的时候,选择辞掉工作,转头便去经商。

过了而立之年,人生的理想和抱负逐渐变得有些不一样,以前想着当飞行员,又是当老师的,可此时只想过上富裕生活,可能和梦想背道而驰,但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时代在发展,人与人之间也慢慢的拉开了距离,那些好高骛远的人,做个小本买卖就能过上好日子,而我兢兢业业一个月也不过几十块的工资。

我当时是在广州打拼的,这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创业者,大都是一些不安分的主儿,很多人不想干农活,出来打拼,也有人立志成为百万富翁,在广州寻求机会。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比之前的工作挣得多,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

一点创业经验都没有,全靠在吃亏和不怕吃苦中艰难的摸索经验。两年之后,也成了正儿八经的生意人,知道了如何识人辨货,懂得了人情世故。

到了1997年的时候,我的事业迎来了转机,一改往日的萧条,基本上每天最低收入都能达到七千块,看着老婆孩子过上了好日子,那种成就感不言而喻。但奋斗的决心没有放松警惕,继续创造佳绩,到了2000年,已经身价数百万。

大儿子在这个时候考上了大学,他成了全家人的骄傲,也是我们家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大学生。全家人为他感到骄傲。

随后几年,四个孩子三个考上大学,还有一个读了技校,一家人的生活也过得既幸福又知足。

从92年创业到2013年,几十年的光辉岁月,在全国各地留下了自己的奋斗的汗水和心酸。

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孩子们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而我还想着再努力几年,即使明知道自己和这个时代有了代沟,但还是想靠近。

2013年,我的心脏出了问题,不得不暂时回家休养,二儿子开始帮忙打理生意,本身二儿子和我做的行业差不多,从大学就开始创业,有经验,有独到的眼光,也想培养下儿子,未来继承家业

刚开始其他三个孩子没什么意见,人最怕的就是眼红,眼看二儿子赚得盆满钵满,其他孩子不高兴了,都想把公司接过来自己做。而二儿子是我指定的,其他孩子即使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权力。

夺权不成,就贪财。

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几个儿子之间的竞争看在眼里,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也想通过这件事,观察一下哪个儿子有眼光,能沉得住气。在我六十大寿的时候,本来开开心心的一个生日,被三儿子一番话彻底地搅翻,他提出让我立遗嘱,这在平时我可能不会生气,但那天是我的生日,这不是催着我早点离开人世吗?

之后几年,我又重新把公司的运营权拿了回来,虽然年过花甲,但还是想自己处理事情。几个儿子明争暗斗,让我也不愿意看见他们。儿子们孝顺,真的连逢年过节不回家就算了,连个问候电话都没有。

今年年景不好,几个儿女的事业发展得不顺利,再次提出分家产,小女儿算是懂事,觉得自己嫁出去了,不管怎样有婆家,而三个儿子就没那么争气,必须让我给他们三个一个交代。

一直吵到把我气得住院,我也明白了,人为财死这句话一点都难理解。给他们留下一部分财产,再给自己留下一笔养老费用,也不指望儿女能为我做什么,不如自己给自己准备后事,也许还能让耳根子清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