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枝和郭希宽驻马店逛了一大圈,更新了不少视频,欣赏霓虹灯夜景,看舞团一起跳舞,在公园里散步,到景区旅游爬山,看舞狮团队表演,国庆小长假老两口比年轻人玩的还明白,如此开心快乐的人,实在很难看出是肝癌患者。

老两口玩的开心了,但该赚的钱还是没少赚的,通过直播杜新枝像粉丝哭诉两个小时讲故事,到封封和叔叔报备自己被舆论网暴,什么单据也没有拿出来,向粉丝官宣立了许方3个人,其中就有姚家男儿。

男儿是许敏的晚辈,参与的也都是辅助活动,主线在三位律师手中,然后是云昊柴桑母子二人,如果杜新枝说的是真的,那么除了男儿外,其余两人就是柴桑和云昊了,毕竟李圣和潘克都查过,但杜妈得不偿失,对方没搬倒,自己什么都没获得,反而坚定了潘克李律的脚步。

正所谓落后就要挨打,柴桑也不会坐以待毙,在许妈的引荐下,柴桑终于从线上转移到了线下同步进行,且还是和杜新枝同步进行,和潘律来到某当地,和杜妈的诚意不同的是,柴桑跨进去了,杜妈却从未晒出跨进去的视频,只有在景区的时候胆子最大,哪儿都敢进。

既然杜新枝要告他们,那么他们自然也告杜方,炒作还是真上树,只有结果才是可以相信的,时间总会给我们答案。既然是同步进行,谁才是假的只需一星期就能够见分晓。

看到杜新枝和郭希宽到驻马店旅游,有网友也猜测是和养子郭威出去玩了。但事实上郭威这两天一直在拍视频辅助田静直播当模特,并没有和杜妈在一起。

在郭威的视频中,左边脑勺上有一块很明显的疤痕,中间呈现出放射装,又像是这在郭威小的时候就有的旧疤痕,网传被勺子颠过,被棍棒打过,但头上的伤疤只有自己知道,如此浓密的头发依然遮挡不住那道疤痕。

杜新枝养育28年,既然视如己出,那么对孩子头上的伤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孩子磕着碰着都要心疼,像头这么重要的地方,总该给许妈一个说法才是。

杜新枝和许妈的纠纷一天没有结果,郭威就不可能真正回到许敏身边,如今双方都在打太极,大众成了雾里看花。知道真相的郭威才应该站出来,对得起头上挨过的伤口,而不是等着听风捕捉消息,把主见都留给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