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老男人抽着烟袋子,嘴巴里面还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一口接一口的,

每一次他从口里吐出来的烟雾,都能把我的眼泪熏出来,

然后,

我再死死的咬着嘴唇,硬生生的把眼泪逼回去……

那个男人,

是我的亲爹……

1

我出生于河南周口的一个比较贫困的农村。

我爸和我妈是二婚,但是我和我妹确确实实是我爸的孩子。

从记事开始,村里的孩子都不喜欢和我玩,

每次从村口的老大娘跟前走过的时候,她们总是砸吧着嘴巴死死地盯着我和我妹,仿佛要透过我们的身体看出个什么道道一样。

然后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嘀咕着:“你说这俩丫头究竟是不是王铁拐的,怎么看着和王铁拐的大儿子一点也不像啊……”

王铁拐是我爹的小名,铁拐是村里的人给我爹取得外号,大名已经没人能记起来了。

因为我爹从小就是走路就一瘸一拐的。

2

我爹娶我娘之前,还娶过一个媳妇。

我爹是家里的独生子,脾气又大又怪,二十九岁的时候,才娶上第一个媳妇,还不知道怎么过日子。

听人说,我爹那时候喜欢喝酒,喝完酒打人,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老婆打跑了,

留下一个儿子跟着我爹相依为命过了十几年,

我娘嫁给我爹,实属巧合吧。

我娘是被人贩子拐去的,偏偏当时村里谁家也不敢要我娘,

我娘脸上都是疤痕,逃跑的时候被人贩子打的,后来打得神志不清的时候。

我爹胆子大,心一横,就给自己的儿子找了个后娘。

3

我娘不敢跑,更不敢出门。

我爹养了两只大狗,每天在院子里面晃悠,

我娘怕狗,吓得炕头都不敢下,

每次看到那两只大狼狗冲着自己呲牙咧嘴的时候,我娘心里扑腾,

她说,人贩子家里就养着这样的狗,她腿上的伤还有耳朵后面的口子,都是被这样的大狗咬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爹都是防着我娘的,

直到我娘怀上了我之后,

我爹才把大狼狗栓起来,

但是,每次去院子里,我娘依旧是小心翼翼的。

4

我爹自打我娘怀孕后,对我娘还是不错的。

家里的玉米面管够,但是白面却不让吃,只等到大哥生日的时候,才端出来,给大哥做个手擀面。

我娘一连生了我和我妹后,我爹突然地就变了。

先是大哥出了事,

我和我妹刚刚才记事起,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大哥那个时候已经满二十了,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去镇上骑着摩托车天天做着偷鸡摸狗的事。

大哥的摩托车是我娘编柳条筐,一个个的熬夜编成,然后去集市上卖了钱,换来的。

大哥新鲜的骑上就不进家门了。

5

再后来,突然的有一天,派出所来人了,是找我爹的。

我大哥竟然犯了事,骑着摩托车带着两个人去镇上的电缆厂偷了电缆卖钱,竟然被抓住了,

那边的人说我

哥是主谋,我哥胆子小,被一吓唬全招认了,就连他朋友之前做的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也全部都招认了。

那边要判我哥,

我爹急眼了。

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托人找关系,我爹给人磕头,抱着人家大腿不撒手,

奈何怎么折腾,大哥还是被判刑了。

判决书下来的那天,我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下午都没动,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娘拉着拉我爹的衣袖,我爹才像他养的大狼狗一样,瞪着通红的双眼扑向我娘,

他死死的掐着我娘的脖子,使劲的摇晃着,

一边使劲,一边骂着:“你怎么不去死?都是你,给我儿子买什么摩托车,我儿子坐牢了,你满意了,都是你,你给我去死……”

6

我娘很矮,又瘦小,被我爹硬生生地掐得没了气息。

我咬着牙从土坯墙头赶出去,敲了三叔家的门,三婶和三叔赶来的时候,我娘硬邦邦地躺在地上,

三婶吓坏了,掐着我娘的人中,好长时间,我娘才缓过来。

但是,从那以后,童年成了我们的梦魇。

摩托车是我大哥逼着我娘买了,那个时候,家里穷,没钱,我爹只种了几亩地,养了几只羊,一年的收成勉强够家里的开销。

大哥每天过得花里胡哨,学着抽烟喝酒,那段时间,迷上了摩托车,

我听到过他对我娘说过很多次:“不给我买摩托车,我就把俩妹子卖掉一个,到时候你别后悔!”

我爹也是知道的,但是他知道,我大哥没那胆子。

7

但是,我娘害怕,我娘一直都知道,我爹不待见我们姐妹,真的就差把我们姐妹早早地卖了换钱才好。

我还听过我爹偷着和我哥说过,要让我给我哥换个媳妇!

我娘昼夜不停地编筐

,手上都是老茧,手指头被磨破了皮,肩膀疼得不敢动,熬的双眼通红才给大哥买上这么辆摩托车。

有了摩托车,我哥终于不再缠着我娘了,

但是除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爹的天塌了。

我最怕的是深夜。

我爹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酒瓶子,晃晃悠悠的,看到我娘,就对着我娘的脸噼里啪啦地打,

我和妹妹拉着我爹的时候,

就会被我爹抓起来绑在院子里面的大树上,拿着编筐的柳条抽,一下又一下,我的身上都是红红的鼓起来的印子。

8

我哥被判了10年。

这10年,我们一家过得痛不欲生。

我娘的腿是被

我爹硬生生地拿着锄头打断的。

其实,我和我娘也想过逃,但是我们连个身份证都没有,身上没钱,每次还没出村,就被我爹抓回来,躲不掉的又是一顿毒打。

我和我妹都没有读过初中,只小学读了四年,就去村里的打包厂挣钱去了。

我哥在里面的第八年,我爹疯一样地让我们娘三挣钱,我看着我爹摸着大哥的照片两眼放光。

我知道,大哥是我爹的命根子。

这些年,村里的人,都说我和大哥不像,也许根本就不是我爹的种,

不然,我爹怎么能下得去毒手呢。

9

我哥被放出来后,家里已经用我们娘三挣得钱,盖上了瓦房,还给我哥买了新摩托车。

我哥从里面出来后,老实木讷,人呆呆傻傻的,整天不出门,也不说话,

除了吃饭就是

看电视。

我爹觉得,大哥已经三十岁了,早就过了结婚的年纪,

他每天四处托人给我哥说媒,总想着,也许我哥娶了媳妇,人就会变得精神了。

谁家的姑娘也不想嫁给有案底的男人,更何况我哥已经过了30岁。

我爹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他讨好地问我那些大娘:“有没有换亲的啊?俺家两个丫头都够了岁数,给俺儿换个媳妇也成啊。”

我每天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被换到一个老头子家。

10

我没等我爹换亲,就自己在网络上交了对象。

我老公是河北邯郸的,离家很远,

我就想嫁得远远的

我爹在见到我对象的时候死活不同意,直到后来,婆家那边出了10万的彩礼,我爹的脸上才有了笑模样。

那个时候,我们那边的彩礼基本上也就3万,我对象家境一般,但是他很喜欢我,也知道我的过去。

我爹拿着这个彩礼给我哥办了个农场养猪,又把我妹嫁了出去,用我妹的彩礼给我哥买了一辆小车。

本以为,我们的厄运结束了。

11

我娘病了,是股骨头坏死。

我娘疼的站不起来的时候,饿的三天没吃饭,

是托我一个婶子联系到的

我。

我爹和我哥住进了新家,我娘被扔到了以前的土坯房,

土坯房里面连个电灯都没有,做饭的家伙什更是什么都没有,房顶露着天,炕上连个草席子都没有,我娘在土坯上躺了三天才被我婶子发现。

我娘是被我爹扔出来的,我爹说:“你娘光给我添堵,我儿好不容易谈上个媳妇,别给我折腾黄了。”

原来,是大哥谈了个对象,

我娘成了包袱。

活的竟不如我爹养的大狼狗!

12

我把我娘接到了河北,做手术治疗花了12万。

我爹一句话都没有。

我娘稍微好

些的时候,我给我娘在我家附近的农村租了院子,

我遇上了个好老公,但是,我不能再给婆家添负担,

我婆家四世同堂,

住在五间房子里面。

我娘不愿意给我添麻烦,租了房子,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她就让我在村里领了手工活。

挣得钱够吃喝。

13

我爹找到我娘,是在第二年的夏天刚过。

我娘的腿恢复的还不错。

我爹倚在我娘

的门口,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我娘的脸颊通红,明显的是被我爹打过。

我攥着拳头,

我爹瞟了我一眼说:“你哥把你嫂子娶进门了,你嫂子眼瞅着要生,你娘得回去看孩子,别想瞎掺合!”

我娘嘴唇哆嗦着,手也跟着抖起来。

这一次,我不会让我娘再进狼窝了。

我爹再次扬起巴掌的时候,我抄起身边的板凳砸过去,

然后我的老公和婆家人都来了,派出所的人也跟着来了。

这一次,我娘总算解脱了。

一晃几个月,我娘都是在半夜惊醒了,

坐起来,然后嘴里嘟囔着“你爹是不是又来了,我看到他趴在我的窗户上了……”

我拍打着我娘的后背说:“我爹不敢来了,我给你按了监控,你们都离婚了,他再来,就是犯法,他不敢……”

我娘拍着胸脯慢慢地躺下。

往后余生,希望我娘的生活都是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