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宁1977年生于山东章丘,是世界顶尖的结构生物学家,也是唯一能与屠呦呦相提并论的中国女科学家,曾经在清华大学任教十年。

传闻在2017年,颜宁因为“申请项目资金受挫”,负气接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邀请,成为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授”,并于2019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2020年6月,颜宁在《细胞》杂志上发表了《低pH依赖的溶酶体胆固醇外向运输的结构基础》的学术论文,一举解决了一道困扰学界50年的难题,同时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认为,颜宁选择去美,是“弃国”的行为。

同时,网友平时最爱议论的就是清华学生留学不归的问题,而这一次“出走”的却是清华的教授。一时间,三年前颜宁因为什么出走,她出走之后对中国人来说究竟是“人才流失”还是“人才流动”这些问题,再一次被推到了前台。

有人因此批判中国的“科研制度与环境”,但是颜宁却跳出来否定了这个说法。她表示普林斯顿也是自己的母校,当年她就是在那里读的博士。她之所以出国,是担心在一个环境里呆得太久,会让思维受到限制。

同时,她表示不论自己身在何处,依然热爱自己的国家。但并不否认“虚荣”。她说,她就是想借一个舞台,让自己沉浸其中。把自己的发现作为一个标志,在历史上流传下去,从而获得永生!

一、颜宁出走背后的原因

颜宁1977年生于山东章丘的一个文化之乡,上初中的时候就喜欢仰望星空,对科学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经常思考人是从哪里来的,宇宙中有些什么事物。

后来学了生物学,联想到《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可以缩小穿进人的耳朵,她又开始思考,假如美猴王能缩得比细胞更小,钻进去会发现些什么。

因此在高考的时候,颜宁把目标瞄准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系。2000年的时候,颜宁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考进美国普林斯顿继续深造,最后取得了分子生物博士学位。

学成回国之后,30岁的颜宁,成了在清华大学当时最年轻的博导。她在这个岗位上面,一干就是十年。曾经在世界级权威科学期刊上发表过大量的论文。

颜宁对科研的兴趣浓厚,工作起来经常十几个小时都不休息。别人都说科研苦,她却觉得是一种享受。2014年,颜宁因为在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申请一个项目的资金时受阻,发表了一篇博文章吐槽,许多人认为这是她在三年之后出走的导火索。

有留学海外的学者表示,在国内搞科研申请资金十分复杂。科研环境不好,还需要进行一些人事上的应酬,这些都是颜宁出走的真实原因。不过颜宁看到这些说法之后,却十分生气,她发博文“怒骂”这些人“断章取义”。

她说:自己去普林斯顿大学的事,事前和清华大学进行了沟通。她只是想换一个环境,刺激自己创新而已,也没有说过出去了以后就不回来。这和体制和科研环境有什么直接关系?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不断有国外的学校邀请她去任教了。

二、“人才流动”还是“人才流失”

关于颜宁的出走,一直以来,大家不外乎是下面几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颜宁因为申请不到科研项目的资金,所以赌气走掉了。并发誓要出人头地,让看不起她的机构后悔。结果,人家果然当上了外国的院士,中国人才就这么流失了。

第二种说法:还不是因为国内的科研体制有问题,赶紧检讨一下吧。不然会有更多的颜宁出走,追悔莫及。

第三种说法:颜宁是第一个被国外学校“挖墙脚”的中国科学家,这是前所未有的事。这个事情说明中国的科学家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肯定,这是一件好事情啊。

第四种说法:人才流动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吗?你们为什么要大惊小怪?一批中国学生和教师出国留学,同时也有一批外国教授和人才来到中国。世界是流动的,不是封闭的。

目前看来,尽管颜宁一再反驳第一种说法,但是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她就是“赌气”出走。有人坚持说:她出走的深层次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国内科研的环境不好。

一个人一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我们又应该怎样去实现人的价值呢?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颜宁觉得“鸟过留痕,人死留名”。假如我不在科学界做出一点成绩,不在历史上留下一个专属于我的“标记”,那么,谁会知道我曾经来过这个世界呢?

颜宁在清华大学的已经奋斗了十年。十年之后,她还是没有看到可以令梦想实现的契机。于是她决定换一个舞台,再施展自己的技艺,证明自己的才华,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因此许多理性的学者认为,对于这种人才的出走,暂时还谈不上什么“损失”。

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留学归国的人员达到了256万人,同时我们引进的外国高端人才也达到了6000余名。高层次的外国留学生也有五六万人,并且最近两年这个数据还在急剧攀升。有人走,也有人来。

另外,国家一直支持人才的“来去自由”。希望颜宁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后,学习到新的知识,掌握到更多的技术,最后与中国机构合作,或者再被吸引回来。

结语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颜宁在国内假如真的因为一些问题,出不了成果,也很可惜。所以她要求换环境,去普林斯顿任教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今的中国正处于上升期,依国家的现在发展势头,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定会看到大规模的“人才归来”。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许多有识之士回国效力了。

比如最近网上就传出消息:全球顶尖的计算机视觉专家朱松纯教授也回国了。有知情人士表示:现在回来是对的,要是等到特朗普上位之后再回来,恐怕就太迟了。因为到时候争抢国内机会的科学家,只怕会打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