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经历

在部队里,职位每升级一次,都要付出不小的精力,有时候也需要获得战功,才能得到晋升。因此,在藏龙卧虎的部队里,每个人都很珍惜晋升的机会。

1932年,身为红32团第5连的连长滕海清接到了一个奇特的调令:他被师长倪志亮特意调到了师部通信部,担任第一排排长。这让滕海清有些慌乱,自己好好地没犯大错,为何会遭到降级任用,从连长变成了排长?不过,当他赶到师部,看到自己的部下时,滕海清反而被乐坏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论资历,滕海清担任连长是绰绰有余的。他出身于安徽金寨县的一个农户家庭,很小的时候就遭受了地主阶级的压迫。成年后,滕海清见到了解放农民、打倒地主的红军,当即决定加入红军的队伍,此时正值1929年,是红色革命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时候。

两年后,滕海清已经成为了红四军团的排长。而他也在此时参加了红军的“反围剿战役”,作为排长,滕海清深刻铭记“党员带头冲锋”的原则,在战斗时总是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在滕海清的带领下,他的部队总是能执行尖刀部队的任务,为大部队开辟逢山开路,遇河架桥,立下了不少战功。

1932年,已经升任连长的滕海清取得了潢光战役的胜利,更让他高兴的是,自己还从敌军手中缴获了两匹战马。滕海清对于这两匹战马十分喜爱,这和他自身的一个“秘密”有关。

遭遇师长

虽然滕海清在红军里小有名气,以作战勇猛著称,但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缺点”,那就是骑术不佳。在当时,指挥官地位的象征就是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从容指挥,而滕海清的骑马技艺实在不怎么样。因此,缴获两匹战马后,滕海清打算趁空闲时间,练一练骑马的技术。

这天,滕海清牵着两匹战马,准备到营地外的空地练习。不料此时,他竟然遇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师长倪志亮。倪志亮见他牵了两匹漂亮的战马,便顺口问他去做什么。滕海清十分紧张,毕竟按照规定,红军是不能私自使用战利品的,于是他只能顺嘴答道:我是打算把这两匹马上缴师部!

倪志亮听了他的回答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而滕海清则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练马术的机会是没有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滕海清只好老老实实地把两匹战马牵到了师部

不料,第二天滕海清就接到了来自师部的调令,让他前往师部报到。滕海清有些慌张:难道自己还是被师部认定私自扣押战利品了吗?当他硬着头皮来到师部时,才得知,自己是从原本的连长调为了师部排长。连长调排长,怎么看这都是降级,滕海清认定,这是师部对自己犯错误的惩罚,此时他的心里不禁有些打鼓。

不过倪志亮见到他以后,依然十分和蔼,他还表示,这个调令就是他亲自下的,滕海清如果有意见,可以直接提出来!不过滕海清也接受了自己受罚的事实,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意见,随后便收拾东西来到了新的驻地。

大喜过望

当滕海清来到自己新的营地时,他才隐隐感觉不太对劲,这个排级营地里的似乎都是红军以前的营级干部。原来,这个排实际上是师部的通讯队,里面都是红军的骨干精英,而滕海清现在就成了精英部队的排长,实际上拥有的前途更加远大了。

意识到这点后,滕海清不由得对倪志亮感激不已,他知道,这是师长有意栽培他的表现。在营地里,滕海清深入学习了通讯队的一些规则,熟悉了自己未来的工作方向。四个月后,倪志亮便派遣滕海清,前往其他地区开辟红军势力。而滕海清也不负师长的托付,成功地在一个月时间里拉出了一支队伍,而他也成为了这支部队的大队长兼政委。

1932年10月,滕海清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不仅右臂中了子弹,左眼也受了伤。但这并没有压垮滕海清的战斗意志,他拖着虚弱的身体继续跟定大部队,坚持与敌军战斗。后来,滕海清一路经历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战火考验,从一名基层士兵成功成长为一位共和国的开国中将,而当初重用他的倪志亮也与他同为开国中将,二人保持了亲密的革命战友关系。

1988年,滕海清获得了象征革命年代功绩的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这是对他戎马一生的最好总结。1997年10月26日,开国中将滕海清病逝于北京,享年8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