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完骗子后,小毛领着兄弟们回去了。阿泰看到了心爱的狗,掏出了八根手指头,扔了过去。

宛秋拿着钱来到医院,告诉老爷子,拿回了二百七十万。老爷子特别满意,说:“你就跟他搞对象呗,正好借此机会,你跟他搞对象呗!”

宛秋一听:“搞什么对象?人家都结婚了,你这一天瞎扯淡。”

“那玩意儿说你看......我看他挺得意你呀!”

宛秋说:“你可拉倒吧。一天你这么大岁数,怎么说话没有正形呢,那就是姐弟关系。再一个你知道他干什么的?”

老爷子说:“我看人挺好,我还觉得挺好的。”

“你行了,你赶紧养伤呗,你这都被打这样了,还闲操心。”

当天晚上都已经过去了。加代也没当回事,打得算轻的了。那二十多个小孩大都数也都各自回家了。有两个小伙子凑到了一起,觉得不管怎么说,和李哥在一起二三年了,跑了那么多地方,搞了不少钱,也买房买车了。其中一个说:“哎,别人都走了,李哥不是本地人,我们不得回去跟着李哥呀?”

另一个说:“你还敢跟他呀?深圳那大哥不像闹着玩的。”
“李哥差两个月工资没给我,七八万块钱呢。最起码把钱要过来,再走吧。”

两小子来医院照顾李总了。三天过后,李总在医院醒过来了。他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报不了阿sir,于是让老弟帮忙把电话打给了董奎安。“哥呀。我是李子,在清泉路那里的,还记得我吗?”

“我记得。这个月的钱怎么没给我送来呢?”

“哥,我这边儿出事了。”
“怎么了?我被人给砍了,我手指头都他妈给剁掉了,我现在没有手指头。”

“谁他妈这么狠呢,因为什么呀?”

“因为我骗了他家亲戚八十多万吧,来了四五十人,进屋就砍我。我现在在医院,他把我手指头齐根剁了,而且都带走了,我将来连按假的都安不了。”

“你怎么没提我呢?”

“我提你了,我就因为提你才挨得砍。”

“MLGB,谁呀?”

“说是罗湖的。”

“罗湖谁呀?”

“反正我看不少人进来,叫什么代哥。”

董奎安一听,“加代呀?是加代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

董奎安问:“还有谁呀?”

“有一个叫小毛,说是光明那边过来的。”

董奎安问:“你给谁骗了?”

“就那什么代哥的一个亲戚,我蒙了八十五万,但是他把钱给我抢走了,抢三百来万。”

董奎安说:“我cnm,你没死都算便宜。你知道是谁不?

“我不知道。”

“你也不用知道了,这事儿你听我的啊,到此为止。你可别闹了。不是我问问你,你给我打电话,你想怎么地?”

“我想你替我出个头啊。这些年,我也给你拿不少钱了,你不得管我吗?”

董奎安说:“我管你什么呀?你给我拿钱,那是因为我罩着你了,那别人欺负你,我不得管你吗?你这事儿我怎么管?我希望到此为止,你不许再找人家。我告诉你啊,如果你再找人家,你百分之百就得没命,听没听明白?”

“安哥,我这两年多给你拿,没有三百,也得有二百四五了吧,遇到事儿你这么说话呀?”董奎安说:“那你想怎么地?”

“这个事儿,也不是加代自己的事儿,是一个叫庄宛秋的,我骗的是庄宛秋爸。他都给我手剁掉了,你不得替我出个头呀?”

董奎安一听,说:“行,我给你琢磨琢磨,你等我电话,我一会儿给你回过去。”

董奎安把电话打给了加代。“代弟啊,我是奎安老哥。你回深圳了?”

“哎,你好。我回来了,回来快一个月了。”

“这事儿老哥也不知道啊,知道的话肯定安排你吃饭。老哥有点小事跟你说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跟你捣鼓捣鼓,你听听吧。”

“你说吧,我听着。”

“前几天晚上你们是不是打架了。”

“你从哪知道的?”

董奎安说:“我跟你说,这小子挺不是东西。你别管我的消息怎么来的,反正我肯定听到点消息。这姓李的还要找你呢。在医院还不老实。”

加代问:“他怎么说的?”

董奎安说:“他的意思还要找社会人治你,还是怎么的。”

“找你了没有?”

“他知道我俩好,他不会找我。”
“他那天提到你的。”
“是吗?他认识我是认识我,但是我估计打着我的旗号为非作歹,我估计他应该是不会改。这个事,老哥给你提个醒。你要是不方便出头的话,我去办他。”

加代一听,说:“不用了,我安排。好嘞。”

放下电话,加代把电话打给了小毛,“小毛,你再去趟医院,姓李的那小子不老实,还他妈要找人,你去收拾他们。”
小毛说:“哥,我干脆把他销户吧。”

咖代说:“不要销户,这点事儿不至于,你想办法给他治服。”

“行,那我明白了。”放下电话,小毛叫上了阿泰,来到医院,打听到了李总的病房。两人带着刀来到了门口,门啪地一推开,两个老弟一个在削苹果,一个打水了。李总一看,顿时傻眼了,说:“哎,大哥,我都已经这样了......”

小毛说:“你他妈还不老实呀?”。你不老啊,是啊。说妈了,逼你不老实是不是?

“不是,大哥,我怎么不老实了?我都这样了。”

小毛说了一声,把门关上。李总的一个小老弟说:“哎,我去关门。”自己站起来,把门给关上了,而且本能就出去了。屋里只剩下小毛、阿泰和李总。

小毛和阿泰顺腰间把大砍砍抽了出来。小毛说:“我让你知道不老的后果。”

两人劈头盖脸朝着李总砍了十几下。眼见着砍一身西瓜汁。吹完以后,俩人大摇大摆下楼了,大夫看到了都没敢吱声。

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历经如此砍杀,李总突然话过来了。这回是把李总砍懵逼了,一年半载都下不了床了。小毛回来之后跟代哥作了汇报。代哥一听,说:“砍就砍了,不用管他了。这回不会再折腾了吧。”

汪毛说:“哥,你放心,肯定是不能了。”

董奎安也派人去医院看了。回来告诉董奎安说:“安哥,加代真他妈狠啊,手指头给砍掉不说,又砍了二十来下。”

董奎安一听,又砍了二十来刀,说:“行,这事儿我知道了,别往外传,也别跟别人我和他有接触。”

李总打电话让董奎安出头,结果又挨了一顿砍,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深圳找人不行了。怎么办,李总让护士帮忙拨号,电话打给了家门舅舅,香港同心社的双花红棍,于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