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安徽的张先生,在长沙经营猪肉生意十几年,这些年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也靠卖猪肉在长沙买下了房子和车子,张先生的妻子孙莉是一名家庭主妇,平日里在家负责照顾两个孩子。

一天下午有人给张先生打电话,说他的妻子在外面欠了很多债,大概加起来有200万左右,张先生听说妻子欠了巨额外债,犹如晴天霹雳,心想就算把家底赔光了也还不完这些账。张先生哪有心思开门面做生意,整个下午心里七上八下,打电话给妻子也没人接,

回家之后,张先生第一时间和妻子确认了欠款的问题,妻子坐在椅子上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就是打麻将输了200万,张先生知道妻子自从当上了家庭主妇,不知不觉就染上了打麻将的恶习,刚开始只是玩玩,放一炮就几元钱,没想到越打越大,在六年前,他曾经替妻子还掉了6万的赌债,妻子也保证以后不再打麻将。

200万的巨额债务让张先生坐立不安,随后他走访了妻子经常光顾的几家麻将馆,根据麻将馆老板介绍,一般情况下在麻将馆打麻将都是20元一炮,一般不会超过50元,如果超过50元,老板也会及时提醒对方不要因为娱乐伤了和气。麻将馆老板告诉张先生,按理说打麻将不应该输掉200万元,除非是借了高利贷。

张先生打电话质问妻子是不是借了高利贷,妻子置若罔闻,面对债主出示的借条和妻子摁下的手印和签名,张先生无话可说,只能安抚债主,然后将刚买的宝马车抵押卖掉,还掉其中一部分欠款,张先生名下还有一套房子,价值大概150万左右,现在还有部分房贷没有供完。房子想要短期内卖到不太可能。

面对妻子的巨额债务,有人出主意还是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比较好,当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到家里了解情况的时候,妻子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偷偷哭泣,只是喃喃自语说这辈子都毁在了丈夫的手里,自己原本是一名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本应该是职场上的人才,现在却被丈夫圈养成了一名家庭主妇。调解员面面相觑,或许妻子心里也有诸多委屈。

说到张先生的妻子孙莉,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移动公司上班,两人结婚后不久,张先生从安徽老家来到长沙赚钱打拼,生意有了起色之后,张先生劝说妻子辞职和自己一起到长沙定居,孙莉刚开始犹豫不决,家里人也反对她辞职,但是和丈夫长期两地分居也不是长久之计,最后她还是毅然决然辞职去了长沙。

妻子说两人刚结婚的时候,老公一个人在外面忙事业,自己在家里带孩子,不知不觉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六年前由于赌博欠下巨额债务,丈夫四处凑钱才还掉,孙莉出于对丈夫的内疚,也曾经试图和丈夫商量出去工作替他分担一点压力,可面对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自己只能被牢牢拴在了家里,等孩子稍微大了一点,却发现自己和社会格格不入,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工作也不太容易,最终孙莉从一名优秀的大学生被圈养成了家庭主妇,整天跟灶台和麻将桌为伴,随着老公生意越做越红火,面对人老珠黄的妻子,老公在家里总是颐指气使,吆五喝六,根本没有把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当一回事,特别是吵架的时候,老公经常把当年还赌债的事搬出来,自己心里有一肚子委屈也说不出来。

面对调解员质问赌债欠款的事,孙莉最终也说出了原委,实际上她根本没欠钱,孙莉说有一天在麻将馆和几个麻友聊到了婚姻,大家都唉声叹气,都说打麻将的女人最败家,其实男人们根本不知道作为一名家庭主妇的无奈,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让自己和社会脱节,成了依附在丈夫身上的寄生虫,而丈夫却看不见妻子的付出,家庭地位也越来越低。想离婚却发现离婚后自己根本无法生存。只能整天搓麻将了此残生。

孙莉的观点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孙莉说自己受够了丈夫的白眼,早有离婚的打算,但是现在经济大权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如果离婚了自己有可能净身出户,最后几个人合计,决定给自己的丈夫来一个釜底抽薪,先将财产转移出来,然后再谈离婚的事情,一个伪造欠条的阴谋在几个女人之间诞生。

婚姻原本需要双方共同经营,妻子的做法虽然过分,但是张先生多年以来忽略了妻子的付出,也是妻子觉得委屈的主要原因,实际上男主外女主内的婚姻生活是我们国家的婚姻常态,在这一点上,夫妻双方都为家庭做出了牺牲,应该得到对方的认可和尊敬,这样的婚姻才会更加的长久和稳定,而事业有成的张先生却恰恰忽略了这一点,最终才导致妻子离心离德,你们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