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场再起波澜,乌军突然对俄军精锐伞兵和老瓦格纳主力据守的赫尔松发动大规模突袭行动。乌军第一波突击队就有10多辆坦克和10多辆装甲车。在整个突击方向乌军集结起100多辆坦克装甲车,分为多个波次发动连续不停顿的进攻,这是典型的苏式装甲进攻战术。

乌军一天时间就前进30公里,俄军正在据守杜查尼村的第二道防线,如果乌军再形成突破,那么在第聂伯河东岸的重要机场查普林卡机场就非常危险了。

现在,海马斯不断炸桥,导致第聂伯河西岸赫尔松市俄军补给中断。俄军一天需要4000吨补给,但是现在只能补充三分之一。而这三分之一补给很大部分,都需要从查普林卡机场空运过去。

一旦,查普林卡机场进入到海马斯可以上课的距离,那么,就连这一点补给品都无法空运到赫尔松城。在赫尔松城的2万俄军精锐就真的要危险了。

虽然赫尔松一线俄军全都是精锐部队。但是,经过7个多月连续战斗和2个月补给缺乏的折磨。现在,第聂伯河西岸俄军很多营级战斗群满员率很低,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非常疲惫。

现在在俄乌战场,乌军已经掌握主动权,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各个方向攻击俄军。而俄军已经处于被动状态,甚至不知道乌军下一步要攻击哪里。

乌军在赫尔松方向发动攻势,也是要把俄军调动起来。因为,俄军固守阵地的时候,消耗并不大。但是,一旦让俄军动起来,那么俄军补给品消耗将会成倍增加,这将会加速俄军的后勤崩溃。

无论多精锐的部队一旦缺乏补给品,战斗力就会大幅度下降。这个时候就会从量变引发为质变。因此,一旦乌军再突破杜查尼村的第二道防线,海马斯可以打击查普林卡机场,赫尔松城就等于被关门了,就连空运补给都要中断。

现在斯特列尔科夫已经在公开攻击俄军总参谋长微笑男孩格拉西莫夫大将了,称格拉西莫夫是一个两脚架男孩,意思就是只能当一个机枪兵。但是,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却对格拉西莫夫很推崇表示认真读过格拉西莫夫的所有著作。

根据“iStories”的综合计算,在乌克兰战争的七个月中,俄罗斯损失了整个军队人员的3%至8%。这里不仅仅有阵亡人员,还有负伤人员,以及大量不堪苦战合同到期离队人员,甚至还有一些拒绝战斗人员。

军事专家帕夫洛·卢津认为,“动员不会解决俄军在前线的困难局面,因为未经训练的人不适合现代战争。”除非,俄罗斯有几个月的时间训练和武装动员部队,但是现在来看,俄罗斯已经很难再争取到几个月的时间。

不仅仅是人员,俄军损失更大的还有装备。经过“iStories”计算,俄军现役部队坦克已经损失35%,大约1192辆,另外装甲车损失数字为2259辆。虽然,俄军还有上万辆储备坦克,但是那些在西伯利亚树林里风吹日晒几十年的坦克装甲车,要想具备实战能力,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俄罗斯军工系统没有一年生产数百套上千套坦克电子设备的技术能力,只能搞出一些简易的设备。

现在,俄罗斯的策略和决策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守中的保守主义,撤退中的逃跑主义”。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后方总座满脑子政治仗。战场上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别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