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少将何以祥回忆泗县战役后陈毅“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

“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

泗城战是八师在解放战争开始后打的第一仗,然而初战就没有获胜。基层干部、战士普遍反映说,打了一个“窝囊仗“我则认为还得加上一个“糊涂仗”。部队思想十分动荡,从上到下失望、埋怨情绪极为普遍。战士们埋怨连、引歼部,连队干部埋怨营,团领导,团干部又埋怨我这个当师长的,而我们师里几个领导同志对前指也有一肚子意见。这种情况下,各种怨言都出来了。有的说:

“上级说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结果川敌两个打我们一个。”有的感觉华中不如鲁南好,“宁在北方走一千,不愿在南方走一天。”不少干部战士为八师的名誉担心,说:”八师从来没打过这样的窝囊仗,没想到丢人丢到这里来了!”“过去说咱八师是陈军长袖子里的小老虎,不到关口不放出来,这下再不用表扬啦!”各营各连站起队来,人员都少了一大片,情绪很难高涨,士气受到很大挫伤。

那些日子,我的思想压力很大。仗打成这样,怎么向干部战士们交代?怎么向陈军长交代?我和丁政委、王副师长以及刘春、马冠三同志商量了一下,确定由丁政委和参谋副主任石一辰同志一起,赶到临沂城附近的许大庄,向陈军长当面汇报战斗情况和部队思想动态。说到底,就是准备去领受批评甚至处分的, 结果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陈军长听了汇报,不仅没有严厉地指责我们,反而给了我们一番亲切的鼓励。

他说“八师在泗县打得很英勇、很顽强嘛!你们的对手是国民党军的主力,但你们说攻就能攻进去,要撤又能撤出来,吃掉了不少故人嘛互说明八师的同志还是很有本事的嘛。是支好部队啊!”他风趣幽默地教育我们说:“我要批评你们的是,八师还不够全面,你们只会打胜仗,不会打败仗。可是,你们不要听偏了,以为我陈毅在鼓励你们打败仗,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要经得起各种各样的磨炼,把部队锻炼得更坚强。打了胜仗,骄傲了,那很危险,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骄傲是政治上落后的表现。打了败仗,气馁了,这也危险,那是灭自己的志气,长敌 人的威风。要懂得在长期的战争中,谁笑到最后,则谁笑得更好!

为了弥补我师战斗减员,陈军长当时就决定从鲁南军区一、三分区的十七、十九两个团中拨一千五百人,从宿迁一带动员三百名新兵,从抗大第一分校抽调一百佘名干部,立即补充八师,使部队的建制得以迅速恢复,兵员和干部得到迅速充实

十月四日,陈毅军长在指挥华东战场作战的戎马控惚之间,又给我们写来一封亲笔信,派专人送到我八师驻地—宿迁东北的薛庄。信是用钢笔写的,遒劲有力,字里行间渗透着必胜的信念。

何、丁、王、刘诸同志:

此次两次到南边分局筹划行动,东冬两日始 归前指,颇感疚困。咋宋参谋长回部言及到八师 情形,知你们备战积叔,前丁政委来许大庄言及你们打通思想等经过,甚好!甚好l颇引为慰。 现我来七师小住一日,本拟来八师一行,现因要回去与华外会晤,以便迅速行动,到到八师之行,只好候诸后目,甚以为歉。

此次南行决定行动,并得中央抓难,即集中华 野、山野两部,进开桂系,突击中央系,进开两淮,突击淮北,巩固苏普,避开敌正面,突击敌 后及其翁点,先掌握陇海势,巩固白已的根本,然后渡河出击。这是肚利的打算。当我军北移术 (阳)、宿(迁)之间,使战局已变于我有利的地位, 假令敌早几天一部占领沐阳、宿迁,刚战局对我 极不利(因造成了山东震动,华中被围的局面)。

假令敌人不进两淮,而进新安(今新沂)、沐 阳,同样;之成我军极大困难,主要是补给线打断,山东空虚。这证明敌人兵力不足,企图打下淮阴,造成对外的声势。而实际这一着,并不足以振我。当我仍留在来安、渔沟之际我十分担心这一着。现我军北移,并华野已祀移,战局开始有利于我,进可以攻,退可以宁,山东无皮,淮海区巩固,因L局华中局面亦有保障 I加上出击淮北胜利,则全面改变。

传达学习了陈毅同志的来信犹如春风化雨,使我们全师干部倍受教益。

陈毅同志首先以战区最高负责人的身份承担了这次作战失利的一切责任。他就战役指挥上的失误向指战员做了高姿态的自我批评。他光明磊落、直截爽快地检讨了打泗县的决心不该下,这使我们特别感动和钦佩。陈毅军长在信中提及攻打泗县是由己指挥上失误,其实,这一责任并非在于陈毅军比本人。攻打泗泅县城的失利,客观原因是八师毫无准备地从山东到准北仓促投入战斗,加之人生地疏,天降大雨造成部队行动不便,而主观原因则主要是由于前指在战役组织、指挥、兵力部署上的错误,导致了敌一七二师的强硬。

陈毅同志那种胜而不骄、败而不馁并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是他一生思想品德的真实写照它如同一面明镜,照出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坦荡胸怀和崇高风范,同时,也照出了我们自己的不足之处。即陈毅同志在战役指挥的决心下达问题上,高风格地承担了责任,前指就更应当严格地,实事求是地检查自己,找出失利的原因,总结出以鲜血换取的经验教训,以利后战。

陈毅同志的自我批评有他自己鲜明的特点,那就是乐观积极,充满辩证法,使失利的检讨变成胜利的动员。

由于攻打泗县城未获全胜,部队中一些人把有思想情绪。对此,陈毅同志立足全局,以革命战略家的眼光和魄力,对敌我双方力量的消长作了精辟分析,他指出泗县这一仗,“是个平仗,不是个败仗。”因此他要求我们不应对失利作过分严重的估计,而应着眼全国局势,看到我军由弱转强的总趋势。这样的科学分析,对我们当时在受挫情况下,鼓舞士气、开阔视野、树立必胜的信念,起到了莫大的积极作用。

当时,泗县这一仗,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也知道了。毛主席曾来过电报,说这次仗没打好,是因为涨了大水,事先没估计到,要求部队不要丧气,要很好地总结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