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有一种破产叫做“老年破产”,60多岁的老人存款上百万,却害怕把钱花完陷入绝境,平常连肉都舍不得吃。

这其中,68岁的老人青山政司是一个典型代表。

政司的存款有2000多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28万。

按照存款数来说,政司算是比较富裕的老人。

但实际上,政司却过着连肉都吃不起的生活。

自从妻子去世后,政司就独自照料高龄的母亲,他们的日子过得相当拮据。

每天的生活费都控制在500日元以内,差不多30几人民币。

除了给母亲买骨头补充营养,政司基本不买贵的食物。

一盒十几块的小花生米小菜,也要分成好几次来吃,每次给母亲买的骨头也要分成三四次吃。

对于政司自己来说,小菜拌米饭一顿饭就解决了。

如果吃肉就超过花销,所以他基本上不买肉吃。

很多人都可能疑惑,这么多存款加上退休金,两个老人不至于过得这么凄惨吧。

让我们一起来算一笔账。

政司的每个月退休金8万日元,除了日常开销外,他每周还要给母亲请专业的护理。

再加上母亲的药和两个人的保险,每个月要花15万日元。

算下来一个月超支7万日元,一年下来就是80万日元。

这还只是最低的保守估计,也没有算上各种额外开支。

而在过去的五个月里,因为给母亲请护理和寄养,2000万日元已经花出400万,剩下的钱最多只够花十几年。

政司的母亲年轻时做小本生意,买不起保险,所以没有养老金。

他也曾想过外出工作但因为母亲老年痴呆离不开人,所以根本没机会外出赚钱。

如今母亲身体健康,自己的身体也还可以。

但一想到未来的生活,政司十分低落和迷茫。

他不能丢下91岁的母亲不管,可照顾长寿老人是一个无底洞。

万一真到没钱的时候怎么办呢?政司无奈地说,他可能会自杀。

看到这里不由得感到悲哀,一个即使手头富裕的年迈老人,却因为照顾上一代而生活艰难,

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甚至为了生计考虑自杀,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呢?

根据日本的专家调查显示,面临老年破产的老人主要是出生于二战后的“团块世代”。

这一代人约有1000多万,他们出生于二战后的婴儿出生潮。

年轻时赶上了日本的经济起飞,因此成为当年经济快速发展的脊梁。

这一代人一直被认为经济富足,但随着他们步入晚年,却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尴尬局面。

根据调查数据显示,团块世代的后代有790万人,上一代有180万人。

不幸的是他们的父母是日本,乃至世界上寿命最长的一代。

而他们子女又经历了泡沫经济,将近30%的人没有正式工作。

这就导致很多世块一代,既要抚养长寿的父母,也要帮助收入不稳定的子女。

而在团块世代中,存款不到100万(人民币6万左右)的人约占20%。

几乎每五个人中间就有一个,存款2000万的人尚且过得艰难,更别说这些上有老下有小的老人。

这一代人被父母和孩子夹在中间,活成了喘不上气的夹心饼。

在日本东京附近的埼玉县,如今生活着大批的团块时代。

在这里277户住户中,有老人要照顾的有55户。

同时又需要帮助孩子的家庭,有49户 比例高达90%。

这其中吉春夫妇就是典型的例子。

丈夫吉春已经67岁,退休后继续工作。

他和妻子的退休金加上自己的工资,每个月能拿到37万日元(约2万2千元)。

这些钱即使要养89岁的母亲,也绰绰有余十分富足。

但他们的安逸生活,却在2年前被打断。

2年前大儿子的妻子意外去世,36岁的大儿子又一直找不到工作,就带着两个孩子回来投靠父母。

因为大儿子几乎没有收入,他的生活费需要父母负担,两个孩子的学费和各种费用,也算在父母身上。

与此同时更严重的是,患有心脏病的母亲日益病重。

妻子却因为要照顾孩子,没有办法兼顾,只能找到日间照料中心。

每周四天把母亲送过去,这样子下来,医疗和护理费又增加一笔开销。

虽然母亲也有退休金,但还是需要夫妻两个垫补不少。

如今大儿子找到一个零工,开始批发葬礼用上的鲜花。

但这份工作要抚养两个孩子,还是远远不够。

两个孩子都在长身体,也都处于花钱的时期,一家六口每个月的花销最少47万元(2万9千元),远远超过了37万日元的收入。

而且他们还负担着房贷的压力,,每月还10万日元,还需要连续还贷13年。

吉春的存款目前还有200万日元,如果一直拿存款补贴家用,2年后就会花光。

原本吉春可以攒下更多的养老金,但因为泡沫经济很多公司大量裁员。

有些人在40、50岁被迫离职,再也找不到正式工作,进而收入锐减,吉春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吉春仍在坚持殡仪馆送外卖的工作,67岁的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但一想到孩子他只能继续干,除非哪天真的干不动。

而与此同时,祖孙三代花钱如流水的巨大压力,让妻子感到十分疲惫。

她自暴自弃地放弃了坚持十几年的记账习惯,她和丈夫从来没想过,会陷入现在这种的绝境。

他说:“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 觉得车到山前必有路,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我不敢看,想逃避现实。"

看起来富裕无忧的大家庭,既要抚养长寿的父母,又要帮助没有收入的儿子,老年后破产已经近在眼前。

有了后代的家庭,反而压力更大。

是团块一代不够努力还是团块二代没有干劲?

很显然这并不是他们的原因,时代所驱动的大环境,每一个平凡的个体难免受到波及。

看完这个纪录片,不禁想起了国内的80后和90后。

他们大多都是独生子女,也都上有老下有小,可以预见未来一定有很多压力。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新闻上曾出现各种“负能量”。

有失意的中年男人,应酬完一个人坐在地铁上哭,有外卖小哥因为赶时间闯红灯,在交警面前嚎啕大哭。

还有各种在角落里抽烟、偷哭的中年人,他们揭开了成年人脆弱的一面,也让人们看到没有谁的生活轻松无忧。

很多人正在背负着上下两代艰难前行,我们会不会变成“团块时代”呢?

这一点真的值得深思。

而如今有些人只看到表面,嘲笑他们没有能力不够努力。

但其实我们没有资格嘲笑他们,也没有资格嘲笑那些老来破产的人。

因为每个人都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永远年轻。

我们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生而平庸,迟早会迎来中年和晚年。

也都会面临上下夹击的问题,作为年轻人不应高估自己的能力,要想老有所依,或许年轻时就应该开始规划。

而如何避免像日本那样的老年破产,这也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