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庄宛秋上车以后,王瑞开着车,加代给左帅打了电话。“左帅,你往清泉路这边来。”“哥,有事儿啊?”

“有事。怎么,你忙着呀?”

“哥,,今晚香港、澳门来了好几伙,我走不开。哥,要是急事的话,我这就过去。要不是急事儿的话,我就晚一会儿过去。这边现在正干得热火朝天呢,澳门这边输三百多万了,正在调钱呢。”

“那你别来了,我找别人。”

加代又把电话打给了陈耀东。“耀东,你在哪呢?”

“哥,我在帅子这呢,我刚才听你和左帅打电话了。”

“那你也忙着了?”

“哥,今天晚上我跟帅子俩在一起。你要是着急,我就过去。”

“操,你俩都在忙。不用你们了,我找别人吧。”

加代把电话打给了小毛。“毛啊,你往清泉路这边来,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过来办点事。”

“行,哥,我立马过去啊。需要兄弟什么的吗?”

“稍微备一点就行。”

“好嘞,哥。”放下电话小毛带着阿泰,领着着四十来个湖南帮的兄弟从光明区过来了。

加代、庄宛秋和王瑞三人先到的清泉路,眼见着三个大落地窗的门面房,有七八个小伙儿在门口站着,宛秋一看,“是不是这儿?”正在此时,从屋里呼呼啦啦出来三四十个老头老太。加代对王瑞说:“我俩进去看看吧。”

来到门口,加代发现里面二十个小子在收钱,觉得这帮人太丧良心了。加代刚到门口,几个小子往外看,问:“找谁呀?”

“我不找谁。”

“散会了,想来明天再来吧。”

加代一听,说:“你等会儿。我问一下你们这有个姓李的?”

一个小子一听,朝着里面说道:“李总啊,有人找你。”

一个穿着西装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是谁呀?”

加代说:“哥们儿,我问一下,这是干什么的呢?”
“你干什么呀?散会了,想了解的话,明天来吧。”

加代说:“不是,我就先问问。我听朋友说说你们这儿搞什么计划啊?我想过来投一点。”

“那你进来吧。”李总把加代领进去了。

加代问:“你们这怎么投的呀?”

“呃,投的多,挣的多。你想怎么了解,谁给你推荐的?”

加代说:“有姓庄的老头儿......”

“你是他知道什么人?”

加代说:“我是他亲戚,我们谈谈吧。”

“谈谈吧。你等会儿。”李总转身朝着后面叫人过来了。一下子过来了二十来个小子。

宛秋紧张地看着加代,加代说:“什么意思?哥们儿。”
“你什么意思?找茬的啊?你要找茬的话,哥们儿,我提醒你,我明白你们这来什么意思。你家亲戚白天在这被我打了,你想过来要个说法,我告诉你想都不用想。我不是吓唬你,在这片黑的白的随你们,听没听见?”

“行。你等会儿啊。”加代拿起电话正要往外拨。

李总一看,说:“不是,你要干什么?”

小毛过来看到江林的蝴蝶奔停着,把车跟着停在了后面,直摁喇叭。加代看了一眼,拿起电话说:“你们进屋吧,我看着你了,就是亮灯这个。”李总想拦已经来不及了。二十来个小子往外一看,四五十个穿得花花绿绿的,一看就是流氓,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小毛拎着十一连子,后面的阿泰等人拎着大开山,走了进来。冲着加代叫了一声哥。加代说:“来,进来!”

李总懵逼了,说:“哥们儿,你什么意思?玩社会啊?我认识深圳的蒋荣和董奎安,我们关系挺好。”

小毛坐在加代身边,加代一摆手,小毛朝着屋顶哐地就是一响子。李总一捂脑袋,说:“哎兄弟......”

小毛,十一连子一指,“跪下!”

李总说:“哥们,我们谈谈行吗?你有什么想法,你说出来。”加代说:“我什么想法也没有。我来之前呢,我就在想,你们能是什么样一群人呢? 我也不给你们送进去。”

李总说:“我认识蒋荣。”
加代说:“你认识蒋荣他爹都不行,你把蒋荣的父母喊来都没用,在这儿一点面子都没有。这样吧,你把钱给我交出来,别的钱我也不要,一百万,我家亲戚的钱。”

李总一听,说:“行,这钱我给你。”
加代又接着说:“好,这是你骗他的钱。你打他的钱怎么算?”
李总说:“多少钱?你说。”

加代说:“你觉得你值多少钱?我今天在那儿能废你,你看你值多少钱? ”

李总一听,说:“哥们儿,我今天有多少给你拿多少行,行不行?”

加代说:“行,。我看看有多少钱?”

李总这边的二十来个小弟一溜排跪在墙边。李总捧出了二百七十来万。加代一看说:“MLGB,你们还有良心吗?”

李总说:“哥们儿,我们怎么都行,哎,我们服气了,我们惹着你了,我指定是不对,我也不敢了,以后我他妈也不敢这行了。”

“你不干了,也不行。”

加代让王瑞把秋姐带了出去。加代说:“毛啊,把这小子的手指都剁了。”

阿泰手起刀落,把李总的两只手从无名指到食指齐根剁了,并且捡起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把大拇指也砸了。

加代一旁冷眼看着,那一帮小子一个个都哆嗦了。“我看你们岁数都不大。”加代看着其中 个问,“你多大?”

“大哥,我今年二十六。”

加代说:“CNM,你要是玩社会,混江湖,说你打架给谁给砍了,给谁揍了,我都敬重你,叫个老爷们儿,这是干什么呢?这么一点岁数干这活啊?都他妈折寿,你知道不?你忽悠别人爹妈!如果是你爹妈的,你他妈这么忽悠啊?你们没有良心啊?你们都自扇嘴巴。”

二十多个小子啪啪自扇嘴巴。

过了一会儿,加代说:“我看你们岁数小,你们都滚蛋,该回家回家,你们要再让我知道你们干这个,别人治不了你,我能治得了你。我下回如果再看见你们干这活儿,我全他妈给你们废了,就跟他一模一样。我说我下回要砍你们,我比他还得重。都记住没?”

“哥,我记住了。哥,我记住了。不敢了,指定不敢了。”二十多个小子都哭了。

加代让二十来小子滚蛋了,指着李总说:“你自己想办法,把所有的钱还回去。你要再接着干,我下回来送你上路。”

加代让小毛巾把钱拿上,说:“走!”

直到门口,加代对小毛说:“打个电话,把他送医院去,手指别给他。”

阿泰说:“肯定不给他,在我口袋呢。”

来到车上,加代把钱往秋姐手里一递,说:“这都给你,回去给老爷子。姓李的基本上干不了了,手指头都没了。”

秋姐一听,说:“代弟,这不会出事儿吧?依我的意思,给他们都送进去,给他来个无期限。”

加代说:“大姐,咱还不至于。天下不公平的事太多了,这是我赶上你家的事儿了,我能管了,别人家爹妈的事儿,我管不了。那么些不公平的事儿,我全能管着吗?我管不着,我也不想那么做。我打他一顿,出出气,因为他打了老爷子,我得打回来。至于说别的事儿,我管不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