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丁博豪向父亲提出,自己要从家里搬出去住。

他以为父亲会挽留自己,他以为父亲还在乎他这个儿子。

但是,父亲非但没有阻拦,还答应得非常爽快。

从家里搬出来后,丁博豪租了一间地下室。

和他一起合租的室友,以为丁博豪和自己一样,是个一无所有的北漂族。

直到有一天,丁博豪的姑姑来找他。

“家里有59间房,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受罪?这里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住时间长了身体都搞坏了。走!跟姑姑回家。”

一番话说得室友目瞪口呆:59间房,那不是收租大佬吗?

既然家里有房,丁博豪为何要出来租地下室住呢?

接下来,姑姑拨通了丁博豪父亲丁宝生的电话,丁宝生在电话里的一句话说出了原因。

“他已经19岁了,我们已经没有伺候他的义务了,他爱住外面就住外面吧!”

丁博豪和父亲丁宝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刚刚职高毕业的儿子,丁宝生为何会袖手旁观?

然而,丁博豪和父亲的事还没弄明白,丁博豪的3个姑姑却和丁宝生闹上了法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父亲有59间房,儿子却租住在地下室

丁宝生之所以和3个姑姑闹得不可开交,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家里的那59间房子。

最初,他们家房子的数量还没有这么多,只有13间。

这13间房虽然位于北京郊区,是丁宝生父母一辈子的心血。

除了房子,他们二老还生养了3个女儿,1个儿子。

那些年,房子还没这么值钱,二老供养几个孩子非常吃力。

后来,随着经济的繁荣发展,北京郊区也被开发,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涌进首都谋生。

丁宝生的父亲很有经营头脑,是最早一批将房子外租的房东。

渐渐地,家里生活条件开始好转,而丁宝生作为家里的独子,自然很受父母疼爱。

1999年,母亲将收租的事情全权交给了丁宝生打理。

每个月,丁宝生收了租子,除了给父母一部分生活费,剩下的都落自己手里了。

已经出嫁的三个女儿对此不置可否,那时候她们觉得,父母健在,钱不钱的无所谓。

那段日子,是这个家最和谐有爱的一段时光。

3个女儿抽空就会大包小包回家看望父母,丁宝生和3个姐妹关系也非常好,姐姐带着孩子来家里,丁宝生不是买衣服就是买玩具,走了再给孩子们些零花钱。

一家人总是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2000年,母亲的意外离世,让全家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办完母亲的丧事没多久,家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丁宝生离婚了。

丁博豪当时年纪还小,对父母的乍然离婚,他并没有多难过。

而且爷爷对丁博豪非常疼爱,他的名字就是爷爷起的,寓意是希望未来他能努力拼搏,做出一番事业,成为一个让家人引以为豪的成功人士。

由于家里的13间房是在丁宝生父母名下,所以妻子离婚时也没有分走丁家任何财产。

根据法律规定,更有经济能力的一方会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因此,丁宝生的发妻最终只能净身出户,孩子也没有带走。

丧母,离异,一时间,好像所有的伤心事都让丁宝生遇到了。

他拿着收来的租子整天借酒浇愁,花天酒地,以此麻木自己。

很多时候,儿子丁博豪都跟爷爷待在一起,看着聪明可爱的孙子,爷爷总忍不住满眼含泪:“我的乖孙子,没人疼你,爷爷疼你。”

就这样,丁博豪在爷爷的陪伴下度过了童年时光。

2011年3月,年迈的爷爷病重,住进了医院。

而此时,丁宝生却正在扩建家里的房子。他借了钱,准备将父母的13间房子扩建到59间。

所以,父亲住院期间,基本都是3个女儿跑前跑后,在悉心照顾。

世事难料,一个月后,老人还是撒手人寰。

老人的离世,家里最伤心的就是丁博豪了。而且,自从爷爷离世后,他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父亲不是对他爱答不理,就是处处针对他。

很多时候,丁博豪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孤儿。

时间长了,丁博豪有了搬出去住的想法,但其实他内心深处并不想离开父亲。

可是,当他提出自己想搬出去的时候,父亲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另一边,丁宝生的3个姐妹知道丁博豪搬出去住之后,瞬间坐不住了。

其中一个姐姐来到丁博豪租住的地下室,看到恶劣的生活环境,忍不住痛哭起来。

她给丁宝生打电话,让他把丁博豪叫回家,可丁宝生却表示:儿子已经大了,成年了,自己没有再抚养他的义务。

当时丁宝生父亲离世前,叮嘱3个女儿,以后要多照顾照顾丁博豪。而面对如今这样的情况,3个姐妹愤怒不已,她们联合起来,要求平分父母留下的房产。

而丁宝生却表示,扩建房子的钱都是自己出的,她们没有出一分钱,如今凭什么要求平分?

昔日的兄妹、姐弟情分,在实在的利益面前,变得不值一提。

双方闹得不开交,到最后,还找了调解人员。

一个女人,让一家人反目

调解员将几人找来,坐在一起,面对面解决问题。

问着问着,事情的真相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原来,一切的症结都来自于一个女人。

2007年,丁宝生认识了一位姓王的女士,两人非常谈得来。没过多久,他就把王女士领回了家。

当时,丁宝生的父亲还没过世,丁博豪年纪也还小,对妈妈没什么概念的孩子,面对王女士的示好,他很快就接受了。

丁博豪主动喊王女士“妈妈”,对此,丁宝生和父亲都非常欣慰。

就这样,王女士以继母的身份进入了丁宝生的家庭。

结婚之后,她一直对丁博豪这个继子照顾有加,非常体贴。

没过多久,她怀孕了。

一个女人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这也是很正常的,对此,丁宝生并没有说什么。

说到底,无论是丁博豪还是王女士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自己的。而且以他们家的经济能力,再抚养一个孩子也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事情变得不一样,就是从王女士有孩子以后开始的。

有一天,丁博豪突然发起了高烧。丁博豪爷爷在王女士的房门口一直叫她,想让她带孩子去医院,可无论老人家怎么喊,王女士就像没听到似的,始终没有开门。

无奈之下,老人家只好给大女儿打了电话,这才把高烧的丁博豪送到了医院救治。

自那以后,老人家和丁博豪的几个姑姑就极力反对王女士生下这个孩子。

一是他们觉得,有了自己的孩子,王女士会对丁博豪更加不上心,到时候丁博豪的处境会更加可怜。

二是他们认为,王女士要孩子的目的不单纯,就是为了分丁家的财产。他们当地有好几户人家就是这样被骗走了所有财产的。

原本意志坚定的丁宝生,面对所有人的反对,也开始动摇起来。他劝王女士暂时先不要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

孩子没了以后,丁宝生对王女士充满愧疚,不仅带她出去游玩了一圈,而且比以前更加听她的。

丁博豪说,王女士很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爷爷在世的时候,她还能顾着爷爷的面子,对他好点儿。

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在家里简直没了容身之地。他和父亲的诸多矛盾,都是王女士在背后捣的鬼。

本来想以“离家出走”的理由引起父亲对自己的重视,没想到,父亲不仅不在意,反而答应得非常爽快。

“他们就是想把我甩掉,然后再生一个。”丁博豪气愤地说道。

面对儿子的指责,丁宝生却是另一番说辞。

“我们家住在郊区,网速不行,他搬出去就是为了打游戏。我也从来没要赶他出去,他职高毕业后,天天窝在家里晚上打游戏,白天睡觉,经常吵得我们睡不好觉。”

丁宝生非常委屈,他还说家里一直留着丁博豪的一间房。而且,自从丁博豪搬出去后,他每个月都会给他1000元的生活费。

对于和儿子的矛盾,丁宝生并没有表现得十分气愤。可是提到已经出嫁的姐妹要平分家里的房产时,他气得火冒三丈:

“她们一个个已经出嫁了,凭什么要求分房子?再说,当时扩建的时候,她们也没有出一分钱,根本没有资格平分。”

“当时的13间房子,是我们姐妹几个帮衬父亲才建起来的。父母病重的时候,都是我们几个在床前尽孝,你整天见不着人。怎么说,房子应该有我们一份。”

几个姐妹表示,更重要的是,自从丁宝生再婚以后,家里收租的事情全权都交给了王女士。

如果她们不明确分一下,父母留下的财产早晚会变成王女士的私人财产,到时候,她们可怜的侄子丁博豪又该怎么办?

经过调解员调解,丁宝生最终做出了妥协。他表示,自己愿意把收租的钱,每月拿出5000元给几个姐妹。

而对于儿子,只要他不再整天沉迷打游戏,找份工作踏踏实实地干,他也愿意拿出6间房让儿子自己管理。

这份协议缓和了一家人的关系,可是没过多久,他们竟然闹到了民事法庭上。

出嫁的女儿有继承父母遗产的资格吗

几个姐妹表示,丁宝生将家里59间房其中的52间都用来出租,每个月能拿到3万多元的租金。

可却总共给她们姐妹3个5000元,而且,自从签订协议以来,他们从来没见过这5000元。

然而,丁宝生却表示,每个月收了租金,他都会拿出5000,第一时间给3个姐妹送去。

而且,考虑到丁博豪和姑姑们关系好,他是让丁博豪亲自拿着5000元给她们送去的。

而对于丁宝生这样的说法,3个姐妹根本不认。

她们觉得丁宝生就是给了他们一张空头支票,并没有付诸现实。

丁宝生以为3个姐妹贪得无厌,无比强硬地说道:“你们已经出嫁,根本没有资格分父母的遗产。”

这个原本拧成一股绳的家,如今变成了两个阵营:一边是父亲,一边是3个姑姑,而丁博豪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姑姑们这边。

2015年,一直在外租住地下室的丁博豪回到家里,要求父亲进行财产分割。而且,为了公允起见,他要求亲自查看家里的财务收支。

丁宝生勃然大怒:“你老子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继承我的财产,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被父亲这么一骂,丁博豪更加认定,家里的钱说不定早就已经被挪用,过到了王女士名下。

最终,3个姑姑将丁宝生告上法庭,要求他把父母的房产进行合理分配。

当然,她们是有理由这么做的,因为她们有丁宝生父亲生前留下的遗嘱。

遗嘱上明确写着,要求自己的房产能在自己离世后,平均分成5份,3个女儿、1个儿子、1个孙子每人分别继承一份。

看完遗嘱内容,丁宝生呆愣当场。

但他还是下意识提出反驳,表示父亲病重时很多时候意识都不清醒,怎么可能会写下遗嘱。

这份遗嘱一定是假的。

可3个姐妹表示,父亲刚刚住院就当着他们3个姐妹的面,亲笔写下这个遗嘱。

丁家大女儿表示,她从小看侄子丁博豪过得可怜,不然也不会人过半百了,再来争这些东西。再者,他们村里已经有人再婚之后被骗婚,她不想弟弟丁宝生到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以悲惨收场。

对此,丁家二女儿和小女儿非常同意大姐的说法,她们都知道,和王女士结婚后,丁宝生就把家里的财物交到了王女士手里。这几年,王女士不知从中捞了多少好处。

随即,丁博豪也进行了补充说明。他说,据他在家那些年观察,父亲每个月的花销至少有好几万,但家里并没有发生改变。他怀疑这些钱都被父亲拿来讨好继母了。

再过几年,如果继母生了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他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经过各方协商后,对于这场家庭财产纠纷,执法人员最终决定将丁宝生父母留下的遗产分为两份。

由于丁宝生一个人出钱翻建了房子,所以他一个人继承总房产的50%。

剩下的50%,儿子丁博豪和3个姐妹各继承12.5%。

此外,对于丁博豪以后是否能完全继承父亲丁宝生的遗产,丁宝生也当场做出表示:

虽然目前他只有丁博豪一个孩子,但不保证他以后会再生。所以,他明确表示,只拿出自己的5%给儿子,剩下的是否要留给丁博豪,要看自己意愿。

所以,这场闹了几年时间的财产纠纷,终以丁宝生继承45%,儿子丁博豪继承17.5%,3个姐妹各继承12.5%而彻底结束。

一个本来完整和睦的大家庭,随着两位老人的离世,也随之分崩离析,不得不令人叹息

富不过三代,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丁宝生一家人的做法也让人深思:究竟什么才是好的家庭教育?一个的家庭,只要有钱就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