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今年,宿州城有一徐老汉,和老伴儿刘氏靠卖豆腐为生,别看他是男人胆子小得可怜,连夜路都不敢走,因此家里好多生意白白溜走。

一日,他为向老伴儿展现男子汉气概,半夜到人家送豆腐,刚走一半儿,碰见的事儿直接把他吓瘫在地,多亏他机智聪明捡回条小命,究竟发生了啥?您往下看。

且说这天夜里,徐老汉正准备关店,就听背后有人问道:“老板,还有豆腐么?”徐老汉吓一跳,转身一看来人书生打扮,举止十分儒雅,心才稍稍放下。

正在这时刘氏从屋里出来,仔细打量书生几眼道:“呀,你不是苏员外家的庄先生么?”书生笑着点点头。苏员外是老主顾,经常照顾徐老汉家生意,刘氏心想剩下的豆腐丢也是丢,不如做个人情送给书生。

刘氏接着道:“庄先生,家里剩二十块豆腐,都给你啦。”刚说完徐老汉眼珠一瞪,意在责怪媳妇,庄先生也有些不好意思,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徐老汉道:“不如这样吧钱我照付,天黑豆腐不好拿,您帮我送一趟吧。”刘氏见徐老汉把钱揣起来,心里十分不痛快,强笑着让他等会,自己回屋换身衣服。

徐老汉见状一同回屋,嘴里还埋怨刘氏,不就几块豆腐,一个大小伙子拿不回去?刘氏火往上撞,怒道:“生意本就不好做,再说又不用你送。”随后轻蔑一笑,嘲讽徐老汉胆小不敢出门。

徐老汉似乎被气急了,男人的尊严怎容许践踏,他二话不说,拽下根粗麻绳,将豆腐缸固定在小推车上,冲出门跟庄先生走了。

苏家大宅建在城郊,离店里足足有十里地,途中还经过一片乱葬岗,徐老汉刚走三里便后悔了,腿肚子直大哆嗦,颤颤巍巍跟在庄先生后面。

不一会儿俩人来到乱葬岗附近,庄先生忽然停下来背对徐老汉说道:“好了,豆腐放这吧。”徐老汉一听开心极了,立刻将豆腐缸卸下来,把粗麻绳惯性套在脑袋上,乐呵呵地离开了。

往回走的路上,徐老汉心里觉得不对,明明送去苏府,咋到乱坟岗就停下了?转念又想,豆腐不是给死人上供用的么?难道庄先生...徐老汉越想越害怕,不禁加快脚步,一抬头傻眼了。走来走去始终没绕出乱坟岗,难道是“鬼打墙”?徐老汉吓得瘫软在地上,哭天喊娘求各路鬼放过自己。

眼看着被困在原地,徐老汉手中胡乱一模,摸到脖子上的粗麻绳子,要说人的潜力是逼出来的,他急中生智将粗麻绳子一点点拆成小股,然后系在一起,转眼拧成一根足有百米的细绳子。

他将绳子一端绑在一棵树上,顺着绳子一点点往前走,等到绳子快用尽,再找下一棵树,一个多时辰后,他终于见到回家那条路,激动的撇下小推车,一口气跑回家。

到家后,刘氏一把鼻涕一把泪抱住徐老汉使劲哭,没等徐老汉讲出自己经过,刘氏先开口说道:“你知道嘛,刚才王二嫂来咱家窜门,说庄先生半月前就死啦,来买豆腐的应该是鬼。”徐老汉一阵后怕,讲出刚在遭遇,想必真碰见鬼了,多亏自己机智,否则回不来了。

次日,徐老汉家刚一出摊,好几个人争先恐后告诉他们发生的大事,据说昨晚苏员外和媳妇,还有管家全死了,死相凄惨。徐老汉夫妇一听大惊失色,或许只有他俩知道苏员外一家兴许是被庄先生害死的。

当晚,庄先生又来到徐老汉家,两口子吓得刚要喊人,庄先生却恭恭敬敬给二人失礼,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抱歉,是他考虑不周,才让徐老汉被其他鬼设下圈套。

徐老汉咽了口吐沫,哆哆嗦嗦问道:“那,庄先生,苏员外一家...”没等说完只见庄先生眼神变得阴冷起来,他点点头承认三人被他所杀,并讲起事情经过。

原来,庄先生无意间撞破苏妇人和管家丑事,二人决定先下手为强,苏夫人装作被庄先生玷污,到苏员外那儿告状,苏员外气急败坏雇人将庄先生推入河中淹死,装成不慎溺水而亡的样子。

本以为事情能不了了之,哪料庄先生冤死未能投胎,决定向苏家复仇,这才到徐老汉家买豆腐到乱坟岗,找几个鬼帮忙。那夜鬼太多,有几个调皮捣蛋的,设下鬼打墙戏弄了徐老汉。

辞别徐老汉夫妇,庄先生转身投胎去了,此后徐老汉胆子也变大很多,晚间没少送豆腐,家里生意因此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