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我拿着一日清单走在走廊里,心里想着医生说的话,你母亲这病,需要不少钱,你们要早做好准备了。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走着,心里做着一个很大的决定:这次一定要让弟弟出钱给母亲治病。

我心里想了各种各样的场面,心想,如果我说了这句话,弟弟会怎样?会愤怒?还是会无所谓就将这些钱出了呢,我不敢想。

在我的脑海里有个画卷,一直挥着不去:在一个农家小院的饭桌上坐着一家4口人,女孩伸手拿着筷子去夹菜,结果被母亲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说道:你饿死鬼托生的,不知道让着弟弟,让你弟弟先吃!

那个女孩就是我,从那时起我就记住了,什么好吃的都要先给弟弟,我所有对弟弟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是付出的那一方,比如现在母亲生病,从治疗到照顾我是理所应当的,如果说我想让弟弟出钱,给母亲治病的话,那就是我反了天了。

不过,这次我要反一次天,因为我真的撑不住了。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母亲的病房门口,我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看到弟弟坐在那跷着二郎腿,拿了一个我刚才在下面买的苹果咔嚓咔嚓地吃着。

那苹果五块多一斤,我自己舍不得吃,给母亲买了四个,就是为了让她补充点维生素。

可是,此刻弟弟吃的真叫一个惬意,一个刚吃完,母亲又赶紧递过来一个说:吃吧,再吃一个。

看到母亲那个神色,我心里忍不住一阵悲哀:这苹果从我买回来,母亲从来就没有让我吃过。

弟弟看到我进来,站起来说:“姐,你来了,那我走了啊。”

说完,他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我在门口堵住了,跟他说道:“你别走,我有事跟你说。”

他扒拉了一下自己那光洁的头发说道:“什么事儿,你说吧。”

我看了看弟弟那圆润的脸色,知道他最近生活过得惬意,听说涨工资了,而且弟媳妇直播也赚了不少钱。

看着弟弟那已经有了啤酒肚的滚圆腰身,我咬咬牙狠狠心,微闭着眼睛说:“这次妈的住院费你付了吧?”

“什么?你让我出?”

弟弟跳了起来,好像是听到了爆炸性新闻一样夸张地吆喝道,然后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

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母亲,母亲也透露着惊诧的目光,那眼睛好像在质问我,到底想干嘛?

我赶紧将弟弟拉出去,拉到走廊里,此刻,我不想让母亲生气,毕竟对她身体不好。

2

“你出一次怎么了?母亲生病你不应该出钱吗?”拉出走廊后,我硬起头皮,接茬弟弟的话说了出来。

“你说吧,你什么意思?别在这给我唧唧歪歪的。”

弟弟显然不耐烦了。

“我没有意思,就是让你尽一次孝,给母亲出一次钱,怎么了?”

我的话语彻底地激怒了弟弟,他有些气急败坏地在走廊里转了几圈,然后伸直头指着我说:“我就没见过这像你这么不孝的闺女,妈白养你了,现在让你出点钱你都不愿意出,真是个白眼狼。”

被弟弟这么一阵咆哮,来来往往的护士还有医生,包括医院里的病人和家属,都盯着我看。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不孝女。

我正想说些什么,可是弟弟甩一下手,转身就走了。

看到弟弟的渐行渐远的身影,我心里憋屈透了,眼泪顺着脸颊扑哧扑哧地开始往下掉。

父亲走得早,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姐弟生活。

弟弟是当初母亲东躲西藏才生下的,弟弟比我小了十岁。从弟弟出生那一刻起,我就被父母灌输了思想:弟弟是这个家里的根儿,是咱家里的宝,你一定要对弟弟好,拼命的好。

母亲地教诲让我不敢懈怠,从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对弟弟好,拼命的好以。至于我在找婆家的时候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男方家愿意照顾我的弟弟,将来愿意给我的弟弟操办结婚事宜。

后来,现在的老公接纳了我,同意了我的条件。虽然我嫁给他的时候已经30岁了,在我们那里,已经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大龄剩女,可是我不后悔。因为,弟弟不会没人照顾了,我谨记了母亲的教诲,没有忘记夫妻临终的嘱托。

3

老公没有放弃自己的诺言,拼命的干,从来不舍得休息一天。有时候因为没活在家休息了,他也到处去打个零工,因为他肩上负担着两个家庭,一个是我家,一个是我弟弟家。

他没有食言,弟弟结婚的时候,他拿出了10万块钱给弟弟操办了婚礼。

我以为弟弟结婚了,我就能过自己的生活了,能松一口气了。

可是,没那么简单,他结完婚还要让我帮他照顾小孩。

这一切我都心甘情愿,因为我一直记得父母的教诲:我要照顾弟弟,要心疼弟弟,弟弟是我娘家的根儿。

直到有一天,我开始怀疑,我怀疑父母说的这句话到底是对是错。

那是因为我老公在一次干活的时候,从高处摔了下来,将腿给摔断了。

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难,家里没什么钱,这些年全被我拿去贴娘家了,而我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弟弟了。

我想着,弟弟如今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他公司里上班,弟媳妇直播做得很不错,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也是是母亲在照料,我心想着他拿出些钱来帮助他姐夫治病,这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我急匆匆地跑去后,傻眼了。

“那是你亲姐夫,你怎么能这样呢?”那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在娘家嘶吼了起来。

看到我在那愤怒,弟弟一句话也不说,坐在屋子的沙发上,弟妹忍不住了,走了出来说:“我没有钱,那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让我们去卖血卖肾吧?”

我站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老公躺在医院里等着这些钱救命呢,弟妹说了这样的话,我把目光投向了母亲。

我希望母亲能说句公道话,这些年我全心全意为的全是娘家,如今我家里出事儿了,我想靠一靠娘家,这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母亲根本就没说话,站起来,一声不吭就回到她的卧室里去了。

那一刻我浑身冰冷,虽然是三伏天,我就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冰窟里一样,四处都呼呼地冒着寒气,一股股地往我身上扑。

最后,婆婆找到了小姑子,又在亲戚们借了一些钱,总算是帮着老公做了手术。

可是那次老公摔得太狠,落下了病根不能再做力气活了,家里也少了很大一份的收入。

可是,偏偏祸不单行,刚好在此时母亲生病了。

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早期的胃癌,能做手术。

4

就这样,我每天跑前跑后地陪着母亲检查,一直到做了手术,伺候到母亲出院,弟弟都没有来过。

直到有天上午,我看到母亲呆呆地望着隔壁的床。

隔壁床的儿子是个孝顺的,伺候他母亲伺候得非常尽心,我知道母亲是想儿子了,就忍不住出去给弟弟打了个电话,想让他过来看一看母亲。

可能是我的电话提醒了他,也可能是他那天良心发现了,到下午的时候,他跟着弟媳,两个人掂了几个苹果来到了医院。

母亲一看到弟弟来的,兴奋地嘴都合不拢了,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她一句两句地对着弟弟说:坐下,来,坐下来休息休息,外面热不热?你累不累呀?渴不渴?饿不饿?

她一边问着,一边让我去给弟弟倒水,给弟媳妇儿洗水果。

从始至终弟弟从来就没有问一句母亲手术做的怎样,成功不成功,有没有需要花钱的地方,需不需要他付点住院费,看完母亲之后他转身就走了。

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母亲出院。

无数次的黑夜里,我都在想着母亲说的那句话:我要记得弟弟是家里的根,要心疼他,要体贴他。

可是一步一步走来,我忍不住的问自己,母亲说的这些话对吗?

5

这次引发我和弟弟在医院走廊里这次争吵,是因为我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了。

这几年,老公摔断了腿以后,家里的经济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家里没有了经济支柱,两个孩子都要花钱,而且公公婆婆年龄也大了,时不时的犯些小毛病都需要钱,就我平常打零工,挣的那仨核桃俩枣根本不行,日子过得就是捉襟见肘,自己一家还顾不过来呢,母亲接连生了两次病,更是让我是掏空了家底儿。

这次跟弟弟张口,确实是,我实在是拿不出钱了。

可是,我没想到,我的亲弟弟,我为他掏心掏肺,割血割肉的弟弟,竟然拒绝了我,而且当着医生和护士的面拒绝了,我还在走廊里说我是个白眼狼。

我就那样呆呆地站在走廊里,想着我隔壁邻居大嫂的弟弟。

邻居大嫂弟弟比她小4岁,家里也是只有他们姐弟俩。

大嫂跟我说过,他弟弟特别的心疼她,每次过来看她的时候,都要偷偷地给她塞一些钱,嘱咐她不要那么劳累,要知道心疼自己,吃好点,喝好点,她父母身体有个不舒服,弟弟从来不告诉她,都是她弟弟一个人担着。

听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真的好羡慕呀,我心想:假如我有这样一个弟弟该多好呀。

母亲出院后没多久,就到了她66岁的生日。

这次,因为给母亲凑住院费,家里困窘的已经快揭不开锅了,实在是囊中羞涩,我就到街上去买了一个大红的棉袄给母亲做生日礼物。

那天,我带着两个孩子,还有老公一起回到母亲那里。

一进去,就看到桌子上摆了四个凉菜儿,母亲在厨房里蒸面条。

看到我们来了,母亲也松了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弟媳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弟弟正在玩游戏。

看到我们进来,他们也没有起身,弟媳妇撇了一眼我提的那个袋子,张嘴说道:“姐,你给咱妈买的啥呀?”

我看了一眼弟媳那个样子,回了一句:“买了个棉袄。”

看到我这样说,弟媳站了起来,抓过我手里的袋子,打开说:“你就买个这样,你太小气了吧,这几十块钱吧。”

“嗯,不贵。”

“姐,你真的太小气了,去年我妈过生日的时候,我花了2000多块给我妈买了一套衣服呢,你看同是做女儿的,你怎么就买个几十块钱的衣服呢?”

听到弟媳妇这样说,我浑身的气都不打一处来。

母亲前后几次住院,弟弟一分钱都没出,我知道弟弟一方面是没有责任和担当,另一方面也是弟媳妇。

弟媳妇但凡是好的,弟弟就不可能那么不懂事儿,一分钱都不出的。

我心里想着,当初弟媳妇儿跟弟弟相亲的时候,隔三差五的要钱,都已经把彩礼送去了,还说要买一个最新款的电动车,我和老公都是咬咬牙,狠狠心将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送给她家,让她风风光光的嫁了过来。

可如今呢,还轮到她来这讽刺我?

“那你给妈买的啥?你妈过生日你花了2000多,咱妈过生日呢,你买的啥呀?你还在这说我。”一句话我就记住了她的要害,我知道母亲过生日,她从来是啥都不买的。

弟媳听到我这样一说,眼睛一撇,气愤地将瓜子往桌子上一扔,说:“我说你的,你说我干嘛?”

听到她这么说,我愤怒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有啥脸说我,这么些年你为家做过点啥,咱妈住院哪次不是我掏的钱?”

“你当闺女了,你出个钱咋了?还委屈你了不成?”

“你妈要是住院了,你一个人拿钱试试,看你心里怎么想。”

“你咒谁呢?你咒谁呢?”

弟媳妇听到我这样说,气呼呼地嚷嚷着。

看到我这边吵成这个样子,两个孩子躲在我身后一声不吭。

母亲走过来,有些生气地对着我说:“你一来就找事儿,就不能让我消停会儿。”

听到母亲这么说,我心里也很难受,张嘴说道:“妈,是我一来就找事儿吗?”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消停点吧,就你事多,吃饭吃饭。”

看着弟媳妇儿那翘得高高的眉毛,还有弟弟那一脸不屑的样子,再加上母亲这几句话,我实在吃不下去饭了,我拉着孩子们说:“走!不吃了。”

说完,我们转身就离开了。

一出门,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就在脸上哗里哗啦流了下来。

我本来想着,既然我这么不受待见,以后就少回来,不跟他们接触就是了,可是,我发现,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上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