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是赵姨,今年67岁,老伴去年突发脑溢血去世,就剩下我一个人。

前几年,刚退休,我和老伴过得很开心,他开着车,带着我从南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看到哪里风景不错,我们就租房住上一段时间。

我和老伴退休工资加起来14000多,两个人生活也花不了多少钱。加上女儿女婿远在澳洲,不需要我们支援他们,甚至他们每年还给我们好几万的孝敬钱。

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只可惜,前年老伴生了一场大病,做了手术,之后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我们也不再远行,都是在家,我照顾他。

老伴有点胖,我比较瘦,一个人照顾他也很吃力。

多亏了我侄子晓刚,他经常过来帮我。

看似我和老伴经济条件不错,啥也不缺,但是女儿不在,加上年纪大了,我们是很孤独的。

2

年纪大了,最怕生病,女儿在国外,我和老伴更显得无依无靠。

老伴呢,他只有一个姐姐,人早就去世了。而我呢,有个哥哥,还有个妹妹。我的哥哥,也就是晓刚他爸,自从再婚后,和我们联系不多。妹妹呢本来就是远嫁,她退休后去了上海,帮着她女儿带孩子。

除了我侄子晓刚,我们好像也没啥可以指望的人了。

晓刚他爸妈在他3岁的时候离婚,之后,我大哥再娶,晓刚跟着我娘家妈一起长大。

晓刚10岁的时候,我娘家妈意外去世,临走她不放心晓刚,一直看着我和老公。直到老公亲自向她保证,我们会照顾好晓刚的,她才闭眼。

娘家妈去世后,晓刚被他爸,我大哥接去了他家。但是大哥再娶的大嫂,比较厉害,她自己还带着一个儿子,又和我大哥生了一个女儿,怎么都不待见晓刚。

所以,晓刚经常往我家跑。因为回到家,大嫂不是指挥他干活,就是让他帮着照顾孩子,然后借机惩罚他,甚至不给他吃饭。

每次晓刚来我家,我们不是给他做好吃的,就是给他买衣服鞋子。女儿也很喜欢晓刚这个哥哥,还总是用她的零花钱给他买文具。

3

11岁那年,大嫂不见了100块钱,她非说是晓刚偷的,还挑拨大哥把晓刚狠揍了一顿。

那天,晓刚晚上十点多来敲我家门,我们都睡了。开门见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还有血的晓刚,我和老公心疼死了。

第二天,我找上门去和大哥大嫂吵了一架。吵到最后,我对大哥说,如果他真的不想管晓刚,那我就来管。

大嫂在一旁说,好呀,你管,你把他带走。大哥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大嫂太厉害了。

从那天起,晓刚就在我家住下来了。我对他和我女儿一视同仁,女儿有的,他都有。

来到我家后,在我和老公的辅导下,晓刚的成绩进步了不少。一年后,他上了初中。

上了初中,晓刚要求住校,说是要锻炼下自己,我知道他是不想麻烦我和老公。

这么懂事的孩子,我和老公都很心疼他。每周五,老公或者我会去学校接晓刚回来,周日下午,再把他送去学校。周末两天他就在我家。

晓刚很懂事,他会帮我们做家务,还会帮着辅导我女儿作业。

高中晓刚也一直住校,休息或者放假就回我们家。那几年,我大哥对他不管不问的。我妹妹嫁得远,她也担心晓刚,只能给孩子买买衣服,晓刚放假的时候过去,妹妹会给他零花钱。

可以说,我们这两个姑姑都比晓刚他爸尽责。

4

初中毕业那年,晓刚考了普高,他却想去上中专,说毕业了可以早点工作,不能一直麻烦我们。

我和老公给他做工作,说我们能供他上高中,还能供他上大学,让他不用担心。晓刚才同意去高中。

后来,晓刚高考发挥失常,考上了一所二本。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们支援他一部分,剩下的都是他自己赚来的。

大学毕业后,晓刚回来找了一份工作。我们让他继续住我家,他说,自己要独立了,不能一直这么依靠我们。

我和老公的生日,他记得比我们都清楚,还给我们买礼物。逢年过节,晓刚都会给我们送礼。哪怕我们不缺。我知道,这个孩子,是以自己的方式在报答我们的恩情。

我女儿研究生毕业后远嫁浙江,后来又和女婿一起去了欧洲打拼。出国后,女儿一年到头,回来不了一次,尤其是这几年,更是难回来。

去年老伴去世,我一个人六神无主,女儿远在澳洲,机票买不到,只能在那边哭。

老伴的丧礼是晓刚一手操办的,他还请了老伴单位的那些老朋友,给老伴办了一场隆重的追悼会。

5

这几年,我最担心的就是晓刚的婚事。

好在,去年底,34的他结婚了。晓刚的妻子叫小芹,比他小5岁,是外地的,从小也是不被家里父母喜欢的那种。两个人在一起倒是和和美美的,互相体谅。

我大哥多年不管晓刚,只帮着大嫂带来的儿子买房,说实话,我真的很气愤,但是也没有办法。

晓刚带小芹见我,我给了小芹一个大红包,一条金项链,因为我知道,我们是彼此的依靠。

好在,小芹很不错。婚后每周末,她都会和晓刚一起来看我,帮着做饭,收拾家务。

早几年,晓刚靠自己的努力买了一套小公寓,没孩子,两个人住还好。有了孩子,是不够住的。

而今年,我的身体也不如往年。老伴去世后,尽管晓刚小芹会常来陪我,但是一个人在家,总不是滋味。

上个月,我一个人在家突然晕倒了。幸好被晓刚发现,送我去了医院。

晓刚说他那天回家,心里突然一紧,然后莫名其妙很慌。他赶紧给我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于是他赶紧带上小芹,飞车来到我家。幸好晓刚有我家钥匙。

好在,我是低血糖晕倒。

这之后,晓刚不放心我,他每天晚上都回来住我家,守着我。小芹不加班,她也会过来。

6

也是这时候,我才明白,我该做个决定了。

我主动同女儿商量,以后把我的房子给晓刚。房子在市里不错的地段,价值300多万,是前几年我和老公卖了之前的老房子,重新买的,没有房贷。

我和老公还有点存款,一共60多万,我说给女儿留50万,剩下的10万,我以后办丧事用。

女儿没有意见,一来是她婆家条件确实非常好,她嫁过去,女婿还专门给她买了两套房,目前委托她小姑子帮着收租;二来,女儿觉得晓刚这个哥哥比她这个女儿做的好,加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人品信得过。

我同晓刚商量的时候,这个善良的孩子,还不同意。我好说歹说,说他就相当于是我的儿子一样,女儿也给他打电话沟通。并且怕有争议,女儿还主动签了一份房产弃权书寄回来。

之后,我和晓刚一起去办理了遗嘱公证。

现在,小芹怀孕了,他们都住在我家照顾我。这个家慢慢地有了一点生气。

也有老朋友说我,应该把房产给我女儿,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养老院养老。我总是觉得身旁的人才是最珍贵的。

你们赞同我的做法吗?

7

鱼说:

赵姨早早公证了遗嘱,把房子给自己的侄子晓刚,存款给女儿。

我觉得她有自己的考量,也没问题。

晓刚是赵姨看着长大的,他的人品赵姨再了解不过。而女儿远在欧洲,远水解不了近渴,有啥事赵姨还得指望晓刚。

公证了遗嘱,晓刚只会对赵姨更加尽心尽力地照顾。而他的妻子小芹,也不会多说什么,并且也心甘情愿去帮着照顾赵姨。

有他们在,赵姨的晚年生活,会更加快乐,更有品质。

所以,祝福赵姨。

如果你是赵姨,你会怎么做?会把房子留给侄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