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75岁,有 50万存款,每月有7000块退休金,我晚年过得很凄惨

我是明伯,单位退休,前些年每月退休金5000来块,现在慢慢涨到7000块了。

我本来想着,每个月有这么多退休金,又有存款,养老应该不是问题,晚年应该过得很幸福,没想到会这么凄惨。

我有一个儿子,早已成家,和儿媳住在另一个小区。孙子在老伴的照料下,也早已长大上学。

我退休时,儿子和孙子,都不需要我们照顾了,我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一退休,就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用为后辈操心。

我自己手上有钱,又有退休金,老伴也有3000多块的退休金,在我们这边的消费不高,3000块,足够我们一个月的各种花销了。

我觉得手上的钱,是富裕的,我就开始飘了,常常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吃饭、喝酒、唱歌,尽情地享受生活。

为此,老伴总是担忧地,在我耳边叨叨不停,让我别享受过了,要留点钱,以防万一。

当时的我,听不进去老伴的话,还是我行我素,我觉得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才退休,终于可以自在享乐了,怎能放过这机会?

就这样,我挥金如土,收获了很多快乐,赚回很多友情,也赚足了面子。每天和朋友相聚时,他们都叫我明总,叫得我心里乐开了花。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开心的日子,不但过得快,也短暂。

在我退休后的第3年,有一天,我老伴说肚子很疼、很难受,我当时还不在意,就随便给她2000块钱,让她自己上医院看看。

而我,则继续和我的朋友快乐玩耍。就在我们玩得正开心时,老伴来电告诉我,她被检出患了胰腺癌,而且是中晚期了。

我瞬间懵了,随后心慌不已,我赶紧打电话叫上儿子,一起去了医院,了解老伴的病情。

医生说,可以动刀,也可以保守治,但两种治法,都没有多大作用。

如果开刀,风险特别大,费用也高,至少30万起步,而保守,虽然时间长,但相对风险小一些,费用也低很多。

我思考 了半天,决定采取保守治疗疗,因为我怕开刀的话,会有财两空。

老伴同意采取保守治疗疗,还说不想拖累我。虽然儿子不同意,但有我在,他没有决定权,我们还是决定保守治。

结果不到6个月,老伴的病,就愈发严重了,7个月后,就病逝了。

为此,儿子恨上我了,说是我不肯出钱治,间接害死了他母亲。

我不认同儿子的说法,我觉得老伴如果开刀的话,可能走得更快。

所以,我也没把儿子的话放心上,我想着,反正我又不用靠儿子生活,他恨我就恨我吧。

老伴走后,我伤心了半个月,半个月后,我又开始快乐玩耍起来,期间,我还认识了一个,叫阿红的女人。

阿红比我小20岁,也是丧偶,有一个儿子,她风韵犹存,嘴巴又甜,唱歌特别好听,很会哄我开心,我特别喜欢她。

我每次出来玩,都叫上她,特意靠近她,慢慢地,我们就走到了一起,成了情侣, 1个多月后,我把她带回了家,过起了夫妻一样的生活。

儿子知道后,强烈反对我和阿红在一起,还说阿红不是看中我这个人,而是看中我的钱。

我不以为然,没有把儿子的话当回事,我觉得,自己吃过的盐,都比他吃过的米要多,我更相信自己。

何况,我要跟谁在一起,那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再说了,我和阿红只是搭伙,并没有领证结婚。

为此,儿子更恨我了,还给我撂下狠话,如果我继续和阿红在一起,他就不认我这个父亲,等我老到不能动了,他也不会管我,不会给我养老

当时,我听着儿子的话,感觉很好笑,我一个月的退休金,比他工资还高,哪用得着他给我养老,他不跟我要钱花,就很不错了。

于是,我就理直气壮地对儿子说:“我的幸福我做主,用不着你来说三道四,我自己有存款,又有退休金,哪用得着你给我养老。

再说了,你红姨这么年轻,等我老了,她会照顾我的,你就好好过你的日子吧,别来瞎管我的事,我压根就不需要你。”

我这些话一出,儿子悻悻地走了,当真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我,但我也不在乎。

儿子一家不来看我,我倒觉得更好了,我和阿红,可以无忧无虑地、天天过二人世界,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就在我以为,可以和阿红,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时,命运给我带来了重重的一击。

那晚,我一朋友生日,我喝得有点多,在回家的路上,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医生说我腰椎骨折,有可能会导致下半身瘫痪,我一听,感觉天都塌了,没想到身体这么好,潇洒了一辈子,却毁在这一跤上。

但我想到,有阿红陪着,感觉就好了点。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阿红知道我可能会半瘫后,就借口回家拿东西,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

只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明哥,对不起,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还年轻,不可能下半辈子,就照顾你这个瘫痪的人,我得为我的晚年着想……”

我真没想到,阿红会是这种人。我当时躺在病床上,动都动不了,只好打电话给儿子,向儿子求助。

儿子却说:“你不是有钱,又有伴,压根用不着我么?”

我说阿红走了,我一个人很无助,瘫了什么都做不了,儿子说他没空,让我找护工,反正我有的是钱。

我无奈,只好请了护工。不请不知道,护工原来这么贵,一天得500多块,我住了一个月院,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竟花了我30多万。

我的50万存款,虽然每年有些利息,但在前段时间,阿红说有急用,拿走了我20万,这样下来,我的存款就全花光了。

出院后,虽然我没有真的半瘫,但也还不能行走,请护工太贵了,我一个月7000的退休金,根本不够。

我只能又向儿子求助,儿子还是拒绝了我,让我自己请保姆照顾。

我只好请了保姆,保姆一个月工资5000,我只剩下2000了,我还得按时到医院做康复,还有各种生活开销,日子过得很艰难,很凄惨。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退休后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我应该听老伴的劝,听儿子的劝,不应该一意孤行,只顾眼前享乐,不顾以后。

现在,我是真的好后悔,我今天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就是希望大家,千万别像我这样,一定要多听听家人的劝。

现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

@木子言:谢谢明伯的分享。说句不好听的,我是真不知道,您是怎么在单位做到退休的,智商堪忧啊。

留出过冬的粮食,这是小朋友都懂的道理,您怎么就不懂呢?像您这样自作自受的,我真的同情不起来。

人老了,一定不要倚老卖老,要多听听家人的意见,要把钱、亲情、健康都管理好,只有这样,晚年才会幸福。

至于该怎么办,该何去何从?我建议您跟儿子多说说好话,真诚地向儿子认错,求得他的原谅吧。祝好!

朋友们,你们觉得明伯可怜吗?他该怎么办才好?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