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的爆发,是给我们一次沉重的警告。

不可否认的是,新爆发的冠状病毒的死亡总数已经远远超过SARS的死亡人数,国际组织不得不严肃对待这个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将此次新式冠状病毒取名为COVID-19,之所以挑选这个名字,目的是防止将病毒和发生区域、有关动物相联系,清除歧视。

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员正在积极研制治愈COVID-19的方案,尽管一切正在有序进行中,但是,考虑到非典和如今的疫情相距不过十几年,再加上流行性疾病给我们带来的巨大损失,科学家呼吁,同样的错误我们不能再犯,必须做好准备防止下一次疫情的爆发。

病毒会再次袭来,未来或许会再次出现如今的场景。

可以预见的是,爆发将源于人与动物之间的接触,而且可能与蝙蝠有关;

可以预见的是,爆发将位于人口稠密的城区,并通过国际航空旅行迅速传播;

可以预见的是,与SARS和寨卡病毒的情况一样,在开始之初,谁也没有注意到会有如今的局面,一种未知的病原体一样有可能引发流行病;

可以预见的是,迅速发展的流行病将对健康、经济和社会产生重大和广泛的影响。

在疫情爆发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卫生系统压力巨大,经济体系,包括制造业、供应链、零售、国际旅行和教育,也被中断。

除此之外,由此产生的政治和社会压力继续堆积,大规模隔离、歧视、错误信息的传播、对政府的不信任,甚至对已经紧张的国际关系增加了额外压力。

这次疫情,我们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代价。

流行病的必然性。

我们无法确切预告下一次将在何时何地,会是什么病原体引起,又是什么动物携带传染,但是我们知道,下一个总是潜伏者伺机而动,而且有很多理由相信下一次爆发的频率会增加。

尽管全球人口增长已经放缓,但在世界上经济和政治最脆弱的地区,人口增长仍在快速增长。不断增长的城市导致人口不断向城市中心密集,城市就会像是传染病的巨大培养皿。

人口老龄化也会让感染的比例增加。

由于气候变化,一些病原体和像蚊子这样的疾病携带者,正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理范围,人类不断侵占动物栖息地,增加了病原体跨物种传播的可能性。

国际旅行的便利,成为病原体的司机,可以到达全球各个角落。

总的来说,以目前的局势,疫情和流行病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我们需要做最坏的打算

我们应该为下一次做好准备,科学家们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为流行病相关组织提供更多的关注和资金,例如类似资助和协调新疫苗开发的机构,新型抗菌素治疗和改进诊断的机构和检测检验病原体的机构;

比资金更重要的是,在爆发时,需要负责控制和应对传染病爆发的协调组织,无论是国际的还是国家的,都需要充分协调才能确保疾病防控,毕竟世界是一个整体。

因此,有必要建立一个关于传染病威胁的全球技术委员会,可以隶属于世卫组织,也可以独立存在,成员包括流行病学、疫苗学、公共政策和经济学专家,主要目的是改善各组织之间的协作与协调,开展研究,并为管理全球风险提出高水平的、专业的、基于事实的建议。

最后

下一次爆发可能就在附近。

无论是由另一种冠状病毒引起,还是由埃博拉、大流行性流感等出血热引起,还是由尚未发现的病原体引起,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需要准备更多的资源来预防或面对下一次疫情,准备措施可能代价高昂,如同我们的消防系统,若不投入坐视不管,或许将付出更大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