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事找他,打一个电话就去了,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秘书把关”。——《我眼中的朱厚泽》

2010年5月,原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朱厚泽在北京逝世,走完了80年(虚岁)的人生路。在他临终前,特意交代子女一件事,细节令人落泪。

“在我死后,不要办葬礼,不要搞仪式,一切从简”。自1949年加入共产党之后,朱厚泽一直活跃在一线。当了几十年的官,他对官僚主义深感痛恨,更追求宁静的生活方式。希望在自己百年之后,不要再有繁琐的仪式送别,让他安安静静地离开便好。

朱厚泽出生于1931年,那个尚未解放的年代里,生在书香门第的朱厚泽有幸得到了求学深造的机会。其母早逝,父亲师从著名教育家,对他的培养更是用尽心思。他先后在达德学校,贵阳清华学校求学。

1949年朱厚泽年满十八岁,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一直在基层工作。朱厚泽一直留在他土生土长的贵州,长期从事该省的青年团工作,后又从事烟草、化工类工作。但他的仕途也并非一帆风顺,1965年因特殊时代原因受处理,朱厚泽被下放到农村,暂停他原本的一切工作。

此后整整13年里,朱厚泽的人生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尽管被下放8年之后,朱厚泽有了分配工作的机会。但等到1978年,他才真正得到了被分配的职位,重回贵州贵阳,在贵阳他当上了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真正有了实权可以主事。在他的努力下,贵阳的经济得到了很快的发展。

入党虽早,但当时朱厚泽已四十多岁。等到52岁那一年,朱厚泽晋升为贵州一把手,当上了贵州省委书记。对于家乡贵州,朱厚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所以尽管贵州在全国省份中比较落后,但朱厚泽并不喜欢像其他人一样强调这里的“穷”。在他眼中,贵州还有着极大的潜力,他满眼所看见的都是贵州可发展的资源。

“贵州资源是综合的,能源、有色、黑色匹配在一起,是综合优势”。作为一把手的他,在职期间花了大心思挖掘其中可发展的资源,助推贵州经济的发展。

这个一把手不喜欢听官腔官调,也是人们所熟知的。他并不喜欢媒体采访他并写到报纸上,但说起下乡考察,带动农民发展时,他却欢喜得不得了。在尚且比较落后的70年代,他已经将目光瞄向了商品经济。农民家里有肉菜和鸡蛋等农产品,却不懂得如何更好地售卖。

为了教会农民发展商品经济,朱厚泽也下了苦功夫。在这片生养他的土地上,他以满满的活力和奋斗来回报。

由于表现出色,朱厚泽一度走出贵州,被调往中央工作。1985年,朱厚泽出任中央宣传部部长。尽管在职仅有一年时间,是任期最短的宣传部部长,他的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觑。

从省青年团干起,再到中宣部部长,此后历任多职。直到1992年,朱厚泽才正式离开工作岗位。彼时他已经年逾六旬,真正放下工作,过上了难得的悠闲生活。

尽管已退休多年,但以他昔日中宣部部长的职务,逝世后本会有极隆重的追悼仪式。但正是深知这一点,朱厚泽在弥留之际还特意交代子女不要大操大办,让他简单地离开便可。

八十载人生历程,朱厚泽真正经历了大起大落,甚至不止一次起伏。尽管是在被下放到农村的艰苦岁月里,朱厚泽也不曾怨叹。这个从不摆官腔的官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是践行着他的朴素理念。没有葬礼,没有追悼会,但他的离开依然是体面的,也将永远为人民所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