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1月,17岁的昆明知青李根生去滇西边境插队。李根生是自动要求下乡的,因为他两岁丧母,父亲含辛茹苦拉扯他到12岁,又娶了一个带着五岁儿子的女人。从此,李根生的日子更难熬了,父亲为了讨好那个女人,把精力全放在了那个五岁的男孩身上了。在家里,李根生似乎成了多余的人,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临行前,父亲把他送到火车站,塞给一叠钞票,嘱咐他到外面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李根生含泪答应了。火车启动了,他看见父亲抹着眼泪对他拼命挥手…

李根生和13名男女同学一起下了火车,转乘一辆大卡车,又向西行驶了900多公里,到达一个叫户拉的傣族村寨下了车。

这个村寨不大,全寨只有200多口人,寨子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中。全寨男女老少都穿着崭新的民族服装,列队欢迎这些学生娃的到来。

社长叫岩石,是名退伍军人,他能说上一口流利的汉语。老乡们都投来了好奇而又热情的目光。在知青们的眼里,何尝不是新奇呢?路边盖着茅草的竹楼,各种稀奇古怪的树木,包括寨子里的路,也是那样的新奇,他们从未见过。

社长把14名知青安置在用竹篱笆临时搭建的房子里居住。大家摆放好行李以后,房间里来了一位大嫂和一个小姑娘,她俩是来帮知青们做饭的。

刚吃过饭,李根生感觉肚子咕咕叫,连忙捂着肚子去找厕所,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他只好去竹林里解决了。

刚来到这里,大家都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感觉饭菜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有的知青还出现了拉肚子等水土不服的症状,岩社长用土办法一一帮大家解决了,大家打心眼里都感激这个心细的社长。

一个星期后,社长把大家叫到家里,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毕竟是当过兵的人,走南闯北,饭菜的味道很合大家的口味。知青们后来回忆,这顿饭是知青们来到乡下吃到的既可口又难忘的一顿饭。

岩社长有两个女儿,大的叫玉应,才15岁;小的叫玉菡,14岁。两个姑娘都长得白白净净的,身材又苗条,显得特别漂亮。这两人又特别勤快,经常到知青点帮大家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因此大家都特别喜欢这俩姐妹。

春耕生产开始了,李根生被安排去插秧,插秧是女人干的活,相对来说是比较轻松的,因为知青们初来乍到,社长就安排大家从轻松的做起。李根生干了半天就气喘吁吁的,比前面的一名傣族妇女落下了一大截,他心不甘,越干越乱,秧苗也是东倒西歪的,李根生羞愧死了。

这时玉菡来了,她手把手地做示范。她的动作非常熟练,秧下得又匀称又好看。李根生学到了动作要领,插的秧不再是东倒西歪的了。她又鼓励他别着急,按照动作要领来,两天后自然就行了。

看着玉菡那不停晃动的腰肢,李根生对这个小姑娘充满了好感。第二天,李根生双脚由于在水中浸泡太久,起了泡,破了皮流黄水,又痛又痒。李根生吓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玉菡让他不要害怕,说是中了水毒,就让她妈妈煎了中药汤给李根生泡脚,又到赤脚医生那里要来了药膏给他涂抹。

李根生躺在床上休息。不能下田干活了。吃饭时,玉菡送来了可口的饭菜。过了一个星期,李根生的脚结了痂,痊愈了。就这几天,玉菡床前床后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特别感动,因为从来没有女人这样细心照顾过他。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玉菡姑娘的倩影悄悄闯入李根生的心里了,在异乡异地能有这么贴心的人照顾自己,让这位从小就缺少母爱的青年,对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姑娘产生了依恋。玉菡也对这个帅气的大哥哥产生了特别的情感。李根生从她那浓烈的眼神中感受到一份不寻常的情愫。

1974年春节,是李根生离开家的第五个年头。他回昆明探亲,玉菡姑娘到车站送他,一直望着客车远去,玉菡才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在家过了半个月,李根生就决定回去了,继母还是那样对他不冷不热的,在这个家他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这次父亲把他送到火车站,掏出20元钱塞给他,不停嘱咐道:在那边如果有合适的对象就成个家吧,这样我也就没有牵挂了。

回到知青点,李根生先去了玉菡家,他给玉菡买了毛巾,香皂,还有雪花膏,又给岩社长买了一条好烟,还有两瓶白酒。岩社长乐得合不拢嘴。

晚上,岩社长做了一大桌子的好吃的饭菜来招待他。岩社长还邀李根生喝了酒。晚饭后岩社长问李根生,这次探亲做了什么?李根生就说去探望老父亲,至于那个后妈,他和她没有多少感情。

岩社长又问他还做了什么?李根生说,其他的就没做什么了。岩社长见李根生实在拐不过弯了,就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你父亲同意你娶玉菡吗?李根生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说:父亲同意他娶玉菡。这不就成了吗!岩社长说:要你一句话可真费劲!

岩社长又说,你和玉菡情投意合,我们做父母的打心眼里高兴,只是我们傣家人的规矩是男方要娶女方,要拿聘礼。我也知道你们汉家人不喜欢做上门女婿。你有聘礼吗?

李根生红着脸说:聘礼我真没有!岩社长又问他,你父亲还送给你什么了?李根生说:他送给我一双解放牌球鞋。岩社长说:你就把那双球鞋当作聘礼吧!

1975年8月,岩社长给李根生搭建了一栋新竹楼,知青要娶当地女孩,这可是破天荒的大喜事。乡老们都各显神通,送来了自编的竹器,竹篮子,竹桌子等等,大家像迎接盛大节日似的,等着婚礼的到来。公社领导知道后,专程送来了贺礼,一场隆重的婚礼就这样开始了。

婚礼上,全寨的男女老幼齐上阵,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姑娘们唱起了动听的歌谣,知青们也加入了大家的队伍中,不停地跳啊唱啊,尽情享受这难得的音乐盛宴!

婚后小两口大恩爱爱,日子过得甜甜蜜蜜。玉菡特别温柔贤惠,家务活全包了,她不允许李根生干家务活,她说这是傣族的传统,李根生觉得自己跳进了蜜罐里,太幸福了!

一年后,玉菡生下一个大胖小子,这个大胖小子的降生给这个幸福的家庭带来了欢声笑语。大家都喜欢到这里来串门,来抱抱这个孩子,说要沾沾李根生的喜气。

1978年知青大返城,此后的两年,知青们都陆陆续续地回城了,寨子里只剩下李根生一个人了。玉菡就问他落户到傣家后不后悔?李根生说,娶了心上人,这辈子从来不会后悔!

1982年,李根生被安排到了公社邮电所当了一名邮递员。李根生很知足,虽然没回昆明,但他也有了农转非户口,有了一个固定的工作。1984年,玉菡被照顾招进公社养路站,当了一名养路工人。孩子有岩队长两口子照顾着,小两口踏踏实实地工作,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1990年,离开家已经21年了,李根生带着老婆孩子回到昆明看望父母。他父亲刚办完退休手续,同时又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这个薄情的女人还是离开了这个家。李根生的父亲只剩下一间30平米的房子,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那个女人洗劫一空。

李根生毅然把老父亲带回滇西照顾,这也是玉菡的意思。她说:你养我小,我养你老,赡养老人是每个做子女的应尽的义务。有了这么知情达理的儿媳照顾着,老父亲活到89岁无疾而终。

目前,李根生和玉菡都已经退休了,他们和儿子定居在昆明,就是为了方便照顾孙子孙女。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回顾这一生,李根生说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娶了玉菡这个好姑娘,婚后好运不断。他说,感谢他的知青生涯,感谢遇到了善良的傣家人。

所以,年轻时遇到好女人,该出手时就出手。不是有句话说吗,一个好女人能旺三代人,玉菡就是这样的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