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身高182公分的荷兰美女,刚嫁到中国,见到结婚就随份子钱

讲述:赵超

整理: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我是赵超,很多人说我能考上大学是“照抄”来的,其实并不是,名字谐音,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学习,反而让我结交了更多的朋友。作为出生在河南的80后,属实幸运,如果早二十年,我们家人连饭都吃不饱。

作为农民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在学习上一路高歌猛进,从普通中学到名校,再到海外留学两年,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其实这些年来,也对人生有了新的认知。如果一个人不能超越自己,想着追赶别人,那一辈子都是落后的。

我是在意大利留学的,在这里感受到了古老的艺术气息,也感受到了奢侈品带来的视觉冲击,更是在这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达努塔,一个身高182公分的女孩。刚认识达努塔的时候,她说在荷兰,182公分身高的女孩很常见,而我仅仅170公分,和达努塔走到一起,感觉像是“弟弟”。

1989年,我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的一个小山村,父母是卖菜的,早些年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只能维持温饱,因为是自己种菜自己卖,虽然成本低,但品种少,再加上年头不同,一天下来,就能赚十来块。

我们家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我是家里最小的男孩,也是学习最好的一个。

小时候家里穷,只能吃饱饭,爸妈最头疼的就是给我们买新衣服,每年只给哥哥买新衣服,等到二哥穿了之后才能轮到我。一件衣服三兄弟能穿的全是小洞洞,依旧舍不得扔掉。

比起大哥二哥,作为三弟的我算是替他们争回了面子,我从小就安静,善于思考,学习成绩也非常棒。反过来看我的两个哥哥,不是被叫家长就是被学校开车,爸妈为此没少在老师面前低头讲好听的话。

可能是自知压力大,到了初中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一定要考上大学。

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四,妹妹学习成绩甚至比我好,后来就形成了我的竞争对手不是别的同学,而是我妹妹。

不过到了高中,我和妹妹的差距就此拉开,我考上了名牌大学,妹妹只读了一个二本大学,而人生也在慢慢的戏剧性的改变着我们兄妹二人。妹妹长相甜美,性格开朗,大学谈恋爱的时候也不避讳,大一年级就把男朋友带回家。

我爸妈真的很开明,不仅没有反对妹妹谈对象,还对我们开玩笑地说:“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我18岁,你妈才16岁。农村结婚早,能娶到媳妇的不是人品好就是家里条件不错,最起码能吃饱饭。”

那个时候我读的中学在整个周边地区都是最普通的,也没有上过补习班,成绩是自己努力来的,而不是被补习班的老师灌进脑袋的。大学毕业后,我想到国外读两年书,最起码能考个硕士,以后找工作也好找,说出去还是“海归。”

不过到了意大利后,感觉这里的生活环境还不错,尤其是我所在的米兰,这里不仅美女如云,而且是真正的时尚之都。

虽然是留学生,但在国外一点都不胆怯,我甚至还在街头做面条卖给这些欧洲人,一年下来,挣了十几万。而我和达努塔就是在我摆摊的时候认识的,米兰很多地方可以自由摆摊,而且只要你不弄脏地面,没人管你。

达努塔是一个身高182公分的女孩,但当时只有19岁,她非常喜欢吃我做的面条,基本上每周都会吃两三次。久而久之,我们就相识了,开始聊各自国家的文化,也有了更多情感的交流。

在我读完硕士准备回国的时候,达努塔向我表白了,希望我能留在意大利或者荷兰,因为达努塔是荷兰人,大学毕业后就会回去接管家族生意。

自从正式交往后,达努塔把自己的选修课改成了中文课,我也留在意大利工作。等到达努塔大学毕业后,我们回到了中国,简简单单地举行了婚礼,又回到荷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西方婚礼

达努塔看着人高马大,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细心的女孩,胆子也很小。

我们在生完小孩后,一直住在荷兰,2018年回家探亲,偶然的机会告诉达努塔:“我们中国人参加婚礼是需要随礼的。”

这句话给达努塔解释了几遍才听懂,从这之后,每当看到有结婚的就随份子钱,拦都拦不住,说不随礼就是没有礼貌。

好在我们在国内生活的时间很少,不然我再怎么努力,估计都不够达努塔“败家的”!

这些年,在荷兰生活感觉这里听着很发达,其实老爸他都很普通,而且工人工资也很高,但毕竟国外生活的不习惯,感觉什么事情都无法让我真正的快乐。

希望某一天,能带着全家老小回到国内,也希望岳父母有机会到我的家乡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