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新闻:中国人迎来国庆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等国际组织与多国领导人纷纷发来祝福,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今天也发出祝贺声明,强调欢迎中国合作应对全球挑战。管先生,你对此有何观

特约评论员 管姚:共和国生日,今天是个举杯飞歌的好日子。这是所有中国人的共情时刻,可以缅怀,可以畅想,值得联结,值得托付,关于我们的家和国,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愿景。

大国外长王毅刚刚在联大会场宣讲大国理念与大国作为,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始终是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始终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始终是公共产品的提供者,也始终是热点问题的斡旋者。当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甚至大规模战争与对抗,还在欧洲大陆延烧之际,这样一个有作为能扛事敢担当的大国形象,自然备受国际社会期待与欢迎,这也解释了何以在这个特别日子,来自国际社会的共同祝福如潮涌来。万水千山,万语千言,汇成一句: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日快乐!

鉴于中美这一全世界最重要双边关系的分量与外溢效应,外界对美国国务卿的祝贺声明尤其关注。有心人注意到,对照去年的祝贺声明,今年布林肯多了这句话:在美国与国际社会一起努力应对面临的重大障碍之时,我们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应对全球挑战,包括健康卫生、气候变化、禁毒以及我们利益交汇的其他领域。

王毅此前在美国知名智库亚洲协会纽约总部发表演说时强调,是伙伴还是对手,是合作还是对抗,这是中美关系的根本性问题。布林肯声明强调,期待在中美利益交汇领域合作应对挑战,在中美关系全面承压的当下,无疑释放积极信号。

布林肯列明健康卫生、气候变化、禁毒这三大领域,显然代表美方研判,认为这些是中美利益交汇点,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利益交汇线,美方对这些利益交汇线上的双边合作有期待。但也必须要指出,纵使美方有期待,现阶段中美在这些利益交汇线上的合作大多已陷入停滞,备受压力,这恰恰是全球最重要双边关系紧张现状的投射与表现。

直新闻:那么在你看来,为什么中美在利益交汇线上的合作停滞不前,全面承压?

特约评论员 管姚:举个眼前的例子。在应对杀伤危害性已压倒海洛因的索命毒品“芬太尼”危机中,美国政界及舆论场又掀起一股诿过甩锅中方的危险风向,甚至连所谓“中国将大量芬太尼输入美国”是在“报复鸦片战争”的奇葩论调,都堂而皇之出街了。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前天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据理力争,严正驳斥,他援引孟子名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警醒美方,禁毒不力不应怨天尤人、四处抱怨,一味指责中方绝非美国芬太尼危机化解之道。秦刚也强调,在禁毒问题上,中国从来不是美国芬太尼危机的制造者,而是怀有善意和诚意的合作伙伴。

在美国国务卿希望推动合作的另一个领域——气候变化,王毅去年线上会晤访华的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时,有一段很生动也很深刻的妙喻:美方希望气变合作成为中美关系的“绿洲”,但如果“绿洲”周围都是“荒漠”,“绿洲”迟早会被沙化。中美气变合作不可能脱离中美关系的大环境,美方应与中方相向而行,采取积极行动,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这就回到了王毅在亚洲协会演说时,对中美关系根本性问题的剖析:是做伙伴,还是对手;是合作,还是搞对抗,其中逻辑是一贯的,也就是说,中方基于全局思维,是从全世界最重要双边关系的基本面出发,作判断,作选项。

美国则不然,如布林肯本人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涉华政策演说时所强调的,秉持“投资、协同、竞争”三分思维,甚至将所谓“不惜代价、不计后果的大国竞争”,推到不必要的高度,这自然会给中美关系带来不能承受之重。直观表现,就是中美关系“荒漠化”的加剧。我个人认为,现在中美关系的最大承压点,还是集中在最重要最敏感也是最危险的台海问题上。

直新闻:针对台海问题,有美国知名智库学者建言美中应尽快恢复对话,而且强调要远离公众视野,你对此议如何看?

特约评论员 管姚:Paul Haenle ,是美国走通政学两界“旋转门”的典型代表,他有个中文名字叫韩磊,当过国安会中国事务主任,现任知名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这家智库在中国学界同样名头响亮,和清华大学合建了政策研究中心。我注意到,韩磊的政策建议实际上形成于9月初,当时就曾有包括新加坡《海峡时报》在内的国际媒体,转发其观点文章,但昨天美国CNBC电视台在网站以显著版位刊载,再度形成接力传播。

美国总统拜登不是反复强调,要寻求在中美关系中建立防护栏吗?在我看来,作为老牌中国通,韩磊就是在为中美构建双边关系防护栏,提供具体政策建议与行动选项。耐人寻味的是,韩磊强调,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应尽快恢复对话,但强调对话需远离公众视野,CNBC也特别在标题中,将其英文表述“away from the public eye”作突出处理。

远离公众视野,意味着要秘密进行,就是要排除各种不必要干扰,争取谈得开,谈得深。但在美国政界滥打“台湾牌”成风成势的当下,做到这一条,可谓知易行难。就拿美国副总统刚结束的亚洲行程为例,美联社此前预告,哈里斯到访日韩,每一站都充满争议,但我个人认为,哈里斯亚洲行的最大争议,就是对台海议题的粗暴干预与不负责操弄,玩火不能玩到这种危险地步。

韩磊说,对话谈判要远离公众,那么,公众怎么看呢?前天公布的一份涉及西方14国的调查结果,很说明问题。德国两大智库马歇尔及贝塔斯曼基金会,针对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主要工业国22133名18岁以上成年男女发放问卷,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人不支持本国在“武统”预设情境下军援台湾,就向台输送武器和派军援助这两个预设选项,受访者支持率“最高”的是美国,但也只有可怜的8%和7%,都是统计学意义有限的个位数字。这不就是对所谓“协防台湾”的民意否决吗?美国政客不能装睡,更不能对此选择性无视。

作者丨管姚,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编辑丨刘立平,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