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凿穿了北溪?普京态度软化,中印为何不谴责俄?美国孤立失败

“北溪”管道的一场爆炸,不止给欧洲带来了20%的天然气价格涨幅,还给全球政治局势来了一击重拳。

“北溪”项目的两条管道是西欧国家为了避开乌克兰、波兰等东欧国家对天然气管道沿途盘剥而投资的海底输气管道。除了未投用的二号管道,一号管道在去年向欧洲输送了592亿立方米天然气,占俄罗斯出口欧盟总量的约40%。

而根据丹麦能源署27日的消息,9月26日,丹麦附近水域的“北溪2号”管道发现一处泄漏,随后“北溪1号”也发现两处泄漏,很快,两条管道的泄漏点发生了两次剧烈爆炸,其中一次爆炸被瑞典国家地震台检测到,产生了相当于2.3级海底地震的震动。

当然,管道爆炸产生的不只是物理上的地震,还有政治上的地震。

欧美政局因为管道爆炸发生巨震,由于管道维修需要数月,且到28日为止,还有新的泄漏点被发现,具体维修期很可能拖到明年春季,所以欧洲整个冬天将无法通过“北溪”管道获取天然气。

本就因为能源危机而产生社会危机的欧洲因此产生了更严重的恐慌,在爆炸前,这条管道就是欧洲在能源战争中纷争的焦点,直到九月下旬,欧洲仍然在尝试通过“北溪”管道获取冬季供暖所需的能源,爆炸让欧洲获得天然气的预期直接化为乌有。

在天然气价格猛然调高的同时,俄罗斯、丹麦、瑞典、德国纷纷开始发布声明,波兰等陆地运输天然气的受益者则一片欢腾,一时间欧洲政坛如同一锅稀粥,美媒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继续拱火。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各方都认为,管道是遭到了人为破坏,而非自然灾害。

目前嫌疑最大的是美俄两国,美国为首的西方媒体有将爆炸责任推向俄罗斯的倾向,俄方则已经开始质问美国有关拜登总统数日前宣称要摧毁“北溪”管道的发言真实性,双方虽然目前都将事件归为“神秘爆炸”,但政治上的交锋已经开始。

这次破坏的难度相当高,最大嫌疑者也不是俄罗斯。

天然气在常温常压状态下会呈现气态,一般工业上运输液化天然气都是通过高压手段将其液化,再加上远距离海底运输的需求,天然气管道需要承受内外巨大的压力,因而在设计时,管道就会被设计得异常坚固。

“北溪1号”管道就由27至41毫米厚的耐压钢壳制成,钢壳外还有60至100毫米厚的混凝土作为保护层。而此次受损管道压力下降非常迅速,这意味着管道是完全被切断,而不是出现小裂口,想要直接炸断如此坚固的管道,需要大量炸药。

而瑞典国家地震台检测到的数据也佐证了这次袭击是由专业军队执行。想要引起2.3级地震,需要在爆炸中引爆数吨炸药。丹麦也直接检测到了两次水中爆炸,并模糊地给出了“爆炸当量大于100千克”的数据。

如果是民间或恐怖分子袭击,搞到如此大当量炸药并在海警眼皮底下埋设到这种要地再引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事发的管道内部虽然都是易燃易爆的天然气,但由于水底缺乏氧化剂,且管道内的天然气为了运输安全,保持着无氧环境,所以不太可能参与到此次爆炸中,此次爆炸几乎可以肯定是单纯的爆破管道产生。

巧合的是,在爆炸前,美军两栖攻击舰“基尔萨奇号”与其攻击舰队曾出现在博恩霍尔姆岛附近,距离“北溪1号”约30公里,距离“北溪2号”约50公里。该舰队在21日抵达此水域后,就关闭了船舶定位系统。

更有意思的是,《海权》杂志六月刊中报道,美军曾经在该水域进行过利用水下无人潜航器捕捉与收集水雷的实验。

而来自欧洲的报道则更指明了袭击者的身份。德媒《明镜周刊》27日就报道,早在几周前CIA就通知了德国政府,天然气管道将受到袭击。拜登则在更早的德美领导人会晤时,就当着媒体的面告诉朔尔茨,如果俄罗斯继续战争,美国将摧毁“北溪”管道,即使德国也是项目的参与者之一。

此外,德国安全部门还发出了一些消息。他们认为,考虑到泄漏的具体情况,很可能是“潜水员或小型潜艇”在管道上安装了地雷或炸药,而“只有国家行为体”才能做到这一点。

因为管道破坏而受益的东欧国家则有些得意忘形起来,波兰前防长、前副外长、欧洲议会议员西科斯基27日直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北溪”管道泄漏的图片,并配文道“谢谢你,美国”。

此前西欧国家为了避免陆上输气管线被东欧国家沿途收费,以及东欧政局不稳影响,耗费巨额资金打造了海上运输管道,这次管道的损坏显然让东欧国家有些喜形于色,以至于说漏了嘴。

美国仍然没有对事件作出评论,或表示对袭击负责,但面对相当充分的动机与证据,沉默状态显然无法维持很久。

而有关俄罗斯炸毁管道的相关推论就显得苍白的多,西欧国家作为管道的受益者普遍比较谨慎,除了美国以外,最积极宣扬这种观点的恐怕就只有乌克兰了。

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雅科就在27日发布推文声称,“北溪”管道泄漏“无非是俄方策划的恐怖袭击和对欧盟的侵略行为”,因为俄罗斯想要“破坏欧洲经济形势并在冬季前引发恐慌”。波多利雅科还呼吁欧洲国家做出“最佳响应”——向乌克兰提供坦克和投资。

不知道其他欧洲国家如何想,但至少德国是有苦难说的。因为在管道爆炸的前一天,德国还在发生数千人走上街头游行要求重启“北溪”管道的活动,这场爆炸不但让德国作为管道项目参与者蒙受经济损失,还要让德国政府应对接下来因为能源恐慌而出现的各种社会危机,很难说德国还有多少精力去援助乌克兰。

而作为嫌疑人之一的俄罗斯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作为出口方,俄罗斯并不需要炸毁管道造成恐慌,因为俄罗斯有输气总阀。作为俄罗斯出口赚钱的半壁江山,能靠阀门控制的事情,俄罗斯实在没必要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毕竟俄乌冲突结束后,俄罗斯还要指望着这两条管道为经济糟糕的俄罗斯带来能源外汇。

现在俄罗斯不但作为嫌疑人被怀疑,还要白白损失修建好的管道,甚至还要因此损失不少天然气。

为了保证压力,即便在停止输送后,管道内还是充满液化天然气的,即便未投用的“北溪2号”也是如此。两条管道中都还存有超过100万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此次爆炸后,俄罗斯至少白白损失超过两百万立方米天然气。气体完全排出花费的时间可能超过一周,在此期间俄罗斯作为管道实际控制方还需要处理可能发生的二次爆炸事件,可以说是此次事件中最大的经济受害者。

而此次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呢?很巧,还是美国。

在事件发生后,美国就立刻表示会对欧洲提供帮助,让欧洲渡过冬季难关。欧洲也将因此不得不加大美国天然气进口量。

目前欧美天然气差价已经超过十倍,而且还在继续扩大。一艘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在美国装载6000万美元的天然气后,运送至欧洲就能以2.7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这其中的利润甚至等同于船货总价,即购买一艘天然气船,在美国进货,在欧洲卸货,就完成了利润回本。

这种情形在进入现代社会后已经非常少见了,超过400%的海运贸易利润我们往往在历史课本中的大航海时代才能看见。这种魔幻的场景发生在今天,作为最大受益方的美国再怎么解释,显然也是无力的。

只不过事件的利益关系是简单的,代价却是巨大的。在这场影响全球的爆炸后,全球政局将走向更剧烈的动荡,欧洲社会也将进入最寒冷的冬天。欧美关系会悄然变化,俄乌冲突会走向更加不确定的未来。

不过在事件后,还有一件事让欧美非常关注,那就是普京表现出的服软迹象。

根据27日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普京曾在上合组织峰会期间向埃尔多安表示,俄罗斯愿意在新条件下恢复与乌克兰的谈判。克里姆林宫也印证了这一点,但仍然宣称特别军事行动目标保持不变,也就是边打边谈。

这被西方认为是普京开始服软的表现。在俄乌战争初期的三到四月,俄乌之间曾经启动过谈判,但由于分歧过大,以及西方的介入,谈判最终不了了之。普京提到重启谈判,就意味着俄罗斯可能会接受三四月无法接受的条件。

此次爆炸袭击可能也有相关的意图,即通过让俄罗斯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与舆论压力,削弱俄罗斯对战争继续下去的信心,从而加速其屈服,达到西方在博弈中获胜的结果。

另一方面,这也是削弱俄罗斯对欧洲价值的机会。在“北溪”管道尚存时,欧洲普通人尚且能上街游行要求重启管道,而管道彻底被炸毁后,俄罗斯缓解欧洲能源危机的价值也就不存在了,普通人也就没有做出这种有利于俄罗斯行为的可能性了。如此欧洲只能加购美国天然气,并在美国战车上继续与俄罗斯对抗。

这种加剧孤立俄罗斯的行为可能会在短期内有不错的收益,但是长期来看,依旧是饮鸩止渴。

作为多极化最大的反对者,美国的这些孤立政策层出不穷,但是还没有能真正改变全球格局的。

哪怕通过天然气孤立俄罗斯,也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

因为俄罗斯早就削减了对欧洲的油气出口,而且在制裁停止前基本不可能恢复,能源孤立俄罗斯孤立的实际是欧洲政府与平民。俄罗斯在很早就将进出口恢复到了战前水平,并在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开辟了新市场,孤立没有改变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与对外交流水平,只是降低了欧洲的能源稳定性。

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了——为何中印不像西方一样谴责甚至制裁俄罗斯?

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印等发展中国家,需要的是一个多元化、多极化的国际社会,需要的是全球化充分发展的新时代。这些个国家对自己、对美国的意图都非常清楚,为了自身的长远利益,这些国家都愿意在当下承受一些来自西方的压力。

在俄乌冲突前后,除了实在没法拉拢的中国,美国从来没有停止过拉拢印度、土耳其、东盟国家等发展中国家的意图,但最终无一成功。多数国家都能意识到,俄乌冲突不是一场简单的阵营博弈,而是对未来全球化发展的决定之战,所以俄罗斯仍然能将能源出口到这些地区,仍然能从这些地区获得自己必需的商品。

当然,现在并不能肯定是美国操控了对天然气管道的袭击,也不能确定风波最终会扩大到何种程度。作为俄乌冲突与欧洲能源危机的事外人,我们能以旁观者清的角度去分析,但在整个世界的全球化进程中,我们仍然是当局者迷的状态。世界会如何发展下去,一切都还是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