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三要通过黑白两道收拾加代一伙。

先是把电话打给了社会哥们。“大陈,我是范三。你把你手底下兄弟叫上,帮我到市中心的红城地产收拾一伙外地流氓。”

“老三,怎么回事?”

“我被一伙外地社会欺负了,开的车没挂牌照,也不知道是哪的,拿着十一连子,差点把我崩了,吓得我跑得像狗似的说。差我三百来万不给。你过来帮我打他们,等我这工程款要过来,我分你一半行不?”

大陈说:“红城地产,一个外地人开发的啊?我这两天还要找他呢。行,我帮你。在哪儿汇合呀?”

“我现在朝你家宾馆去,你把人集合到那就行。我再给老冯打个电话,我们三家收拾他。那边有一百多人,有火器。我们去之前我先报个阿sir,我先捏他一下。”

大陈一听,说:“这招可以,你先过来吧,我集合人。”

“那我给老冯打个电话。”

范三把给大陈说的话,同样告诉了老冯。老冯也答应了。三伙人往大陈的宾馆聚集了。

范三双给中山市总公司的王哥打电话了。“王哥,我是范三。”

“三弟啊,有什么事?”

“我举报,市中心那红城地产的院里聚集了上百号流氓,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而且他妈还带Q来的。你过去一锅端了吧,把治安和防暴都叫上,这一锅端了,你这不得立功吗?”
“干什么来了?是干架呀,还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干什么来了,但确定是来了。我才从那回来,拿十一连子差点把我干了。”

“行,我来我安排。”

王哥把情况上报给了市总公司的副经理。副经理召集了三个队,一百来名阿sir,亲自带队,直奔红城地产的项目部。

项目部里,加代刚介绍完自己的兄弟,来春明说:“感谢,代弟,哥真是低估你了。”

邹精进和韩建东这个时候才知道加代在深圳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不得不承认在社会上太厉害了。

突然听到外面有喊话和笛子声音了,而且有灯闪了。大家一起都出了出来。江林说:“哥,我出去看看。”

韩建东说:“不用。老大,我出去摆去。拿着电话说对加代的兄弟说,”老弟,你们把家伙收起来。社会上我跟代弟肯定比不了,但是这方面我肯定能行。老大,你看我的。我谁带队。”

韩建东一看车牌照,说:“我应该认识。我过去说一声。”

韩建东跑了过去,一摆手,“李哥,李哥!”

副经理一看,问:“ 什么意思?”

韩建东说:“我们的保安。”

“保他妈什么安,保安。”

“李哥,不管怎么样,给我一个面子。我们这个工程你也知道......”

韩建东说:“你就再有工程,你不能这么干。你把人都给我散了。哪来的?我听说还有Q?”

韩建东说:“没有。”

李哥说:“我检查检查,来,把车挨个儿给我翻一翻。我不是冲你们工程来的啊,我这冲这伙人,上百号人来这干什么?你们干什么的?”

韩建东急了,说:“李哥,你干什么呀?今天晚上去有点别的事儿,当地的社会找我们麻烦,我们叫了自己外地的哥们儿来呗,也没说怎么地,也没说要打架。”

“什么叫没说打架?拿Q来什么目的?我检查一下,没有Q,什么事没有。”

春明上来了,说:“这位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是董事长......”

李哥说:“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是冲你们工程来的。我不想给你们捣乱,也不是说不让开发工程,我检查检查你们在车里边没问题吧?”

加代往前一走,冰:“你好!”

“你好,你谁呀?”

“这位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加代说话间把放在了李哥的肩上。

李哥,手一扬,说:“你给我把手拿开!”

江林在后面一看,说:“大哥,过分了吧?”

“过分?都戴上手镯!我看到底过分不过分。”李哥说道。

加代一看,说:“你挺牛逼呀?”

李哥说:“我不牛逼,你牛逼呀?”

加代看着李哥。李哥说:“看我干什么?都拷上。”

来春明连忙劝阻,说别别别,又对韩建东说:“赶紧找个人呀!”

韩建东问我找谁呀?来春明一听,说:“你不是告诉我这边的头头脑脑全认识吗?”

韩建东说:“那我就再认识,我不认识这个级别的,这太大了。”

邹宇说:“老大,这是市总公司副手。”

加代对李哥说:“大哥,我就说一句话,能听不?”

“什么话?手镯戴上说!”

加代双手往前一并,说:“来吧!”戴上手镯,加代说:“你能听我说句话吗?我提醒你,大哥,你要不听这句话,你百分之百后悔。来我听听,来来来,你过来,我听听来说什么。”加代往李哥的近前一凑,说:“我给郝云山打个电话,行吗?”

“谁?”

“郝云山你认识吗?我给他打个电话。”

李哥一听,连忙让人把加代的手镯解开。手镯解开后,李哥一搂加代,往边上去了。

来春明一看,说:“又他妈说悄悄话去了。”

加代把电话打给了广东副董事长郝云山,“老叔。我是加代。”

“大侄。”

“老叔说话方便吗?”

“方便。在家呢,刚吃完饭。怎么的了?”

“我跟你说点小事儿,我在中山......”

“又他妈惹祸了,是不是又惹麻烦了?大侄,不是我说你,你这回来一次也不容易,你怎么老他妈惹麻烦呢?”

加代说:“你看你也不让我说完话呀!”

“那你说,怎么的?”

加代说:“我替我哥过来办点事儿。”

“哪个哥呀?”

“那你说我一共有几个哥呀?”

郝云山一听,“啊,你这小子,那办事儿就办事儿,办事儿怎么了?”

加代说:“中山这边一个工程,我哥有点股。当地乱八七糟的的找茬。“

郝云山问:“谁他妈这么不长眼,找茬啊?”

加代说:“我也不知道回事,来了一百来个阿sir在这吓我,说要收拾我,让我工程干不了,又这个那个的。我这边今天晚上整来一百多个人,我觉得请工人太贵了,我自己手底下的小孩也不少,就都给叫过来了,帮打打下手,干干活,打扫卫生。你也知道我们这伙人平时就喜欢练点武术,车里面有点刀枪棍棒,这不很正常吗?车里放一点家伙事儿,这不也很正常吗?你给打个招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