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很多人对于农村的贫困场景有所意识,只有接受真实,才能理解别人的苦楚。

江西吉安出现了一起家庭伦理悲剧,谢某因为患有精神疾病,无法自主生活,抚养多年的舅舅无力继续下去,提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说到谢某的成长经历,比很多同龄人都要艰难,母亲患有精神疾病需要药物长期控制,而父亲承担了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

2014年的某一天,谢某的父亲意外身亡,作为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谢某的生活更加拮据,舅舅只能勉强帮忙,希望他母亲能够正常些许。

可是在父亲去世之后,母亲的病情越发复杂,经常发疯发泄,趁着谢某没注意,离开家后就没有踪影了。

舅舅尹某不忍心外甥一个人生活,只能将他在身边照顾。

精神疾病是会遗传的,不幸的是遭遇家庭的重大变故后,谢某也出现精神失常的状态,只要尹某没注意,就会跑到外面攻击他人。

尹某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对于外甥的病情只能四处奔波求助,每天都需要定期地服用精神药物,舅舅只是单纯地希望谢某能够好好照顾自己。

可是这简单的愿望也无法实现,经过医院的检查,谢某还查出了肺炎,谢某在每次治疗过程中都会乱动,无法正常地进行治疗。

看到精神异常的外甥,尹某无法承担这高昂的医疗费用,在谢某的跟前询问,“要不要和舅舅一起离开人世?”

这句话从一个中年人口中说出,可见对于生活有多绝望,谢某出奇地看着舅舅难过的模样,点头示意愿意。

有了外甥的肯定,尹某到菜市场花费36元买了两瓶草甘膦农药,带上谢某到山上准备自杀。

百草枯的毒性很强,只要一点点的量就危及生命,尹某给了谢某一瓶,两人一同服用下去,可是难以接受的味道让他们作呕。

尹某看到谢某在呕吐,清楚农药毒发太痛苦了,于是上前按住外甥谢某,用力地将其掐死。

担心谢某没有死透,还有塑料袋捂住头部,十多分钟后尹某报警投案自首,他对外甥痛下杀手,也不愿意独自苟活。

到了派出所后,尹某将谢某的真实情况说出,对于抚养谢某多年,突发精神疾病和肺炎,无力承担后选择自杀

民警对尹某的说法进行调查,从多方了解到的情况,证实谢某肝组织、胃组织及胃容物中未检出草甘膦成分,致死原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与尹某所说的基本属实。

没钱让相依为命的两个人走向了绝望的境地,对于他们来说,坚持下去不去一死百了,一切的罪孽到头来由好心的舅舅承担。

尹某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罪?

根据尹某的口供,谢某默许了两人自杀的行为,与谢某一起到山上服用农药,根据现有的法律认知,尹某属于教唆他人自杀,为两人自杀提供有利条件,没有成功之后才选择掐死谢某,构成故意杀人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故意杀,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本案之中,尹某在谢某表现出有求生欲望时,用力掐死外甥,属于加重情节,量刑在十年以上,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

经过法院的审理认为,尹某为谢某的舅舅,多年抚养和提供治疗服务,无法支付后续高额的费用才痛下杀手,事后联系警方投案自首,有坦白从宽的情节。

最终法院认定尹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

这一起案例让人看到了在连续的人生挫折之下,人的无力感,与农村电影之中,男女主的关系不谋而合,也是让人看到了贫困人群的真实面貌。

谢某的一生都是苦楚,从家庭境况到遇到好心的舅舅抚养,这一切都是让人沉默的经济,我更多地看到了两个边缘人物的相互依靠。

正如尹某在谢某最难的时候伸手救援,不忍心他继续受苦,只能将谢某送走,虽然犯了法,可是还是坦然地面对。

如果很多东西都能平等对待,运气和物质都能给苦难的人分一点,命运或许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