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第176团5连奉命参加华川阻击战。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阻击战,在几乎没有炮兵,没有坚固防御工事的情况下,以区区一个师的兵力顽强顶住了“联合国军”三个师的猛攻,为稳定东线战局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5连的前身是新四军老部队,参加过很多重要战役,尤其善长野战,亦能攻坚,战斗力非常强悍。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正是在这样的危难关头,5连被安排在了一线阵地,而志愿军战士陈太文所在班就在一线阵地的最前沿。

阻击阵地来不及做没有任何准备,几乎没有防御工事,没有炮火支援,没有友邻侧翼掩护,战士们仓促从行进间转为阻击。接敌第一天,陈太文的副班长就中枪牺牲了,班长立即指令军龄相对稍长一点的陈太文代理副班长,继续战斗。

打退敌人进攻后,班长传达上级命令,宣布陈太文正式任副班长,然后带着陈太文去阵地前收集枪支弹药,准备应对美军再一次进攻。不料一发流弹打来,擦着陈太文的耳朵飞过去,不巧打在了班长的脑袋上,班长当场牺牲。

来不及悲伤,陈太文就被指定为代理班长指挥作战。战斗间隙,排长传达连部命令,陈太文正式任班长。一天之间,陈太文的正副两位班长相继在他眼前倒下,陈太文也从一个普通战士连续升任当了班长。

《我的战争》剧照

敌人往后的进攻越来越猛烈,志愿军战士的伤亡也越来越大,陈太文的排长在组织反攻时被弹片打中牺牲了,副排长负了重伤,不能继续参加战斗,排里的其他几个班长也大部分牺牲了,另外还有一个受了重伤,只剩下陈太文这个新任的班长毫发无损。

一个战斗团队怎么能没有领导,更何况是在战况激烈、压力巨大的阻击阵地。连长兼党支部书记周厚刚在所有尚有战斗力的战士中想了个遍,最后又把目光放在了刚上任班长的陈太文身上,没有选择,时间也容不得他犹豫,就是他了。他把陈太文叫了过来。

连长问:陈太文,你参军多少年了?

陈太文:一年多三个月了。连长,你问这干什么?

周厚刚说:那你就是个老战士了。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你们排现在没有领头人了,要不要求进步,有没有勇气把这副担子挑赶来?

《我的战争》剧照

陈太文老老实实的说:我脑袋都晕乎乎的了,刚升副班长,一会儿又升班长,现在又让我当排长,我怕我干不了。

周厚刚说:你搞错了,不是让你当排长,我没有这个权力,我是想让你先代理副排长,行不行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等打下来再看,如果你能把你们排带好了,我负责向上级反映,正式任命你。你看怎么样?

陈太文见连长已然有了想法,也不像是能够商量的模样,就答应了下来。

其实周厚刚这样做是有依据的。按照志愿军总部的规定,提拔战士担任副班长、班长不需报批,只要连党支部认可就可以决定了,陈太文升副班长、升班长就是如此操作的。可是总部也规定,任命副排长以上的干部需要上级审批。

聪明的周厚刚巧妙的在排长前面加上“代理”两个字,这样既绕开了上级的规定,让一个排有了他们的指挥员,也让这个“代理 ”排长有职有权,这对指挥作战的有利的。

陈太文走马上任“代理”副排长,不到一天,一场更残酷的战斗又打响了,在敌人铺天盖地的炮击中,志愿军战士们想尽办法寻找躲藏处,等敌方炮火一停,美军步兵发起冲击时,陈太文领着战士们又一个个从泥土堆里、石头缝隙钻了出来,顽强坚守阵地,给予冲锋的敌人迎头痛击。

《我的战争》王珞丹

就在这场阻击战中,全连三个排的正副排长有的牺牲了,有的失去了战斗力,连级干部也只剩下周厚刚连长一个了,由陈太文“代理”副排长的这个排战斗减员近三分之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周厚刚遇到什么事情,能够商量的干部就只有陈太文一个了。每当周厚刚叫陈太文一起去商量什么事的时候,排里的战士都会跟陈太文开玩笑:周连长叫二连长开会去喽。后来,连长的通信兵也跟着“二连长”长,“二连长”短的叫上了。

176团5连最终坚守785高地10个昼夜,主动出击冲锋40多次,歼灭敌人500多名。然而,这天他们接到命令,要他们主动放弃785高地。

打红了眼的周厚刚他们想不明白,这个牺牲了多少战友才守住的阵地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陈太文也心绪复杂,心情沉重。直到上级再次发来命令,要求5连立即执行命令撤出阵地,他们才很不情愿的退往二线阵地。

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次主动后撤是20军卫生部提出的建议,报兵团批准了的。因为时值酷暑,785高地阵地前躺满了美军的尸体,在阳光暴晒下已经糜烂,发出极为难闻的恶臭。激战时,战士们顾不上这些,但是每当战斗间隙,那股臭味真让战士们恶心得要吐,即使战士们用毛巾捂着口鼻,在阵地前点燃艾绳,那股恶臭仍然无法忍受。

《我的战争》剧照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很快就可能发生污染感染,出于保护战士们的生命安全考虑,后勤卫生部长提出了放弃这个高地的建议。上级权衡利弊后认为,785高地在最关键的时候已经发挥了作用,继续守着的重要性也不比从前了,所以就下达了撤退命令。

5连主动撤离785高地后的第二天,连长周厚刚顾不得连日征战的极度疲惫,带人去检查5连将要防守的二线阵地,觉得工事构筑不坚固,防守力量比较单薄,心里十分着急。当夜,他带人到公路上埋设梅花形地雷。却不料一颗地雷失事爆炸了,周厚刚连长不幸牺牲。

周厚刚的牺牲马上引发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5连已经没有其他连级干部了,排干部也只有陈太文这一个“代理”的了。也就是说,全连只有“代理”副排长陈太文是最大的“官”了。

就在群龙无首,5连显得有些混乱的时候,敌人的进攻又开始了。有老战士说:请示也来不及了,二连长你就管赶来嘛,二连长得管事!众战士也纷纷跟着应和。

情况危急,陈太文没有时间犹豫,敌情当前也容不得他推辞,于是,没有上级任命,陈太文这个被战士们自发推选的“代理连长”上任了。之后,5连在陈太文的指挥下,一步步阻击美军,一直到完成任务,奉命撤离,才率领着全连剩余下来的人员成功转移到后方。

这天,陈太文和他的5连正在后方休整,突然有战士告诉他,第20军军长兼政委张翼翔请他立刻去军部。陈太文不知道是什么事,也不敢多问,马上赶往军部,见到了病愈后才回军部的军长兼政委张翼翔

张翼翔军长回军部后听到的第一件有趣的事,就是这一次华川阻击战中,一个叫陈太文的战土几天内一级级提到“代理连长”的传奇故事,而且最后的“代理连长”是战士们推选的,还不是上级给提的名。

他特别想亲自见一见这个“火箭式”提拔的战士,便吩咐人把陈太文请到军部。畅谈一番后,张军长请陈太文一起享用了战利品:美国“牛肉罐头”。

他大为感叹,对政治部主任说:我们的指挥员就是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磨炼出来的。考察干部,还有比枪林弹雨下更好的考察吗?马上正式任命他,把“代理”两字去掉。

第二天,5连接到了上级下属的命令:任命陈太文同志为176团5连副连长,暂时代理连长职务。

就这样,前后15天时间,陈太文就从一个战士成为了副连长,如此“火箭式”提拔创造了一个“升迁奇迹”,陈太文也确实经受了战火的生死考验,以事实证明自己完全胜任。

这次任命去掉了副连长前面“代理”两个字,但是又在连长之前加上了“代理”两个字。

上级的命令也让人充满想象:副连长代理连长。也许过不了多久,“代理”二字就可以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