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中证道。——唐泪」

以2011年的《最爱》为起点。

一路以《百年浮城》、《寒战》、《全民目击》、《西游记之大闹天宫》、《道士下山》、《踏血寻梅》、《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寒战2》而至《无双》。

三度横扫香港电影金像奖,并将迟到十年的金像影帝奖收入囊中,两度夺得香港票房年冠并破香港华语片影史纪录,五年内,三番内主演电影有三部在内地突破了十亿票房。

这种表现,放在谁身上都是巅峰,郭富城也不例外。

但在《无双》之后,似乎声势骤跌。

原因在哪里?

首要的原因,是个人工作重心的转移。

他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发新唱片,却一直没有放弃过舞台。

作为一个天生的舞者,他对于舞台似乎有一种极深的执念, 哪怕是早已决定主攻电影领域并成绩斐然,仍然渴望在舞台上绽放光芒。

所以他在《无双》上映之前,即举行了「舞林密码」全球巡演一百场的发布会。

计划中的国内城市有香港、台北、澳门、北京、上海、重庆、天津、广州、深圳、中山、珠海、武汉、南京、杭州等,也包括海外的多个地区和城市。

但若复盘来看,投入巨大精力的演唱会却因种种原因,未至半途而止,而虽然他早已不在乐坛巅峰期,却非号召力不足之罪。

很多人都并不知道演唱会的运作模式。

对于顶级歌手而言,演唱会是一定有广告商介入的,而一旦经纪公司寻找到了广告商,售票就已经不是问题,或者换句话说,广告商才是实质上的买单者,他们以冠名方式出现,更会拿走部分门票去做赠送,也会出现在各种渠道。

如果没有赞助,动辄数十场的巡演是没法举行的,所以演唱会的总场次,其实才是歌手号召力和人气的终极体现。

就此而论,当然要首推傲视群雄的张学友。

而作为一个唱跳歌手,这样的巡演,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难以想象。

更何况还要驾驭一个450度旋转的巨大舞台。

而在大约三年的时间里。

除了之前拍毕的《风再起时》,郭富城仅拍摄了《秘密访客》和《麦路人》两部小众文艺电影。

迄今为止。

也仅有这两部小众类型电影上映。

现实小众题材的《麦路人》票房不振在意料之中,而《秘密访客》的大热倒灶则是一场始料未及。

一部声、光、影皆在顶级的电影,一部全员演技出挑的电影,却遭遇剧情和逻辑的滑铁卢,最终票房仅收2.15亿。

直到2020年才开始拍摄新片《断网》。

随后陆续接拍了《老爸是旺财》、《扫毒3》、《临时劫案》和《内幕》,加上一部早就拍好的小众文艺电影《六月的秘密》和迄今未上映的《风再起时》,存货电影多达七部。

再对比同期香港大咖演员。

2019年,古天乐的《反贪风暴4》票房达7.99亿,《追龙2》破三亿,与刘德华携手的《扫毒2》以13.12亿票房打破《无双》的纪录,另有《使徒行者2》破七亿。

2020年,刘德华推出《拆弹专家2》,以13.14亿票房再创纪录。

2021年,古天乐的《反贪风暴5》破六亿、甄子丹的《怒火·重案》更以13.29亿的票房创下目前为止的港片纪录。

以上映作品数量和票房情况而论,确实如题目所言,郭富城声势在下跌,

但票房的高低起伏,其实是常态。

当前态势。

刘德华正在拍摄新片《莫斯科行动》,古天乐延期多年的《明日战记》正在冲击香港华语片票房纪录,甄子丹的《搜救》即将上映,而郭富城则以《风再起时》冲击奥斯卡,另一部全新电影将启。

而存活电影,其实是香港演员集体面临的问题。

郭富城和刘德华各自七部电影待映,梁朝伟也有四部重磅作品一再延期。

这个问题当然只有留给时间去解决。

所谓声势,其实只是商业的喧嚣,所以仍然欣赏郭富城的品质路线,在浮躁世象里,能有平静心绪,去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何其难得。

从之前的访谈可知,他仍然在拒绝那些浅薄的商业电影,仍然在追寻未曾尝试的角色和故事,也仍然在要求着角色的难度和发挥,不骄不躁、不疾不徐,这种态度,尤其值得嘉许。

但不赞成他在演唱会上投入太大精力,毕竟巅峰早过。

港影已至余晖年代。

无论资源还是时间,皆已紧迫。

商业与文艺,理想与现实。

从来都有矛盾交织。

也就恰如郭富城在《无双》之后的声势跌落。

取舍与选择。

从来都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