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截棍

漂亮的回旋踢

周杰伦最伟大的作品系列 第七位

2001年,《双截棍》把华语音乐带到了宽阔的十字路口: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将在汪洋大海里惊起巨浪。《双截棍》突破了原本以乐器演奏划分编曲流派的限制,大量本土或西洋乐器的反常规使用让歌曲成为最硬核的说唱教科书,满含funk,metal等摇滚趣味的元素则广而告之了它强大的改造潜力,推动每一位创作者大胆往深海处漫溯。

跳脱于小街巷的场景设计,游走于现实虚拟间的艺术冲突,周杰伦fantastic的世界里,音乐可以像打游戏一样处理;一旦把眼光从固有套路中移开,试着用古典使唤流行,那些棘手的细节,固有的矛盾便得以反常规地解决。而对于这局游戏,周杰伦的选择是“逃课”“无伤”和“速通”。

双截棍的诞生,标志着90年代开始的“西学东渐”迎来爆发;双截棍的每次进化,则代表着周杰伦的音乐探索又进入了新的境界。在周杰伦对这首歌的每一次改造上,仿佛能看到二十年来中国音乐人的一张张剪影:大胆新锐,出奇制胜,时时听起,你能感受到凛冽的风正从耳机里传来。

——晴天

在四大天王结束华语乐坛统治后的若干年中,虽有各路诸侯异军突起,也有一些新王横空出世,可是都无法再次统领整个华语乐坛,这其中包括有号称四大天王终结者的谢霆锋,也有R&B教父陶喆,这些人都曾引领过华语乐坛若干年,可是都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成为统领者。

彼时的华语乐坛有如一潭死水,虽不时有阵阵涟漪,却始终无法掀起大浪,整个月坛沉寂在一片怀旧情绪中,甚至有人认为华语乐坛再也无法出现真正的天王级别的歌手了。

直到一个年轻人的出现,改变了整个华语乐坛,有如旱苗盼春雨一般的华语乐坛,这次迎来的不只是一场春雨,而是足以让他长成参天大树的天神。他就是周杰伦,这像极了武侠小说中的桥段。

当年只有21岁的杰伦,或许还不知道未来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是蜗居在一间小小的音乐室里,努力创作,编织着自己那渴望却又无法触及的未来。

第一张同名专辑的发售,没能让他获得万人空巷的地位,但是却足以展现他的才华,记得当时发完第一张唱片后,杨俊荣陪杰伦来内地宣传,还可以大摇大摆的在街边吃饭,在某卫视的节目中,那个鸭舌帽快要遮住半张脸的年轻人弹着电子琴,为我们带来了一首当时觉得很怪异的歌《印第安老斑鸠》,唱完之后,可以明显看出台下观众的反应,这唱的是什么呢?

甚至杰伦下台后,只有一位保洁工人与他合了影,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人相信,这个青涩到连说话都会红脸的年轻人就是未来统领华语乐坛的天王。一切的一切都和每天经历的一样,丝毫没有太大变化。直到、直到,双截棍的出现......

2001年9月,盛夏的酷热就像没有玩够的孩子,还在用尽力气的刷着存在感。这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嘈杂的出租车收音机里传出来,周杰伦正式发行自己的第二张专辑《范特西》,主打歌曲《双节棍》。很多人第一次听到双节棍都会发出一句质疑,这是歌吗,歌还是能这么唱吗。

这首歌相信很多杰迷都知道,最早是写给阿MEI的,但是彼时的杰伦实在没什么影响力,并且这首歌还不能让当时的人们所接受,更何况是天后级别的阿MEI,因此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中的注定,阿MEI拒绝了。

这也无形中成就了后来的杰伦。本歌由周杰伦作曲,方文山作词,钟兴民编曲,钟兴民也凭借《双截棍》获得第13届台湾金曲奖“最佳编曲人奖”。

杰伦用这首歌强行与当时的主流音乐人划了一道界线,并且泾渭分明,这首歌改变了以往的传统,这是一首足以载入音乐史册的歌曲。仿佛大家都在冷兵器时代对抗,一个小伙子却拿着AK出现在了战场。

歌曲开篇以电子乐震撼开场,紧接着是节奏感很强的架子鼓,随着长着一张完美反派脸的耕宏狰狞的大吼,中二的杰伦就穿着跨栏背心耍起了双节棍,等等,风格好像有点不对。

主歌部分,是杰伦秀的一段超快的rap,之前有很多人说杰伦有点对不起方文山,因为每次听不清他唱的歌词是什么,其实我认为这才是精明之处,因为这样你才会把歌词拿出来细细品味。

这首歌的歌词相较杰伦第一首中国风歌曲娘子,显得没有那么惊艳,却是那样的朗朗上口,毕竟这首歌的主要目的,不在于炫技,而是要为周杰伦打响进军内地市场的第一枪,结果那个四字真言,就真的一路从街头巷尾火到天南海北,火出了国门,火出了世界,火出了天际。这首歌是杰伦传唱率普及率知名度最高的一首歌。

编曲部分,应该是本首歌最强的地方,点睛之笔应该在歌曲中间的钢琴与二胡solo上,一段如此劲爆的副歌唱完后,竟然是一段有优美的钢琴solo,反差之巨大让我当时以为换歌了。

最后,我想说说,在那个年代,周杰伦就像是外星物种,就像是一股神秘力量,他用他的逻辑强加给了那个还在混沌中的时代,倒逼这个时代在进步,这样的人还有乔布斯及马斯克,这些人与时代格格不入,甚至有人怀疑他们是穿越过来的,而他们把未来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周杰伦最伟大的作品系列